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致命偏宠 > 第861章:太顺利了
最快更新致命偏宠 !

    黎俏看向商郁,“你要去爱达州?”

     难怪他今天格外的动情。

     贺琛略了黎俏一眼,别有深意地调侃,“有这么惊讶?”

     他发现这小妮子适合当演员,演技足够以假乱真。

     黎俏幽幽看着贺琛,没吭声。

     这时,商郁抬起眼皮,眸色高深地望着黎俏,“不想我去?”

     贺琛也扬了下眉梢,满脸促狭。

     黎俏抬眸,神色自若地摇头,“没有……”

     商郁眉峰轻扬,唇边漾着淡淡的薄笑。

     黎俏泰然地与之对视。

     而贺琛全程冷眼旁观,他就看看这对夫妻如何你来我往的演戏。

     一个面如平湖,一个心有雷霆,真他妈绝配。

     没一会,落雨适时出现在客厅,表示晚饭已经准备好了。

     黎俏目光隐晦地打量着商郁,见他面无异色,隐隐地松了口气。

     ……

     第二天,清早八点,商郁抱着黎俏在主卧耳鬓厮磨。

     黎俏望着男人英俊的脸庞,心情有些复杂,“到了爱达州,给我打个电话。”

     商郁手掌撑着后脑,俯首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冷眸深邃而悠远,“嗯,自己注意安全。”

     这话,有点突兀,但黎俏只当是日常叮嘱。

     九点,商郁和贺琛上车。

     黎俏站在客厅,望着渐行渐远的车灯,抿着嘴角无声叹气。

     贺琛说过,他们会在爱达州停留一个星期左右。

     时间足够了。

     黎俏心头百感交集,总觉得她第一次联手贺琛算计商郁,好像……太顺利了。

     不仅如此,他这次还带走了望月和流云。

     黎俏回到沙发坐下,托着下巴兀自沉思。

     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细节?

     贺琛出手,应该不至于露出马脚才对。

     “夫人,您今天出门吗?”

     这时,落雨穿戴整齐,手里还拎着公文包出现在了客厅。

     黎俏抬了抬眼皮,不答反问,“怎么了?”

     落雨叹了口气,解释道:“您要是不出门,我就先去公司处理点事情,可能这两天都得过去。”

     “公司有事?”黎俏眉目一凝。

     见状,落雨皮笑肉不笑地摇头,“公司没事,是追风……”

     经过落雨的阐述,黎俏也知晓了缘由。

     简单来讲,就是追风住院了,老大又带走了望月和流云,衍皇总部那边的日常事务,需要落雨接手代为处理。

     至于追风……也没出什么大事,就是被流云和望月捶了一顿,他气不过,正好趁着商郁出门,强行给自己休了个病假。

     黎俏心下了然,低头摸了摸指甲,“那你去忙吧,这两天少衍不在,我回黎家住几天,等他回来你再来接我。”

     落雨不疑有他,开车把黎俏送到了黎家,便自行去了公司。

     就这样,黎俏于当天下午安排完所有的事情,启用了FA312航线,直奔边境绯城。

     而那只带有定位器的腕表,也被她放在了黎家的卧室里。

     ……

     绯城,晚八点。

     一辆黑色吉普车出现在三层洋房门外。

     开车的是白小牛,一路上喋喋不休,吵得黎俏脑仁疼。

     什么二街这条路破破烂烂好多年了,小耗子终于做了个人,用水泥把路面填平了。

     再比如炎哥的炒饭技术比几年前好太多了,米饭和葱花终于平分秋色了。

     车停稳,人高马大的白小牛为黎俏拉开车门,伸手挡着车顶,“姐,到了。”

     此时,白炎大马金刀地坐在门前缺了角的台阶上,嘴角叼着一根烟,嘴角……有淡淡的淤青。

     黎俏站定,颇为惊奇地扬眉,“被揍了?”

     白炎皱着眉嘬了一口烟,“小意外,不值一提。”

     不值一提?

     那估计动手的人已经没了。

     黎俏没多问,揉着太阳穴迈步走上台阶,“绯城今天有什么事?”

     来时的路上她就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往日,绯城街头总是人来人往,除了白炎所在的这片住宅区,其他地段都相对热闹。

     但今晚过来,连夜市都显得很萧条,没了平素的喧嚣和吵嚷,包括难民和流浪汉都不知所踪。

     外加白炎脸上有伤,黎俏揣测八成是出了事。

     白炎站起身,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没事,遇到一个傻逼而已。”

     黎俏侧目,弯了弯唇,“还真是难得。”

     两人边走边聊,很快就上了三楼。

     在白炎这里,黎俏有专属的房间,整个三楼都是她的。

     房间里的布局简单,但干净出尘。

     黎俏坐在桌前,垂着眼睑问道:“我让人送来的东西呢?”

     “楼下。”白炎倚着窗台,双腿在身前搭着,“滇城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过去?”

     “展览当天。”黎俏掏出手机,眯了下眸,“她们到了?”

     白炎摸了摸受伤的嘴角,邪肆一笑,“今早到的,不出意外,她们应该后天出发去滇城。”

     “兰蒂斯……”

     话未落,白炎咂了下舌尖,“还活着。”

     “什么意思?”黎俏面色微沉,“被发现了?”

     白炎抿了抿唇,声音低了几度,“前几天有人企图袭击他,被小耗子保下来了。我后来问过他,这几年他东躲西藏,就是因为这种追杀从来没断过。”

     “还能说话?”黎俏边问边点开手机录音文件夹,里面躺着一条十分钟的音频。

     正是当日她和兰蒂斯聊天的全过程。

     白炎哂笑,抬脚踢了下黎俏的凳子腿,“你是看不起小耗子还是看不起我?当然能说话,就是肩膀受了伤,脑子还在。”

     黎俏撇了下嘴,对此不置可否。

     白炎端详着她的脸颊,深意十足地开腔:“你这次自己过来的?”

     “不然?”黎俏反问。

     白炎不急不忙的走到左手边,打开壁柜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盒酸梅片,扬手就往黎俏的面前丢了过去,“听说你爱吃这个,吃吧,管够。”

     黎俏抬起臂弯隔空接住了那盒酸梅片,望向白炎眯起了眸,“听谁说?”

     白炎甩上柜门,伸出两指照着自己的眼睛比划了两下,“老子看见了,你上次来了一天,不吃我的炒饭,就捧着破酸梅吃个没完,你当我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