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墨唐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爱美人更爱江山
最快更新墨唐 !

    墨家村中,杨氏优雅的穿过人群,享受经过之人热络的招呼,这可比她从武府被赶出来的凄惨要好很多倍,而她能够有今天的生活,全赖自己的有一个好女儿——墨家大师姐武媚娘。

     “武夫人,媚娘最近回来了么?”一个邻居热情的招呼道。

     杨氏嘴角微扬,得意道:“这个死丫头在长安城忙得很,好像在忙四面钟之事,好久没有回来了。”

     说起自己的女儿,她可是满心的炫耀。

     “媚娘还真是有出息,听说这一次四面钟可是从墨家村抽调了不少人,这才建成的。”邻家大婶惊叹道。

     “那是墨侯教得好,俗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依我说媚娘还不如做个平常家的女子,也不用让我操这么多心了。”杨氏半是得意,半是感叹道。

     “要我说,媚娘也不小了,也该定下心了,要知道我的大女儿和媚娘同岁,现在连孩子都两个了。”邻家大婶八卦道。

     杨氏顿时气势一弱,武媚娘哪一方面都让她骄傲,唯独一点,那就是大龄未婚,每一次都让她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

     “这我可管不住她,墨侯主张墨家女子婚姻自由,我这个母亲的话她也不听了。”杨氏无奈道,她也不是没有想到过给武媚娘介绍对象,可是以媚娘的眼光,根本看不上。

     “依我看,少爷的说婚姻自由也好,但是也不能任由儿女做主,听说就连晋王殿下也在追求媚娘,这可是良缘,再等下去,长安城的青年才俊早就结婚了,到时候,媚娘就是想嫁人难道还能给人家当妾不成。”邻家大婶八卦道。

     “晋王殿下!”杨氏不由心中一动,她年轻的时候可是皇室之后,自然知道皇室的权势,一旦媚娘嫁给晋王殿下,别说她的地位大增,就是重新夺回武家也未尝不可,然而他也曾经托人问过武媚娘,武媚娘却矢口否认,不愿意嫁给晋王殿下,可把她气得不轻。

     话不投机半句多,杨氏不想在这个话题多说,就悻悻的回家了。

     “孩儿见过母亲!”杨氏刚刚走到家门口,忽然一个噩梦般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武元爽!”杨氏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强作镇定道,“你莫要放肆,这里可是墨家村,你要是乱来,媚娘不会放过你的。”

     武元爽一脸恭敬道:“母亲多虑了,孩儿今日前来乃是为了媚娘的终身大事而来,并无恶意。”

     “媚娘的终身大事你莫要插手,否则墨侯这一关你也过不了。”杨氏警告武元爽道。

     武元爽谦恭道:“孩儿所说的乃是媚娘和晋王殿下的婚事,此事就连墨侯也乐见其成,眼下就等媚娘点头了,一旦媚娘嫁入皇室,母亲就是皇亲国戚了,这等好事还在犹豫什么。”

     “可是媚娘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杨氏无奈道。

     “说话说女大不中留,媚娘已经年近二十,要是错过了晋王殿下,母亲觉得媚娘还能找到什么良配,依我看这件事情已经不能任由媚娘胡闹了,由你出面主张和晋王殿下联姻乃是最合适不过。”武元爽一语命中杨氏的心病,在杨氏的心中一直担忧武媚娘的婚事,而且她也觉得晋王殿下能够看上武媚娘已经是她的福分,而她却偏偏不识相。

     “我!”杨氏不由一愣。

     “不错,你乃武媚娘的母亲,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你写下婚书,有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媚娘就是再不情愿,恐怕也只能顺势推舟。”武元爽出了一个损招道。

     杨氏不由意动,如果是之前,杨氏定然不会干涉武媚娘,可是眼看着武媚娘年纪越来越大,她也越是心急,而且她也认为武媚娘再也找不到比晋王李治更合适的对象了。

     “国公大人打的如意算盘,竟然用我的女儿来为你谋富贵。”杨氏突然冷笑,按照武元爽的脾性,她不相信武元爽会有这么好心。

     武元爽直言道:“孩儿是有些私心,然而媚娘进入王府恐怕还是母亲得到的好处最多,这一点,我相信母亲最为清楚。”

     听到武元爽真小人的话,杨氏顿时默然,诚然,武媚娘成为晋王王妃,最大的受益者是武媚娘和她这个母亲,武元爽虽然好处均沾,但是也极为有限。

     “好,我就信你这一回,不过媚娘必须嫁给晋王为正妻,你知道媚娘的性格,不可能给人做妾的。”杨氏一咬牙说道。

     “那是自然!”武元爽爽快的答应道。

     很快,武元爽拿着婚书兴奋离去,有了这个婚书,他就可以趁机和晋王殿下攀上关系,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至于武媚娘,现在的形势已经不是她能决定的了。

     ……………………

     “这一次多谢晋王殿下,否则我那逆子恐怕性命难保!”

