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妃常难驯:魔帝要追妻 !

    沈煜回神,又看了眼周围几位大佬,最后看向林天行,眼神询问。

     啥情况啊?

     林天行苦着一张脸,将沈煜扶起来,“殿主,他们还有话要问你。”

     沈煜眸光微闪,看向正打量他的苏瑾玥和无心,最后视线停留在无心身上,“你还想问什么?”

     无心挑眉,“你是怎么联系上先知的?”

     沈煜思考了一下,摇头,“不是我联系的,当初是先知找上我,让我去找洛天泽帮忙的。”

     “你知道先知是谁?”

     “我只知道他是天网里的一位大人物,具体不清楚。”

     “你就不奇怪他为什么帮你?”

     沈煜迟疑着说:“可能……先知也不待见无心?”

     无心:“……”

     他面无表情的继续问,“你既然见过先知,那他长什么样?”

     沈煜摇头,“不知道,我见他时他全身都被笼在一件黑袍里,不过他的声音挺苍老的,应该是个老人。”

     无心眼眸半敛,老人?

     他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不记得自己有跟什么老人接触过。

     不是自己接触的,那就是……

     他看向苏瑾玥,恰巧苏瑾玥也在看他。

     无心朝她摇了摇头,“不是我。”

     苏瑾玥点头,应该是冲她来的。

     天网的人一直在追杀她和帝绝宸,这点她早就知道。

     不过她没想通,为什么她当初会出现在沈家,还就那么巧的被沈煜他们拿去做了封印载体。

     先知的占卜就这么准?

     “当初封印无心的孩子是谁给你们的?”君冥夜这时突然开口。

     四人都被吓了一跳,纷纷朝君冥夜看去。

     君冥夜眯眼,眸子里透着危险的光,“怎么?”

     四人摇头,无心说了句“没什么。”

     苏瑾玥反应过来,眼前一亮,看向沈煜,“当初那孩子你们从哪里来的?”

     沈煜茫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们,“什么怎么来的?那不就是沈兰的孩子?”

     说着他又看向苏瑾玥,“无心被封印在你身体里,所以,你是沈兰的孩子?”

     苏瑾玥:“……”

     无心:“……”

     苏瑾玥面无表情,“不是。”

     “可你明明……”

     沈煜还想说什么,被苏瑾玥打断,“沈兰当初说过那是她孩子?”

     沈煜想了想,确定道:“她当初回来的时候抱着一个孩子,说是她生的。”

     “你确定那是我?”苏瑾玥问。

     “不然无心怎么会在你身体里?”沈煜反问

     苏瑾玥沉默。

     好吧,她问了个智障问题。

     “苏小姐,你真的是沈兰生的,是我们沈家女儿。”沈煜声音难掩激动。

     苏瑾玥:“……我不是,我有爹娘,我还有个哥哥。”

     “那是你的养父母,不是亲的,你亲生母亲是沈兰!”沈煜纠正道。

     苏瑾玥:“……”

     其实沈兰才是养母吧?

     沈煜还在继续说:“苏小姐,不管你养父母对你如何,落叶总归是要归根的,沈兰是你亲生母亲,那你就是沈家人,这样,咱们找个黄道吉日……”

     无心出声打断他,“沈煜,沈兰突然抱回来一个孩子还说是她生的你就不觉得奇怪?没怀疑过?你再看看她,跟沈兰有半分相似?”

     沈煜喋喋不休的声音戛然而止,愣愣的看着无心,在脑子里将他的话又过了一遍,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起当初沈兰抱孩子回来时的情景。

     沈兰身为沈家大小姐,样貌出众,家境优渥,向来追求者数不胜数,

     但她眼睫极高,没一个看上眼的,快二十了也还没成亲的打算,众人都在暗地里嘲笑他们沈家的大龄剩女,他们沈家为了沈兰的亲事也是费尽了心思。

     然而沈兰却很固执,坚决不嫁,之后甚至离家出走以表决心,但等一年后,她突然回来,怀里还抱着一个足月的婴孩,说是她生的。

     当时他们家人都不信,一个压根儿没想过要嫁人的人怎么会突然多出一个孩子?

     但问了沈兰她也没说,只是很宝贝这个女婴,他们也就勉强信了。

     恰逢当时要封印无心,他们需要一个足月的婴孩,自然而然的就盯上了沈兰怀里那个。

     他们趁沈兰不在时,将那女婴抱走做了封印无心的载体,之后被沈兰发现,沈兰跟他们大闹一场,然后抱着孩子趁他们不注意时离开了。

     他们当初也派了多批人手去寻找她们,毕竟那女婴体内封印者无心,他们害怕那女婴身子太弱承受不住,最后让无心得以逃出来找他们算账,但都无功而返。

     别说沈兰的人了,连影子都没见着。

     之后他们也暗中观察了各个地方的状况,并没有听说有关无心出没的消息,久而久之,他们也就把人手撤了回来,没有再继续寻找沈兰的下落。

     没想到,十几年过去,沈兰没找到,那女婴倒是自己找回来了。

     不过这孩子……

     沈煜仔细端详了一下,在回想了一下沈兰的长相,不得不承认,确实不太像。

     无心看他表情,幽幽开口,“想通了吧?确实不是你们沈家的,就这颜值,你们沈家生的出来?”

     沈煜:“……”

     生不出就生不出,你这话是在嘲笑我们家长得丑?

