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710章 点到为止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乌婵像摸到了什么烫手山芋似的,身子一僵,猛地松开时雍的胳膊,见鬼般回头看着陈萧严肃的脸,面颊唰地通红,耳根子都快烧了起来。

     “你,你来了?”

     陈萧道:“你方才不就听见了。”

     这语气平淡得乌婵很难从这简单的几个字里捕捉到他真实的情绪。

     “哦。”乌婵悄悄瞪了时雍一眼,尴尬地捋头发,压下眼底的错愕之色,顺从地道:“那我们就回了吧。”

     时雍站直了身子,眉眼带笑地朝她二人施礼。

     “少将军慢走,少夫人慢走。”

     陈萧朝她礼数周全地回了礼,点点头,转身离去,乌婵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背后,走着走着还不甘心地转过身来,朝时雍做了一个“掐死你”的动作。

     不巧,那龇牙裂嘴的模样,又刚好落入突然回头的陈萧眼里。

     他意外地怔了怔。

     “做什么?”

     乌婵脑门一热,不好意思地收住表情。

     “不是对你。我和阿拾开玩笑。”

     说罢,她又赶紧换了个话题,化被动为主动,瞥他一眼。

     “你又是怎么回事?这么晚还不歇下,跑来寻我?”

     这些日子在外奔波,常有不方便的时候,乌婵并不总是同陈萧共宿的。

     两人十分默契地保持着一个不紧不密的舒适度,就像乌婵不会去询问陈萧的日常生活一样,陈萧大多时候也不会管她,任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偶尔陈萧来找,也只是为了满足他的需求,乌婵大体能感觉他在这个方面要求很多很强,虽是心有怯怯,但看在陈萧给了她一段自由自在的舒坦日子的份上,又可怜他余毒未清,也就尽力配合。

     可今晚,在这庆寿寺里,他就算再是个禽兽,也不至于这么急渴吧?

     乌婵心里忐忑地想着,频频偷瞄他。

     小女人紧张不安又故作镇定想要先声夺人的样子,陈萧都瞧在眼里。

     他想了想,用商量的语气道:

     “庆寿寺《血经》被盗,大都督一时半会儿怕是走不开。我们却不好再耽搁。我准备明早回京。”

     “啊?”乌婵有些意外,“我们不同大都督他们一道走吗?”

     陈萧知道她是舍不得明光郡主,恨不得时时刻刻都跟她粘在一起。这原本没有什么,可是乌婵脸上不加掩饰的失望和拒绝,让他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我已同大都督商议妥当,要先将通宁公主护送回宫。公主身边少不得人伺候。有你陪着,我放心一些。”

     乌婵对庆寿寺的事情正好奇,再加上离京时偷了陈萧的玉令,总觉得还是和时雍待在一起才更安全。因此,听陈萧这么说,她嘴上不拒绝,眼神却泄露了她的心思,满是抗拒地道:

     “通宁公主身边不是有丫头伺候的吗?陈萧,我想留下和阿拾……”

     “丫头是丫头,你是你。怎能一样?”陈萧不待她说完,突然冷声打断,“就这么决定了。”

     说话间,他已满脸郁气地皱着眉头,迈入房门。

     乌婵踌躇一下,紧跟进去。

     丫头彩云看到少将军和夫人一道进来,赶紧放下手上的东西,为二人倒好茶水,乖乖地退了下去。

     “陈萧。”

     乌婵将茶水端到陈萧的面前,示意他接过,然后小意地抿了抿嘴巴。

     “我回京也是闲着,可不可以留下……”

     “谁说你闲着?”陈萧端坐着,睨她一眼,慢慢接过她手上的茶盏,淡淡道:“父亲大人今日又差人来问了。”

     乌婵满脑子都是她偷走的那个玉令,一旦被发现该怎么交代,闻言,愣愣地道:

     “问?问什么?”

     陈萧看她迟钝的样子,眉头皱起,瞄向她平坦的小腹。

     “问你可有动静了。”

     “我?”

     能有什么动静?

     乌婵很快反应过来,脸颊微臊。

     “哪有那么快?父亲大人也真是,真是太急了……”

     陈萧看她一副看似羞涩实则浑不在意的样子,思绪便情不自禁地回想到二人自成婚以来的造人一事。几乎每次都是他半逼迫半诱哄,她才会半推半就地顺着他,而且,次次都眉头紧皱,满脸不情不愿和痛苦……

     越想这些,陈萧心里越是不得劲。

     重重放下茶盏,他不假思索地冲口而出。

     “父亲还捎了一句话。”

     乌婵看他说得凝重,愕然道:“什么?”

     陈萧喉结微动,迟疑片刻才慢条斯理地道:“父亲有个旧相识,这回从霸州回京来述职,给定国公府送来两名女子,父亲有意让我抬了姨娘,为陈家开枝散叶……”

     乌婵耳朵嗡了一下。

     这么快?

