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822章 白马扶舟身上的疑点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脸上的笑,没有逃过成格的目光。

     她羞愤得咬牙切齿,两只眼睛红得兔子似的,嘴里还在发狠。

     “你笑什么?谁准你笑的!”

     “成格!”哲布沉下脸斥道:“不得对明光郡主无礼!”

     “无妨。”时雍看了看成格因为气恨而咬得发白的嘴唇,敛住表情,淡定地道:“我在笑公主。”

     成格刚刚消下去的气又抬了起来,“你敢笑我?”

     时雍平静地道:“公主受了如此重伤,尚能坚强地面对,忍耐了整整两日才暴发,属实难得。我自然应该为公主而笑。”

     她的回答令成格有些意外。

     听上去,好像还是在欣赏她?

     她没好意思说,前两日没有发脾气,一是身子中了迷药后不曾恢复,一直酸软无力,没有力气。二是前两天婢女都不曾让她照镜子,她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的脸。今儿晨起,趁着婢女出去倒水,偷偷拿了铜镜,这一瞧才气得发了疯。

     “你……”成格犹豫着,上下打量时雍,目光最后落在她手上的药箱上,“长公主说你有办法治我,你当真有么?”

     时雍忍俊不禁。

     “是啊,我有的是办法治你。”

     成格对大晏话懂而不精,尤其一些民间俚语更是似懂非懂,闻言脸上立马浮出一丝笑意,赶紧走过去推哲布。

     “三叔,你快些出去。我要让郡主为我疗伤了。”

     哲布被她推得后退了两步,没什么表情地哼一声,又朝时雍拱手。

     “有劳郡主。本王在外间等待。”

     时雍抿唇轻笑,“医者本分。王爷无须多礼。”

     哲布点点头,出去了。

     那一扇差点被踢飞的木门重新合上。

     时雍将药箱放好,示意成格坐在床边,将手伸出来。

     为她摸了摸脉,时雍又上下打量成格的表情,“身上可还有别的伤处?”

     成格听她问起,似乎知道她指的是什么,脸颊突然泛红,不高兴地道:“怎么你们都来问我这个?哼!尹马这个混蛋,本公主再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对本公主做出那等禽兽不如的事情……”

     时雍不言不语地看着她脸上的字。

     成格猛地抬手,捂住受伤的脸,双眼一红,又是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你看什么?!”

     时雍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心静气。

     “他叫尹马,是你的近卫?”

     成格不高兴,“你是来为本公主疗伤的,还是来问案的?”

     时雍道:“知己知疲,方能尽到最大的疗效。我瞧公主这伤口带黑,是怕对方有什么诡计,万一划伤你的匕首上染有毒汁,那就麻烦了……”

     一听这话,成格就受不了了,脊背紧绷着打了个哆嗦,然后将自己所知的事情,竹筒倒豆子般急巴巴地告诉时雍。

     时雍微微勾唇,提醒。

     “公主慢慢说,不着急,还有,手不要摸脸,不要触碰伤口,以免感染。”

     成格哦一声,连忙将手放下,乖顺地搁在膝盖上。

     于是,时雍不费吹灰之力,就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

     并且,得知的比任何人都要详细。

     那个叫尹马的近卫,是此次随成格南来的亲信侍卫长。

     对唯一的女儿,乌尔格汗王十分看重,单是成格的身边就安排了近五百个侍从,还不包括丫头婆子等女侍。

     正因为此,宝音便知趣地没有再派兵靠近公主和亲王,只负责了外围警戒,给北狄人留出私人空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尹马要对成格下手简直易如反掌。

     他迷晕了成格,径直将她带上马车,大摇大摆地出了住地,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直到成格的贴身婢女醒过来,发现不对劲,众人这才发现公主不见了。

     白马扶舟是次日凌晨赶到的晋西,得知此事,立马安排人手搜查找寻,最后在大兴寺发现了被尹马劫持的公主,将尹马斩于剑下。

     在这次事件里,时雍对白马扶舟的举动最为好奇。

     “当场斩杀?”

     “是。”

     “没留活口?”

     “嗯。”

     “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见她反复发问,成格奇怪地看着她,咬牙切齿地道:“他们胆敢劫持本公主,还画花了本公主的脸,活该千刀万剐,还留下活口做什么?”

