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 1136、木龙:就是莽!(4100字)第二更
最快更新系统的超级宗门 !

    木龙见状,忍不住奚落一句,“没想到这么快就再见了。变戏法呢?来,给吾再变一个。”

     奚落一句后,立刻显现出巨大的青龙之躯,朝着雾岐王发出阵阵震耳欲聋的龙吟咆哮之音。

     龙吟声还未落下,木龙就已经扑杀过去。

     老宗主、老夫人正看着呢。

     必须速战速决!

     “青龙!”雾岐王见木龙显现青龙之躯,为之一惊,因为上一次见到青龙是在幽国国都的藏书阁的一本书中。

     那本书,记录着幽国诞生前,以及幽国诞生后所有的妖族。

     青龙,便是书中万千妖族最为浓郁的一笔。

     它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顶尖妖族,幽国诞生后,从来没有人见过它的存在。

     没想到,今日竟然在不朽宗得见。

     “爷爷在此!”木龙高亢的声音回荡天际,巨大的龙威也飞速朝着雾岐王甩了过来。

     雾岐王五脉齐震,再度使出已入圆满之境的天级中品脉术溟雾·沉水箭,挡住了木龙的一记甩尾。

     一龙一妖陷入缠斗之中。

     时间渐渐流逝,这场大战的胜利天平其实从来没有朝着雾岐王倾斜过,因为雾岐王的脉术根本破不了木龙的防御。

     裂空一族的妖皇都不行,更何况是区区雾岐王?

     雾岐王也深刻地知道这一点,伴随着天级中品脉术所带来的大量灵体力量的消息,他开始边战边退,欲要离开不朽宗。然而,当他退到了不朽宗千峰的边缘时,却发现根本无路可退。

     此时。

     他的灵体力量已经被消耗了四成之多。

     因为天级中品脉术固然强大,可对于灵体力量的消耗也是恐怖的。再加上木龙不停跟他肉搏,让他的灵体力量消耗更是恐怖。

     “温宗主!”

     “温宗主!”

     雾岐王有些急了。

     “温宗主,我们谈谈,你要什么老夫都可以给你。老夫身为幽国封王强者,岁不是皇族,但是也是幽国的重要角色。老夫的死,幽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老夫的死,对于您来说没有丝毫益处,但是却会带来害处,您三思啊!”

     昵称你,此刻已经变为了您。

     当雾岐王话音落下后,温平的回应没有如期而至,木龙依然穷追不舍,不停用妖躯硬抗天级脉术给予雾岐王以绝望。

     当时间再度过去一刻钟。

     当雾岐王的灵体力量只存五成。

     当木龙越战越勇,给予雾岐王的创伤越来越多。

     雾岐王慌了。

     同时也怒了。

     “老夫跟你们拼了,我堂堂封王,岂会害怕你们这些小角色?”语罢,雾岐王从藏戒中取出一物。

     这玩意初看只有手掌般大小,似碗,但是却是螺旋状的。当雾岐王五脉齐震,引动沉水灌入其中时,手掌大般的体积瞬间开始暴涨,一息之间便长到一人多高,第二息便再增十丈。

     最终定格在百丈大小,于雾岐王头顶旋转着,卷起无数的蓝色沉水,化作一道巨大的水龙卷。

     不过,本应该是毁天灭地的水龙卷,此刻却连一株草都拔不起来,所过之处,草木最多摆动的频率快了一些而已。

     虽说如此,可这就是雾岐王最强的杀招。

     沉水盘,为千匠门门主耗费七年时间所造,搭配他的天级中境脉术,可以爆发出比平时更加强大的力量。

     通常不到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动用沉水盘的。

     因为动用一次需要的白晶太多。

     足达千万!

     “好东西。”观影室中,对战斗并不感冒的紫然眼前瞬间一亮。

     虽然他现在修行的是和这个世界原有的漩涡技艺截然不同的漩涡技艺,但是研究其他漩涡神匠所打造的东西,也能给她带来不一样的收获。甚至还能帮助她提升自己的漩涡技艺。

     所以类似于剃空界中的无生潮,以及眼前的沉水盘,自然是多多益善。

     她就好这一口!

     “放心,会留给你的。”温平在一旁附和一声,毕竟这玩意除了给紫然、詹台青玄他们研究,还能给谁呢?

