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六指诡医 > 第两千两百八十四章 满地白骨
最快更新六指诡医 !

    果然是秃子。

     多亏我有先见之明,假若我刚才用的是稚川径路,没准就得伤到他。

     “大进,是我!”

     这里贼雾横行,遮天避月,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内斗,我赶紧将东张西望的祝一帆拉住,断喝一声。

     “你们怎么也来了这!”秃子拨开雾气,大步冲过来,叫道:“我和岳爷在这着了道,正要出去,结果就看见了两个鬼影,还以为是他们作祟,结果没想到是你们俩。”

     “那岳爷呢?”我问道。

     “就在我身后边啊!”

     秃子说着一回头,却发现岳爷已经不见了。

     “岳敖?”

     “小白脸?”

     秃子大喊了几声,却根本听不见岳敖的回应。

     “别喊了,没用的!”我摇摇头道:“人家只要不想让咱们如意见面,会有一百种方式。放心,这些区区小鬼,难不住岳爷。当务之急是,咱们得把这雾气驱散。”

     秃子道:“谈何容易。不瞒你们师徒俩,我和岳爷已经被困在这一个时辰了。什么方法都使出来了,就是走不出去。这地方邪的很,按理说,以咱们的修为,什么小鬼敢近身来?可现实却是,咱根本找不到人间的一根毫毛。”

     我忽然想到,秃子一直提他和岳爷两人,却没提七爷,便忍不住问道:“你和岳敖入阳不是有七爷接应吗?它先行入阳没有入川吗?”

     秃子看了看我,低声道:“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楚,但你有个心理准备,七爷它……受伤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

     七爷虽然早就不复当年之勇,但凭着它的“狡猾”还有西海一行复苏的游螭气脉,能让它受伤的人,绝不多见。由此可见,我们的对手不简单啊。

     “你们退后,我来试试!”看着雾气,再听闻七爷受伤,我顿时有些气急。

     老子好歹姑且也有入圣修为,难不成还被几团雾气给困住。

     我二话不说,逆转经脉,连续拉了两个大回环,将浩浩荡荡的额阴煞之气以冥凰之力,在双手劳宫穴打出。

     冥凰未必算得上是绝顶修为之术,但要说道气势,冥凰敢说第二,绝对没人敢说第一。

     当那幽蓝色的巨大凤凰双翅挥洒,横扫千军夺目而去的瞬间,不要说雾气了,就算是沙土、岩石、森林,乃至金属混凝土,也照样是土崩瓦解。

     可眼前的情景却是,当冥凰呼啸而过之后,眼前的雾气好不容易被推走了,但是一瞬间不知道又从哪冒出来。眼前还是朦胧一片,犹如置身在了云层之中。

     “师父!”祝一帆凑过来,小声道:“按理说,鬼雾之所以能产生,就是因为有鬼在周身才对。你说,这吹散又反复回来的雾气,之所以能死灰复燃,是不是……”

     我明白了祝一帆的意思。

     确实,要想退却这雾气,关键点不再雾本身,而在于鬼。

     想到刚才被我一剑挑出的白骨,我冒出来了一个想法。蛟仲卿说,清代的时候,这地方都是森森白骨,莫非虽然现在看不见了,但那白骨其实还在?

     “小祝子,有长进了!”我冷凝一笑,唤出稚川径路,在毫无目标的情况下,朝着我们的周身啪啪啪就是几剑。

     剑锋盲入土中,竟然打出了道道火光。

     显然,这是中招了!

     一不做二不休,我愤然猛挑,桀桀,几声呜咽,每一剑竟然都在土中挑出了一副白骨来。

     这些白骨都保存完好,骨头森白,略微带着一点蓝光。被剑锋劈开的地方,解释黑血淋漓。老话说得好,倒竖棺材成厉鬼,白骨含血杀苍生,俨然,这些白骨的主人都是恶鬼啊。

     祝一帆和刘大进看着我,双双漏出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

     我自己也心生疑惑,我这不过就是盲刺啊,竟然招招得手,这到底是我运气好,还是……还是这土下解释骷髅。

     “就算是阴曹地府,也没有这么密集的鬼煞吧!”秃子低哼一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抬手就是地下一掌。

     结果,掌峰入地,啪的一声砸出一个大坑来,里面两幅人骨赫然在母,虽然散了架,但是白骨的趾骨还在微微颤动。

     如此一来,我们就全都明白了。之所以这雾气不散,不是风不够大,也不是我们不够凶,而是这里的暴尸白骨太多了。

     也就是这时候,祝一帆忽然感觉脚踝有些瘙痒,低头一瞧,两个森白的人骨爪子,正摩挲着自己的脚脖子。

     “我糙!”

     祝一帆脏话刚一出口,噗嗤一声,半截小腿便被扯了下去。

     “小心!”我旋身而起,一把拉住祝一帆后颈,直接将他提了起来。而同时被拉出来的,正有一副骨架,还堂而皇之地抱着祝一帆的脚。

     “找死!”秃子劈手就是一掌,一道丸子法光打出,将那骷髅的头骨震了个稀碎。

     如此下去恐怕没个完,这些白骨就像是打地鼠,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什么时候是个完啊!

     “君等在这啊,让我这顿好找!”此时雾气流动,岳敖左右劈砍着掩杀了过来,口中大喝掉:“此地不可久留,咱们暂且退下,而后在途报仇未尝不可。”

     秃子看见岳敖终于出现了,长出一口气骂道:“你狗日的哪去了,吓我一跳,还以为你出事了!”

     我看着此人,冷笑一声,拨开秃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便是一剑。

     稚川径路瞬间穿透“岳敖”当胸,“岳敖”当场凝滞,双目颓然。

     “卜爷,你干什么啊!”秃子和祝一帆吓了一跳,惊呼道:“那是岳爷啊,你鬼迷了心窍了?”

     “你看清他是谁!”我冷声断喝一声:“剑锋一轮,将其掀翻了出去。”

     “岳敖”轰然落地,瞬间化成了一堆白骨。

     “假的?又是假的!”祝一帆愕然咂舌道。

     秃子挠挠头道:“我怎么就没有一点察觉啊。”

     “说实话,我也没察觉到气场的异样,但此人开口所说的话,皆是半文半白,绝非越爷的说话方式。在看他那劈砍的动作,也非灵修之术,所以,我断定,这厮绝对不是岳爷!”我正色道:“赶紧找到岳爷,今晚先离开这。”

     正说着,一个影子突然从身旁的一棵树上纵身跳了下来。

     这人身手矫捷,气质翩然,不是岳爷还能是谁?

     “又来?给老子玩真假孙悟空啊!”秃子大骂一声道:“我让你给我装,我劈死你!”

     这家伙叫马上抡拳上去就要开打。

     岳敖懵了,赶紧退却道:“死秃子,你疯了,打我干什么?”

     我也喊道:“秃子住手,这人是真的岳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