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夏封神记 > 第四百一十七章先下手为强
最快更新大夏封神记 !

    阳邑。

     大夏皇宫。

     姒癸靠在皇座上,居高临下望着跪在地上的一人,漠然道:“听说你想当共工氏部族的族长?”

     地上那人头发灰白,一看就知道岁数不小。

     他露出谄媚的笑容:“回陛下,臣听闻前族长对陛下不敬,做下冒犯陛下这等罪该万死之事,深感惭愧与惶恐,幸而陛下仁厚,只诛首恶,因此斗胆请陛下再给共工氏一个表现忠心的机会。”

     “微臣不才,忝为共工氏族老三千年,虽比不上前族长雄才伟略,但胜在忠心耿耿,还望陛下成全。”

     这番话说的极有意思,整座阳邑城的人都知道,各大九阶部族的族长联合起来逼宫,却尽数死在皇宫门口。

     按大夏律,本是灭族的大罪。

     有的部族得到消息后,立刻派人日夜兼程赶到阳邑请罪,求姒癸法外开恩。

     有的部族却认为是大夏皇室故意谋害自己族长,不但不思悔改,还妄想讨个说法。

     为此姒癸只做了一件事,下令灭了两个跳的最欢的九阶部族,然后风向彻底变了。

     这些九阶部族的老人开始回想起大夏皇室历年以来是怎么镇压各大部族的。

     稍有不如意,轻则将各大九阶部族作奸犯科的掌权者抓出来,明正典刑。

     重则征召各大九阶部族去开拓疆土,生还者十之二三。

     一时间反对的声音没了,全是过来求饶的。

     接着姒癸让天官府随机选了两家,公布对方勾结乱军的证据,并派大冢宰亲自带队,将两家嫡系子弟尽数处死,以儆效尤。

     正当各大九阶部族惶恐不安之际,姒癸下令天官府协同宗正府彻查先前逼宫一事,若各大九阶部族不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他不介意换一批八阶部族上位。

     这一道旨意将各大九阶部族逼到了墙角。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时隐隐在九阶部族中排名第一的涂山氏,做了一个“明智”的榜样,将前任族长一系的人全部绑了送到阳邑请罪。

     姒癸对此表现出十分满意,下旨嘉奖涂山氏忠心耿耿,并告诫负责调查涂山氏的天官,不可轻易冤枉好人。

     就这样涂山氏安然躲过一劫。

     随后各大九阶部族纷纷效仿,可怜各大九阶部族的前族长,替部族尽心尽力谋划多年,落了个身死道消祸及家人的下场。

     然而这只是姒癸计划的第一步。

     随着族长一系死绝,谁来接任族长之位成了各大九阶部族的一块心病。

     这时候,流言又出来了,新任族长若不能让夏皇满意,后果自负。

     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各大九阶部族有资格接替族长的人,纷纷觐见姒癸。

     妄图获得姒癸首肯,轻而易举夺取族长之位。

     可让谁来当族长,根据天官府以及宗正府的暗中调查,早有了意向人选。

     这些人要么的确忠于大夏,要么胆小怕事,不敢冒险得罪大夏。

     令姒癸感到不爽的是,后一类居多,几乎十之八九。

     眼前这位共工氏族老共工金,便是后一类。

     当然,这并不影响他的计划。

     姒癸轻笑一声:“忠心耿耿?你去大街上找十个人,个个都说对本皇忠心耿耿,共工氏像你这种身居高层的族老,起码有五个以上恨不得把心剖出来。”

     “你觉得区区几句表忠心的话,能打动本皇吗?”

     共工金闻言暗喜:夏皇在暗示我表诚意吗?

     这种事不怕对方提要求,就怕对方什么要求都不提。

     “微臣若能成为共工氏族长,他日共工氏唯陛下马首是瞻,陛下指东决不敢往西。”

     姒癸嗤笑一声:“你是认真的吗?换个人当共工氏部族的族长,敢对本皇阳奉阴违,指东往西吗?”

     “若有人敢,本皇倒想看看他的脖子有没有硬到砍不断的程度。”

     共工金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连磕头道:“微臣失言,还请陛下恕罪,臣若能成为共工氏部族的族长,愿将部族宝库里五成宝物奉献给陛下。”

     姒癸神色漠然,不为所动。

     共工金咬牙道:“七成,共工氏只留三成……”

     话还没说完,姒癸不耐烦打断道:“本皇坐享整个天下,指尖漏一点都要强过共工氏部族,缺你那点宝物吗?”

     “若你只有这种程度,就不要在这里废话了。”

     共工金闻言有些心急,他是下了很大决心才过来的。

     他来之前,心里很是没底,甚至担心会和前族长一样死在阳邑。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眉目,哪能甘心让它溜走?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夏皇作为大夏之主,他到底想要什么?

     对了,他不缺宝物,他要的是态度。

     “微臣愿将共工氏宝库全部献与陛下,另从部族中选出十万青壮,供陛下驱策。”

     姒癸闻言微微动容,他只是想试探共工金一番,没想到对方竟是一个狠人,为了夺得族长之位,不惜把共工氏的家底都卖了。

     这一种,倒也符合他的要求。

     他伸了伸懒腰:“看在你一片赤诚的份上,本皇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本皇也不妨丑话说在前头,你若把握不住,本皇今日怎么给你的,他日就能收回来,好自为之。”

     共工金闻言大喜:“谢陛下。”

     姒癸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等共工金离去,姒癸翻开桌上名册,在共工氏后面打了个勾,意味着暂时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