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致命偏宠 > 第1082章:明白了,琛哥惧内
最快更新致命偏宠 !

    尹沫看似面无表情,但眼底却缠着小情绪,“不打,我想要她命。”

     贺琛呵了一声,尔后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枪,咔咔两下就上了膛,直接塞进尹沫的手里,并推了下她的后背,“赶紧去,杀完回来,老子带你去医院。”

     她手背破了,血淋淋的,像是牙齿咬伤的痕迹。

     此时,尹沫握着手里的枪,又抬眼看着贺琛,随即扯唇道:“算了,她还有用,下次再说。”

     云厉杵在原地,猝不及防被秀了把恩爱。

     他发现,贺琛对尹沫是真的无底线纵容。

     哪怕尹沫扬言要杀了他的旧爱,他他妈竟然直接给她递枪……

     云厉觉得,他都未必能做到这个地步。

     最后,阿勇来到咖啡厅收拾残局,除了损坏的桌椅还附加一笔封口费。

     一行人走出咖啡厅,阿勇纠结似的欲言又止。

     贺琛拉着尹沫的手腕,将纸巾盖在她的手背上,“有屁就放。”

     闻此,阿勇直言不讳,“琛哥,刚才有辆车把程荔接走了,车牌号是……”

     “跟她说。”贺琛头也不抬,专注地将尹沫的伤口包起来,“其他女人的事,老子不听。”

     阿勇点头,明白了,琛哥惧内。

     不多时,贺琛拿过尹沫的车钥匙,扬手丢给了云厉,“送到紫云府。”

     “是北城壹号。”尹沫抬眸,很认真地纠正他。

     贺琛拍了拍她的脑袋,“宝贝,咱俩还没算完账,你给我乖点,嗯?”

     尹沫不说话了。

     ……

     不到五分钟,一行人离开了荔棠湾的咖啡厅。

     车上,尹沫安安稳稳地坐在贺琛身边,可能是心虚,她时不时偷觑着男人的侧脸,想开口又不知从何说起。

     一路无话,车子很快就抵达了皇家医院。

     贺琛牵着她直接去了急诊室,开口就语出惊人,“打狂犬疫苗。”

     尹沫扯了他一下,“是打破伤风……”

     贺琛阴恻恻地瞅着她,尹沫无奈,只好拿下手背上的纸巾,“两个都打吧。”

     她顺从的态度抚平了男人紧皱的眉心,贺琛死死盯着她的手背,语气恶狠狠的,“她咬你,你不会躲?”

     “我还手了。”尹沫没觉得伤口有多疼,打架过程里肾上腺素飙升,她光想着揍人了,并没察觉到程荔的小动作。

     况且,只是被咬了一口,并没多严重。

     这时,急诊室的医生觉得他们是来砸场子的。

     但碍于身份,又不敢造次,只能讪笑着向前做了个邀请的手势,“琛哥,您二位先跟我来。”

     尹沫左顾右盼,原来贺琛认识这里的医生。

     诊疗室,医生搓了搓眉毛,看了眼面沉如水的贺琛,伸手示意尹沫,“这位小姐,麻烦给我看看你的伤口。”

     尹沫很自然地伸出手,在医生即将抓住她手腕的挥手,贺琛说话了,“你爪子不想要了?”

     医生倒吸一口气,默默将双手塞进了大褂的外兜里,“小姐,您把手放桌上就行。”

     尹沫在桌下踢了贺琛一脚,然后对着医生点头笑笑,“麻烦了。”

     检查过后,医生表示打一针破伤风就行,三天内别沾水,很快就会好。

     原本贺琛坚持要打狂犬疫苗,但在医生的解释下,得知疫苗可能会出现发热反应,顿时打消了念头。

     半小时后,贺琛打横抱着尹沫从急诊室堂而皇之地走了出来。

     尹沫挣扎无果,只能搂着他的肩膀,低声道:“你放我下来,我自己……”

     贺琛一言不发地俯视着她,薄唇紧抿,墨黑的眸深邃而冷冽。

     尹沫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他似乎不高兴了。

     原因呢?

     难道……因为程荔?

     尹沫仔细观察了几秒,看不出什么端倪,索性闭了嘴。

     回到停车场,贺琛将尹沫丢进后座,叮嘱阿勇滚远点,紧接着钻进车厢就甩上了车门。

     欧陆车的后座很宽敞,可尹沫却被贺琛压在了门边的位置,距离在缩短,空间也显得逼仄起来。

     尹沫抬手抵着他的胸膛,淡淡地解释:“我只是说说而已,没想真要她的命,你不用……唔……”

     贺琛拼了命似的吻着她的唇瓣,不管尹沫怎么挣扎,他都视若无睹。

     良久,尹沫感觉自己的嘴唇都麻木了,挣扎的幅度愈发剧烈,甚至有点要动手的冲动。

     贺琛吻得投入,但很快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尹沫的身体越来越僵硬,呼吸急促却不似情动,更像是愤怒。

     其实贺琛很少会看到尹沫生气,除了最初相识的那段日子,后来她在他面前,总是温温淡淡地藏着心事。

     贺琛放开她的红唇,掀开眼帘才发现尹沫的眼睛很红,还隐约泛着水光。

     他呼吸一紧,拇指轻轻擦拭着她的唇角,“宝贝?”

     尹沫咽了咽嗓子,声音冷淡又不难听出喑哑,“你舍不得她可以直说。”

     情商低下的尹沫,突然间情绪失控了。

     就刚刚那一瞬,她觉得贺琛在吻她,可心里却想着别人。

     程荔,程荔,他或许还是放不下他的小荔枝。

     因为有一句话,对尹沫的影响极其深刻,他往后爱过的人,都有程荔的影子。

     此时,贺琛双手圈着她的腰,身形后仰靠在了椅背上,“你觉得老子舍不得谁?”

     可能是生气,男人的语调都拔高了不少。

     尹沫听出来了,心里更加不是滋味地挣扎起来,“你放开。”

     “不可能。”贺琛箍紧她的软腰,用力往怀里一按,轻扬眉梢,“这辈子都不可能。”

     尹沫没反应过来,眼睛越来越红,“贺琛,你……”

     换做往常,这副美人含怒的模样必定会勾起贺琛的旖念。

     但现在不行,因为尹沫泫然欲泣,好像要哭了。

     贺琛的心尖猛然抽了一下,连忙放低姿态,捧着她的脸柔声哄道:“宝贝,哭什么?”

     尹沫皱着眉扒拉他的手,“你放开,不用你管。”

     “那你想让谁管,嗯?”贺琛低头啄着她发红的鼻尖,一下一下地摩擦她的脸颊,“尹沫,事到如今还不信我?那不如把我的心掏出来仔细看看里面装着谁。”

     尹沫听惯了他的甜言蜜语,本不想理会,可安静的车厢里却倏然响起了上膛的声音。

     下一瞬,贺琛亲手塞给她一把枪,枪口直直地对准了他自己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