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御天武帝 > 第4077章青衫入八界
最快更新御天武帝 !
    砰!
     一声惊天巨响。
     无数黑暗化座一把长矛,袭卷狂云,冲着楚岩贯穿而来。
     楚岩挥手去挡,随即一股可怕的力量冲入体内,让他身形都是连续退后了数步。
     “好强!”
     “不愧是第一红衣,这等攻击力,真的还是七界吗?”许多人叹息,他们也是七界,可自认这种级别的力量,哪怕给他们时间去蓄力都无法达到。
     天狼身形再现,轻蔑一笑:“杨逍,现在知道我为何会是第一红衣了吗?”
     楚岩稳住身,看向天狼的眼神也有几分异色。
     “混沌之力?”
     是的,刚才挡下一击,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混沌。
     杂乱无章。
     “不,还不是全部混沌!只是神纹一道的失衡之力。”
     楚岩看透了天狼的情况。
     这一位,修的不是单一大道,而是将所有神纹道全部给搓揉成了一个球,成为一种失衡之力在修炼。
     如果再加上大道和鬼界之力,其实就是混沌之力了。
     但因为没有,只能算是神纹的失衡之力。
     “难怪能够做到七界无敌。”
     楚岩明白了原因,至于说天狼为何无法突破八界,他也猜到了。
     这就像是混沌无法成为皇主一样。
     杂乱之道,上限本身就低。
     真正的混沌之力才到八界。
     单一神纹的失衡之力,能到七界,证明天狼已经很不错了,想要在往上,根本是在痴心妄想。
     当然,这种力量,同境也确实强悍。
     神纹界的人想赢,除非突破八界。
     可惜,他遇到的人是楚岩。
     “第一红衣么?”
     楚岩淡淡一笑:“不过如此。”
     天狼眼神一寒:“找死!”
     嗡!
     下一刻,他再次化身黑暗。
     或者说,就是杂乱无章的神纹之力。
     疯狂朝着楚岩袭卷而去。
     一刹那,天地都好像变成了无尽的雷霆风暴区域。
     外界人看去,楚岩在里面显得无比渺小,好像随时会被那些风暴给绞杀一般。
     而就在这时,楚岩身心个腾空,神纹之剑浮现,朝着黑暗风暴的中心走去。
     轰隆隆!
     那些风暴不断降临,楚岩一个人却如不灭之体一般,一步步靠近,任由何等恐怖的力量都无法伤害他分毫。
     “怎么可能?”许多人心里一惊。
     “好可怕的防御力。”
     楚岩神色从容,他一身骨骼早就是天地基石,除非是源力,否则的话,哪怕是真正的混沌之力都伤不到他分毫,何况只是一种残破的混沌之力了?
     很快,他就这样一直走到风暴中心,那黑暗的风暴中浮现出一双瞳孔,里面充满着骇然之色,是天狼的。
     楚岩面对那风暴之眼轻蔑一笑,手中的剑随意而出。
     “吼——”
     天狼也发出一声怒吼,黑暗风暴再次袭卷狂云,化为一把黑暗长矛,迎着神纹之剑刺去。
     轰!
     接着一声惊天巨响。
     两股力量撞击的一刻,天地好像都被撕裂开了,那空间战场边缘都浮现一道道裂痕,里面恐怖的力量似乎将两个人都给埋葬去了,让外边的人根本看不见其中画面。
     “发生了什么?”
     许多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接着砰一声。
     一道身影从空间战场中破空而出,宛若一颗陨石般狠狠的砸在地上,直接出现一个巨大的深坑来。
     而空间战场的风暴缓缓散去,里面浮现一道身影,安静的站在那里,宛若战神。
     许多人见状心里一颤。
     空中的人,是楚岩!
     结局,出现了。
     楚岩赢了,站立虚空,反观那深坑中,天狼站起身,浑身的战甲都崩碎,不断咳血,眼神中充满灰暗。
     “咕噜……”
     所有红衣都是咽了口吐沫。
     “杨逍……赢了?”
     “第一红衣,败了?”
     3000万年不曾一败的天狼,今日被打落神坛。
     整个73城,一时间都变的寂静无声。
     当年那个被青衫杀到家破人亡,只能如丧家之犬的人回来了,而且还是强势而归。
     “王者归来……”
     忽然,许多人心中都浮出一个词来。
     “爹,他赢了!”
     苏青青只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激动道:“他赢了天狼,他赢了第一红衣!”
     苏天星点头,自己也是震撼,可正是如此,他抓住苏青青的手反而更紧了:“不要去,不要靠近他!”