     全宗上下,估计也没几个人瞧得上这玩意。

     毕竟漩涡杀器在前,谁还瞧得上这寻常漩涡神匠打造的东西。

     即便它确实不俗。

     紫然眼前一亮,双眸中散发着狂热,“多谢宗主。”

     温平点点头,而后注意到温父、温母注视着紫然眼眸中的狂热,于是便解释道:“紫然长老不好修行,不,准确的说是什么都不好,唯独沉迷和偏爱漩涡一道。”

     “难怪双眸中的狂热实属罕见。”温母感叹一句,毕竟从前沉迷于灵膳一道的她,深深的明白什么叫做热爱。

     难怪这样的人能在漩涡新道上有如此高的建树。

     难怪她能开启一个新的时代。

     可以想象,只要不出意外,紫器阁能在她的带领下,成为一个比千匠门还要庞大的存在。

     紫器阁的足迹,必定遍布整个朝天峡!

     自己这儿子,倒是很有识人的眼光,能挖掘到这样的人才。

     “老夫人过誉了,老身不过别无选择而已,谈不上狂热。”对于温母的夸赞,紫然只觉得受之有愧。

     就在温母和紫然开始攀谈时,雾岐王已经驾驭着庞大的水龙卷朝着木龙杀去,同时意图席卷整个不朽宗。

     他不信不朽宗每一寸土地,都那么诡异的坚固。

     不过木龙肯定不会让他完成这样的尝试,一头便扎入了水龙卷中,盯着周身高达数十万斤的重量,岿然不动。当龙眸锁定了那飞速旋转的沉水盘时,直接变朝其扑了过去。

     没什么花里胡哨的攻击,直接就是撞!

     一次不行,就来第二次。

     反正就是莽!

     妖仙级妖躯傍身,这小小的沉水盘,这小小的水龙卷,根本不急裂空一族妖皇攻击的一半威能,所以就更别谈什么破房了。

     砰——

     砰——

     木龙的每一次撞击,都让水龙卷为之一颤,也让沉水盘发出异样的悲鸣,看的雾岐王又气又恼。

     可又无可奈何。

     “你找死!”

     雾岐王只能不停地驾驭着沉水盘还击。

     轰——

     轰——

     就这样,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下,沉水盘应声裂开,庞大的水龙卷也如同被丢进了水中的火柴一样熄了火,越来越小,直至沉水盘重新化作巴掌大小的小玩意,水龙卷也跟着无影无踪了。

     “你这只莽龙!”

     雾岐王看着手中被木龙硬生生撞坏了的沉水盘,气得怒发冲冠。

     不过短暂的怒火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惧意。

     木龙二话没说,朝着雾岐王直接扑了过去,再次展开了近身肉搏。从不朽宗的东面打到西面,从西面有打到东面……

     当天边泛起一缕鱼肚白时,雾岐王吃了木龙的一记甩尾后便再也没有站起来过了。

     雾岐王完全昏死了过去!

     结束了。

     不朽宗众人发出阵阵欢呼之声。

     “太爽了。”

     “木龙长老硬生生把封王强者给莽赢了,太牛了!”

     “木龙长老威武!”

     温父、温母也在心中感慨连连。

     毕竟他们当初对于雾岐王这个名字,听之便油然而生绝望。

     可现在,雾岐王败在了不朽宗。

     若温平不想留他性命,这位威名赫赫的封王强者将从今天开始再也不存于世。

     “纳命来!”

     天空中,受到了夸赞的木龙当即要来表演一个屠封王,但是却被温平拦住了。

     “等等。”

     温平藏戒中飞出一剑,化作惊鸿挑起雾岐王的身体,确定雾岐王完全昏死之后将之带到了眼前。

     “宗主,这不杀,留着过年?”刀魔有些跃跃欲试,想来做给雾岐王最后一刀的人。

     在他看来,雾岐王死了,比活着用处更大。

     雾岐王一死,宗主就可以操控他的尸体,而被驾驭后的雾岐王,将比现在更加强大。

     不过温平却摇了摇头,道:“留着吧,等需要他的尸体时再杀。”

     温父也站了出来,理性分析道:“确实现在不能杀。封王强者,幽国不可能不重点关注,他一死,幽国国主肯定立刻就能知道,所以他确实还不能死。”

     温母也点点头,深以为然。

     温母作为幽国人,自然知道幽国皇族的强大。

     温父作为已经去沙场见过世面的人,也不是傻白甜。

     一旁的温平听了温父的分析,也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他的本意肯定不是温父所说的这样。

     顾虑?