     时雍眯了眯眼,似笑非笑:“公主就不好奇,护你多年的近卫,为何突然劫了你去?有什么目的,受何人指使?”

     成格愣住。

     说不好奇是假的。

     在大兴寺的时候,侍卫长尹马和他手底下那几个侍卫除了把成格关起来,并没有旁的什么举动。不要赎金,也没有对她提出一个要求……只是其中一个侍卫,以前受过成格的打骂,在她哭闹不休时,生气地用匕首画花了她的脸,嘲笑她是个“胖子”罢了。

     而且事后,这个侍卫就被尹马一刀结果了。

     成格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可能是疯了吧……”成格垂下眼皮,看时雍在一个小瓷碗里混杂入几种不知名的药粉,加一些清水就不停地搅拌调和,突然瘪了瘪嘴,“也可能是本公主曾经得罪过他们,心怀怨恨,记着仇呢,趁这个机会来报复我。”

     这个理由说得过去。

     但,真要报复,有的是机会,甚至可以做得更为谨慎,神不知鬼不觉。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

     时雍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成格道:“幸亏厂督赶到,在大兴寺找到我,不然我……可能就再也去不到南晏,也回不去北狄了。”

     如今说来,成格仍然心有余悸。

     时雍只是笑。

     心里想的却是,晋西离京师约莫三百里距离,白马扶舟以带病之躯急匆匆赶到,恰好赶到公主被劫,又恰好救了公主,还将贼人全部斩杀,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

     发生在白马扶舟身上的疑点和矛盾点,越来越多。

     时雍对这个男人的好奇心和防备心,也到达了极点。

     若他是邪君,自导自演?所为哪般?

     若他不是邪君,又是从何处得知此事,专程赶来救人?

     “好了。”时雍将调好的敷药瓷碗递到成格的婢女手上,起身道:“公主伤口不深,只要好好敷药调理,用不了多久,便可痊愈……”

     成格紧张地问:“会留疤吗?”

     时雍沉吟,淡淡看她。

     “那就得看公主的表现了。”

     要什么表现?

     成格愣愣看着她,许久没有反应过来。

     时雍微微一笑,拎着裙裾,带着娴衣转了身。

     成格看着她挺直的背影,这才反应过来,这个女人是在威胁她,要听话。

     “讨厌!讨厌!讨厌死啦!”

     ……

     小公主的泼辣,时雍听到了。

     但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在她的心里,真就是个大半孩子,犯不着计较。

     哲布果然在外间等待。

     时雍简单和他交代了成格的伤情,并没有问及其他。

     在哲布的再三感谢声里,时雍微笑道:

     “王爷,我许久不见红玉,先去找她说说话。先行一步,告辞了!”

     哲布客气地还礼,听她提到陈红玉,脸上不见半分变化。

     “郡主请便。”

     陈红玉的房间就在宝音的隔壁,时雍同娴衣循着旧路返回,不料,还没有看到陈红玉,就被一个老熟人拦住了。

     “明光郡主留步。”

     时雍回头看着宋慕漓。

     “有何指教?”

     宋慕漓低头行礼,很是恭敬。

     “得闻明光郡主驾到昌远,督主特地命属下来请……”

     “抱歉!”时雍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本郡主尚有要事在身,不便去向厂督请安。还望宋侍卫替我致歉。”

     宋慕漓抬头,目光平静。

     “督主说,明光郡主仁心妙手,胸怀大爱,断不会拒绝一个伤重的病患之请。”

     时雍定定看着他,嘴唇微勾。

     宋慕漓道:“想必郡主已然听说了,督主那日在大兴寺救下成格公主的事情。不过,郡主可能不知,那尹马是北狄勇士,尚武好斗,同行侍卫亦是北狄汗王特地挑选出来保护小公主的精卫,个个身手了得,督主带伤上阵,以命相搏……”

     时雍没有听完,哼一声打断。

     “前头带路。”

     方才婉拒,只是时雍出于原有的习惯和相处方式,故意为之,不想让白马扶舟生疑罢了。

     实则,她内心里也很想会一会这位厂督大人,看看他又想玩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