     “为什么?”苏青青不解。
     苏天星叹息:“他越强,越要死,他赢了天狼,青衫更不会放过他的。”
     “那他也会赢。”
     “你根本不懂。”苏天星无奈道:“七界与八界隔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你可知道,上一个诞生的主教,当年在七界时也不敌天狼,结果突破八界的当天,一击便击退了天狼。”
     “这一次,青衫突破已经无可厚非,到时候,他越强,青衫更不会绕过他。”
     苏青青不服气,可却摆脱不掉苏天星。
     空中。
     楚岩没太在意。
     因为他知道,回来的并不是老邋遢。
     可自己既然来了,还是要帮忙出口气的。
     这时,所有人都是一愣:“他还在天上!”
     是的,楚岩击败天狼,并没有回归坐席,而是还站在天空中。
     “他要干嘛?”
     楚岩还站在破碎的虚空战场中,等待着战场一点点自我修复。
     他低下头,目光穿过人群,最终落在一个人的身上。
     “你应该很想让我死吧?”
     楚岩淡淡道。
     所有人眼神一变。
     “那你还在等什么?”
     楚岩长剑一指,落在青衫身上。
     青衫眉头微皱。
     许多人也都朝他看来,都恍然大悟。
     青衫被众人看着,眼神寒冷,但却一直没有动。
     很简单,他还没突破,而七界的他,连天狼都赢不了,自然也不会是楚岩的对手。
     忽然,青衫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死吗?”
     楚岩笑道:“怎么?是因为还没突破,怕打不过我吗?”
     青衫眼神又是一缩。
     楚岩再次道:“没事,我给你时间,突破八界。”
     轰!
     在场,所有人瞳孔一缩。
     苏天星心脏也是狂跳,这时终于忍不住道:“杨逍,你疯了?红衣选举,不用非要上擂台,像刚才杀摩罗一样,趁着他还没突破,现在杀了他,否则他入八界,你必败无疑!”
     青衫眼神一寒,陡然朝苏天星看来。
     苏天星此刻却不管这些,低沉道:“快啊,你不想给你家里人报仇了吗?”
     许多人心里一惊,接着朝青衫看去。
     如果楚岩真的这样做。
     那传了许久的第37主教,恐怕就真的要成笑话了。
     青衫脸色也是一变,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
     楚岩站在擂台,却是无动于永。
     “我不屑杀一个七界之人。”
     楚岩淡淡道:“青衫,你不是自诩第37主教吗?突破。”
     “你真的是在找死。”
     青衫脸色阴寒,又气又怒。
     气的是本来今日他才该是主角。
     怒的是楚岩那一份不屑眼神。
     苏天星的话,其实他还是有一点在意的,否则也不会退后这一步。
     结果呢?
     楚岩压根没动手,充满不屑。
     这让他更加怨恨。
     “很好,那我今日便成全了你。”
     青衫低沉道,接着冲身旁数名属下道:“为我护法。”
     他距离八界真的只差一步之遥了,随时可以突破。
     一直没有做,本是想着在选举之日大放光彩。
     结果现在计划都被打破了。
     可哪怕这样,他突破也需要一点时间。
     他担心,楚岩会趁机偷袭他。
     所以他还是交代了一声。
     诸多七界强者将他团团围住。
     他这才一咬牙,当众盘膝而坐,真的开始修行。
     轰隆隆!
     骤然间,天地间无穷无尽的神纹之力朝他涌来。
     在他头顶上,一层接着一层的界壁开始叠加。
     很快便有第八界浮现。
     许多人见状都是露出惊色。
     “真的要八界了!”
     可更惊人的是,整个过程,楚岩就一直在虚空战场中站立,默默的看向青衫,眼神尽是轻蔑。
     青衫也感受到那目光了,心中更怒。
     他现在的心理很奇怪。
     他怕楚岩偷袭,真的影响自己突破。
     可楚岩不偷袭的话,他又感觉到耻辱。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连偷袭自己都不屑。
     青衫不在吭声,全力冲击。
     第八界的轮廓越发清晰。
     轰!
     直到最后,一声巨响,八界串联。
     当青衫睁开眼的一刻,他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
     全城震动。
     所有人都看呆了。
     “主教之威……”
     “八界,真的八界了。”
     “第37主教出现了。”
     许多人感慨,震撼。
     然而,最震撼的还是,楚岩竟然真的不出手。
     一直看着。
     疯了吗?
     苏天星摇头,失望。
     这时。
     青衫突破完成了,他缓缓站起身来,前后其实也就三四分钟的样子,但对七八界的人来说,这个时间足够做太多的。
     可惜,楚岩没有。
     当青衫突破后,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几分钟间好像换了一个人。
     一开始因为楚岩击败天狼所导致的心虚和恐惧也都一消而散。
     他的眼神再一次恢复刚来73城时的那般自信。
     他抬起头,朝着虚空战场看去,轻蔑一笑:“杨逍,你真的是在找死。”
     “完成了吗?”楚岩笑道。
     青衫欲要开口:“接下来……”
     “看来是完成了。”
     而下一秒,楚岩压根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话落,唰一下,他的身形直接从虚空战场飞出,宛若一把利剑般冲着青衫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