     他有。

     但是对雾岐王不会这样。

     一个觊觎他母亲的人,就像刀魔所说的,不杀留着过年吗?

     温平只是觉得,让他就这么死了,正的很便宜他。

     “宗主,您不会是又想……”这时候,似乎明白了什么的怀叶开口了。

     怀叶这一开口,众人也后知后觉地明白了温平想干什么。

     倒是把温父、温母搞得一头雾水。

     温平无奈一笑,不过也没有多做解释,说道:“刀魔、木龙,你们俩联手将他的脉门封了,然后丢给赤目,让他盯着。”

     “赤目?”

     温父、温母有些疑惑。

     温平解释道:“母亲,赤目就是当初在不朽宗后方的那只小妖王赤目巨猿,当初你还和他签了血契。不过后来他违反了血契,打上了不朽宗,所以就被我抓来种树了。”

     “种树?”温母更加疑惑了。

     赤目巨猿她记得,只是这种树,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惩罚?

     一旁的龙玥连忙解释道:“三姐,只要是冒犯了不朽宗的,而宗主又懒得杀的,基本都被抓去种树了。而且您别小看这种树,刚才您也看到了,封王强者都无法撼动不朽宗的一草一木,这种树可是苦活。”

     “原来如此。”温父温母瞬间释然。

     见状,温平也没有多说什么,遂让众人开始散去,该干嘛干嘛。

     至于雾岐王的用处,温平最初的打算是用在遮天楼的战场上。

     现在如何杀了,那尸体就会变凉,同时没有生机,遮天楼的强者不是傻子,肯定能感受出这其中的古怪。

     可若是迟点再杀,在雾岐王尸体还有余温,并且还残存这活人的气息时用亡灵召唤术控制,这样就可以制造一个雾岐王杀入遮天楼地界的假象。

     在遮天楼的地盘搅动风云,多杀点遮天楼的人后,最好杀几尊封王强者后,当遮天楼的强者来支援时,再让雾岐王“死”在遮天楼的地界。到那时,他就不信遮天楼能忍受这样的冒犯。

     遮天楼和幽国打的越凶,那不朽宗这个老渔翁获利就会越大。

     当众人慢慢开始散去,温平扫了眼不朽宗的四周,话题一转,笑道:“父亲,现在不朽宗有千峰之多,你可以随便找一处地方建个房子,做你们二人的甜蜜小世界。”

     温父老脸一红,不过想到这心中也越发兴奋起来,“必须的!必须挑个风景宜人,而且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如果可以,时间也允许,我想再要个孩子,最好是个女儿。”

     “老不正经!”

     温母轻声骂道。

     温平忍俊不禁,而后派龙玥跟着两人去不朽宗深处为甜蜜小屋选址,并且让怀叶准备一顿团圆饭。

     全宗上下,今夜聚一聚,目的就是为父亲接风洗尘!

     除了在元阳域参加七域登天榜大赛的,其他人都得来。

     这么做的目的,自然也是为了让父母更够更快的融入不朽宗这个家庭来,同时让他们看到不朽宗的氛围。这样一来,两人也能想好和不朽宗众人相处的舒适方式。

     确定了团圆饭的事宜后,温平将阑叔派下了山,将团圆饭的事情告诉了苍梧城的城主环山。

     毕竟环山和父母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

     总之,只要是父亲、母亲当年熟络的人,而且现在跟不朽宗还有联系的,温平都将阑叔去请了。

     当天空的黑暗完全被驱散后,云廖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宗主,您今天还得去主持七域登天榜呢。司域主已经到不朽宗的驻地询问过三四次了,就怕您迟到或者不去。”

     “你先回元阳域,距离七域登天榜角逐还有半个时辰时给我消息,我会立刻过去的。对了,告诉宗门的人,如果有想去观摩学习的,也可以去天阳城。”温平嘱咐两句。

     云廖颔首,“是,宗主!”

     应声完,云廖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也怕宗主因为父母的回归而不去主持七域登天榜大赛,毕竟不朽宗参赛的所有弟子还等着在宗主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所学所得呢。

     包括他。

     以及杨乐乐。

     (阑叔,三百多章时的人物了。。。

     估计看到这的读者,都已经把他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