     其实,自从嫁入定国公府,乌婵便没有痴心妄想过,可以独占陈萧一人。

     时下的男子,纳妾合法合规,除非是家贫人丑确实没有女子愿意托付终身。否则,有几个是独有一妇能到终老的?

     更何况,陈宗昶自己都有好几个妾室,虽然他待乌婵极好,不至于坏了规矩,影响她少将军夫人的地位,但这种用来睡觉生孩子的女人,在他们这些达官贵人眼里,多一个少一个,无非是多一双筷子多一个人吃饭的区别。

     乌婵早就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想到陈萧这么快就要纳妾。

     成婚不过半年而已。

     她就要成为弃妇,看陈萧左拥右抱,与新人寻欢作乐?

     “太好了。”

     乌婵回答得这么爽快,连她自己都诧异。

     不过,一句话出口,堵在她心窝里那股子浊气好像也跟着吐了出来,整个人轻松了许多,再想想他有了新妇就不会再来折腾她的好处,乌婵唇角甚至勾出一丝笑来。

     “恭喜夫君喜获美人,这真是一桩大喜事。不过,如此一来,我更是不方便与夫君一同回去了,我不在,夫君与二位妹妹想必会更为自在一些?不如这样吧,等夫君回去将二位妹妹安顿好了,我再回来如何?”

     陈萧揪着眉头看她,一言不发。

     乌婵见状,以为自己没有表述清楚内心的“善意”,又展颜一笑,双手捧起茶盏恭顺地端到陈萧的面前,一副恭喜他将行好事的模样。

     “夫君放心,我不是善妒之人。等我回京,定会与二位妹妹好生相处,将来也会把她们的子嗣视为己出……”

     心里却道:从此,就让她们给你生吧,

     老娘清净了,别来烦我。

     事实上,乌婵此刻的内心有些复杂,但是这隐隐约约的小心思,还是不经意就从话里流露了出来。

     落入陈萧眼里,就像是一种喜滋滋的模样,好似解脱。

     这表情,何其刺眼?

     “将军?”

     乌婵手端得都有些酸了,陈萧还没有动静,只拿一双眼望着自己不出声,不由让她有些紧张。

     “喝茶呀,怎么了?”

     陈萧望着她的笑,目光冷冷眯起,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认识过眼前这个女人,他的夫人。

     “夫人真有容人之量。”

     陈萧将青瓷茶盏从乌婵手中拿起,却没有去喝,而是将它再次放回几上。

     “早些歇了吧。”

     乌婵一怔,“将军要在此留宿?”

     陈萧沉着脸,闷不作声地看着她。

     很生气,但是又找不出什么话来训斥。她这么懂事为他着想,本该高兴,他又高兴不起来,也不知是哪里有问题,只是这般看着这个可恶的女人,陈萧心里就很不舒坦,身子也无端地发火、发热、发烫,嘴里急渴似的开始干涩不堪,恨不得将她一口嚼入肚腹,方才能解这心头之恨。可是恼着恼着,恨着恨着,那股子火慢慢就变成了另外一种他无比熟悉的催动着血液与四肢百骸的情动与躁热。

     “将军,你干嘛这么……看我?”乌婵咽唾沫,被他看得不自在,双脚不由退了一步。

     陈萧哼声,咬牙切齿地冒出一句。

     “夫人这么贤德,竟不懂为夫心中所想?”

     乌婵当然懂了

     这熟悉的目光仿佛烙铁一般烫着她的身子,怎会不懂?

     她又退一步,左右看看。

     “这,这是寺庙,不好吧?”

     陈萧倏忽站起,不给她再躲避的机会,一把抓牢她的手腕,重重拖入怀里。

     “你是我陈萧的女人,非奸非盗更非淫邪,如何不行?”

     相触的肌肤如同火一样的炽热,乌婵有些不平静了,一颗心怦怦乱跳,脸色一片潮红,见陈萧像头凶兽似的,双眼直盯盯地望着自己,眸底掩饰不住的欲念如同决堤的河水喷薄而来,不由心惊胆战。

     “陈萧……”

     陈萧眉头一皱,恶狠狠拽住她胳膊。

     “惟杨。”

     听住他满是不快的纠正,乌婵紧张地再咽一下唾沫。

     尽管她不知道叫惟杨和陈萧区别有多大,为何会令男人心生不快,但她还是飞快改口。

     “惟扬,这,隔墙有耳,恐会辱了寺庙清净。若是让人听见…你我脸上也不好看。”

     “怕什么?”

     陈萧目光微微闪烁,手上力气加大,径直将乌婵拉到榻前,剥去她的外衫,低头在她白皙的颈子上轻咬一口,这才解气了一般,在女子抽气的低呼声里,双臂裹了她的身子双双倒在榻上,然后翻身而上,盯住她的眼睛,声音低沉而压抑。

     “你小声些,便不会有人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