     “那为什么沈兰要说她是她生的?”沈煜不解。

     “因为沈兰跟她父母交情好呗,帮个忙而已,能帮就帮了。”无心答的云淡风轻。

     沈煜眉头拧起,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名节对于一个姑娘来说有多重要她不可能不清楚,就算交情好也不至于这么帮,这相当于毁了她一生!”

     无心白他一眼,“这种重情义的事你这种势利的人怎么会懂?”

     沈煜一噎,顿时无话可说。

     “回归正题,先知当初找到你时有没有说什么?”无心问。

     沈煜回忆了一下,不确定的说,“好像……没有吧?”

     “你再想想,好好想想。”无心不死心。

     既然都能算到他会被封印在苏瑾玥体内,不可能一点线索不留下。

     沈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须,陷入遥远的回忆中。

     良久,无心都等的不耐烦了,他才迟疑的开口,“好像……有说了什么。”

     “什么?”无心问。

     沈煜目光游移,又思索了两秒才开口,“他好像说过什么天命不可违,等十五年回归什么的。”

     “没了?”无心听得心里‘咯噔’。

     沈煜又想了想,突然大叫一声,“我想起来,还有一句,他自言自语时说的,好像是……我等你来!”

     无心下意识看向苏瑾玥。

     这应该是在跟苏瑾玥隔空对话。

     十五年,也就是三年前……

     无心瞳孔缩了一下,三年前,没记错的话,那个时候发生过一件事。

     本来可以破封的他,突然又被再度封印,本来油尽灯枯的苏瑾玥,突然死而复生。

     难道这就是回归?

     无心其实心里一直有个猜测,被封印时,他偶尔会看看外面,看到的无一不是苏瑾玥被欺负受欺凌的情景,可是从那天起,她突然性格大变,不再任人摆布,开始绝地反击。

     之后种种,都与她前十五年的人生大相径庭。

     从那天再次醒来开始

     ,她就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苏瑾玥’了。

     借尸还魂,虽然没听说过,但古籍上应该有记载。

     其实现在的苏瑾玥才是他喜欢的,若不然他也不会与她签订主仆契约,如果是以前的‘苏瑾玥’,他估计早就想方设法弄死对方破壳出来了。

     无心心里思绪万千,苏瑾玥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

     十五年,三年前,发生了什么?

     她才醒了一年,失忆让她把前尘往事忘的一干二净,帝绝宸也没提以前的事,只是让她面向未来好好生活,不要去想那些糟心事,因此她也从未关心过以前的事。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以前发生了很多事,不管是人还是物,都对她挺重要的。

     一向莫问前尘的心,突然起了一丝波澜。

     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真的如哥哥所说的加般,不重要吗?

     苏瑾玥眼中闪烁着茫然,一时无话可说,指尖有些发凉。

     手突然被一只温暖大掌握住,苏瑾玥偏头,撞进君冥夜略显担忧的眸。

     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似乎在给她传递安慰。

     一颗有些无措的心,突然安定下来。

     君无双看着两人相握的手,眸光暗了暗。

     苏瑾玥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绪。

     不论如何,至少,身边还有人可以问。

     她看向沈煜,“魔族亲王是怎么回事?”

     沈煜愣了一下,没料到她会突然转移话题,好半晌才组织好语言,“先知让我找的。”

     “洛天泽当时在耀城?”

     “是啊,是来参加拍卖会的。”沈煜顿了下,接着道:“明天不是也有拍卖会吗?说不定他也会去,到时候你们可以找他问问。”

     “当初他答应给你那把黄金剑时,你给了他什么?”无心在旁边插嘴。

     “啊?”沈煜明显没反应过来。

     旁边一直旁听的林天行眼皮子突然一跳,默默看一眼一脸好奇的无心,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禽兽。

     无心无视掉林天行的目光,面不改色的看着沈煜,等着他答案。

     沈煜没搞懂他啥意思,但还是老实的说:“一百颗高阶灵石。”

     无心啧了声,在心里算了下,一百颗高阶灵石的灵气,足够让苏瑾玥提升两阶了。

     “沈殿主,你看你封印了我,这没错吧?”无心脸上笑容扬起来。

     沈煜瞬间戒备起来,“你说过会不会追究的。”

     无心拍拍他肩膀,笑得和蔼可亲,“别紧张,我说到做到,绝对不杀你。”

     “那你想干什么?”沈煜脸上的戒备淡了一点儿,但还是一脸警惕。

     苏瑾玥默默移开视线,不忍直视。

     这种强盗行为,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面不改色的练出来的。

     无心还在笑眯眯的跟沈煜哥俩好似的说话,“我虽然不杀你,但你也要给我支付一点儿精神损失费吧?”

     ?

     沈煜脑袋上缓缓冒出一个问好。

     无心一脸郑重其事,语气幽怨,“你看因为你的一己之私,导致我被封印了这么多年,荒废了我这么多年的修炼,你不觉得你很对不起我吗?”

     那语气,活脱脱像个被丈夫冷落十几年的深闺怨妇。

     苏瑾玥默默离他远了点,搓了搓手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沈煜也被吓得往后缩了缩,却被无心强制性的拉了回来。

     沈煜:“……”

     “你想要什么?”预感到要被狠狠宰一笔,沈煜只觉肉痛。

     无心有些赧然,“也不多,就……五百颗高阶灵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