     晋王府中,长孙无忌由衷的感谢道。

     长孙冲是长孙家的嫡子,乃是长孙家的下一代希望,若非晋王李治给他通风报信,他恐怕现在还蒙在鼓里,一旦班师回朝归来,到那时为时已晚,幸好他提前得到李治的警告,不知道付出多少代价,这才将长孙冲的罪责降到最低。

     “舅舅多虑了,你我本就是至亲之人,表哥有难,稚奴怎么见死不救,不过稚奴以为太子哥哥会替舅舅分忧,可是没有想到太子哥哥竟然袖手旁观。”李治摇头叹息道。

     长孙无忌心中难堪,脸上却不漏声色道:“太子本就是储君,不可轻易涉险,太子的做法并无不妥之处。”

     李治心中冷笑,太子所做的对自己有利,直接抛弃了长孙冲,他就不相信长孙无忌心中没有疙瘩。

     “不过,还是很可惜,表哥的火器军将军之位还是没有能保住。”李治遗憾道。

     “墨家子!”长孙无忌心中咬牙切齿道。

     “武将多风险,表哥日后弃武从文,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李治劝慰道。

     长孙无忌心中更不好受了,武将是风险大,但是任谁都知道武将升迁最快,尤其是火器军将军更是不缺战功,为了这个位置,长孙府可是付出了不菲的代价,现在一点功劳没有捞到,竟然就丢了,可以说赔了夫人又折兵。

     “舅舅知道你的心思,可是舅舅劝你一句,这条路不好走!”长孙无忌沉默了一下,直言道。

     李治闻言一愣,哈哈一笑道:“不好走也要走,不走一趟又岂能甘心,生在帝王之家,我没有选择,父皇将我留在长安城,不就是将我当成太子之位的备选。”

     “既然你心意已决,舅舅也不在多说什么。”长孙无忌叹声道,他可是经历过玄武门之变,自然知道皇位之争是何等的凶险,但是他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劝动李治。

     李治眉头一皱,他尽力谋划离间舅舅和太子,却没有得到舅舅任何承诺,正要追问,忽然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李治皱眉道,他曾经吩咐若无重要的事情不要打扰,现在敲门定然是有急事。

     只见贴身太监一脸欣喜的推门而入,手中捧着大红的婚书道:“启禀殿下,刚才应国公送来婚书,请求应国公府和晋王联姻。”

     “推掉……。”李治眉头一皱,朝中重臣他都有所留意,怎么不知道谁是应国公,而且偶他现在一心都在武媚娘身上,管她什么国公之女,他一概不感兴趣。

     “慢,应国公武士彟,不,现在应该是武元爽,他可是武媚娘的至亲之人。”长孙无忌和武士彟乃是同时起兵的同僚,瞬间想到了应国公和武媚娘的关系。

     “莫非是………………。”李治闻言心中一喜,结过婚书一看,赫然是武媚娘和他的婚书,而且是出于武媚娘的母亲杨氏之手。

     “媚娘同意了,真是太好了!”李治激动不已,兴奋道。

     长孙无忌摇了摇头道:“不,依我看,此事很有可能出自于武元爽和杨氏之手,媚娘并不知情,不过此事至此,已经不是媚娘可以左右,看来舅舅不久之后就要喝到稚奴的喜酒了。”

     “本王也没有想到会如此顺利。”李治欣喜道,他苦追武媚娘无果,却没有想到竟然被杨氏这么轻易促成。

     长孙无忌挥手将太监退下,这才正色道:“这就是权势的力量,如果你有朝一日登上那个位置,天下的美女都会自动送上门来。”

     李治嘿嘿傻笑,一脸幸福道:“本王自爱媚娘一个人,不会娶别人的。”

     “不,你必须娶,你想娶武媚娘这一步棋走的很妙,但是却远远不够,如今的天下依旧是儒家和世家的天下,你要走到那个位置,想要离开五姓七望的支持根本不可能,所以你需要一个五姓七望的正妻。”

     “五姓七望的正妻,这不可能,墨家奉行一夫一妻制度,别说是正妻,就是纳妾也不行。”李治摇头道。

     “这你可要想清楚,以你的身份不可能结交大臣,联姻五姓七望乃是最佳选择,唯有得到五姓七望的支持,你才有机会朝那个位置搏一搏,当初陛下何尝不是和皇后一往情深,最后为了那个位置,还不是娶了阴妃,杨妃,韦妃…………。”长孙无忌直言道。

     虽然长孙皇后是他的妹妹,但是他却支持李世民联姻,阴妃的父亲阴世师乃是挖了李家祖坟的仇人;杨妃乃是前朝皇室之后;韦妃乃是长安城的世家之女,还是二婚;以及现在受宠的郑充华,更是出身于五姓七望的荥阳郑家,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政治利益而已。

     “不可能,媚娘极为高傲,不可能同意和别人共享一个丈夫。”李治坚决摇头道,要知道他刚刚满怀欢喜的想要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共度一生,怎么忍心亲手毁掉这一切。

     “自古以来,哪个帝王不是三宫六院,一旦你登上那个位置,墨家的规矩又算得了什么?”长孙无忌嗤之以鼻道。

     “就算皇家可是无视墨家规矩,但是媚娘绝对会恨我终生。”李治苦笑道,他自然深知武媚娘的性情,绝对无法原谅他这种行为。

     “看在你帮我这一次的情分上,舅舅就出面做个恶人,等下,舅舅就去皇后那里,请求为你选妃,如此一来,一个选武媚娘,一个选世家之女,二女都为平妻,封为王妃,如此一来,你既可以对武媚娘交代,又可以同时得到墨家和五姓七望的支持这样你才有机会朝那个位置一搏。”长孙无忌郑重道,如此一来,他就可以轻松的还掉李治的人情,也不用过度卷入这场皇室风波之中。

     “可是媚娘不会同意的………………。”李治痛苦道。

     “要江山,还是要美人,你自己选。”长孙无忌步步紧逼道。

     李治顿时痛苦的闭上眼睛,心中挣扎不已。

     “如果武媚娘爱你,自然会为你委曲求全,如果她不爱你,日后你等上那个位置,她也会爱上你。”长孙无忌轻声蛊惑道。

     “一切全凭舅舅做主。”

     李治闭上眼睛一脸痛苦,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将亲手毁掉了自己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