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锦衣玉令 > 第557章 嫁衣如火
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嫁衣如火,染红了京师。

     定国公府的世子大婚,嫁妆绵延十里,长公主亲临主婚,礼仪盛大而隆重,满城百姓都被惊动了,一时热闹纷纷,更有人早早起身,只为占个好位看礼,人头攒动间,几乎挤破长街。

     礼炮鸣动,震天地响。

     赵胤不喜热闹,派了谢放去定国公府随礼,一个人带着大黑步行去了王氏的饭馆。

     人都出去瞧热闹了,鼓楼街上很是冷清,王氏的饭馆只开着一扇门,可供出入。其余的门方半隐着,里头一个人都没有。

     赵胤在门边站了片刻,一撩袍子,迈过门槛。

     “打烊了。今儿不做营生,客官别家去。”

     王氏的声音从柜台后面传来,有气无力的样子。她弓着身子在收拾东西,只听到脚步,没有看到人,说完,不见那人动弹,这才抬起头来。

     一看站在店中的赵胤和大黑,王氏嘴巴瘪了瘪,眼泪唰地落下。

     “大都督,可是有我家阿拾的下落了?”

     赵胤看着她没说话。

     王氏拿袖子抹了抹眼睛,竟是哭得呜呜有声。

     “我苦命的闺女……好端端地出去,怎生就这样没了?她不是为朝廷祈福去的吗,为何朝廷没能庇佑她?福没祈到,她自个儿倒是折了福了……”

     说到折福,王氏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

     “大清早听到外面的礼炮响,我这心窝子就像有人在用刀割一样难受,痛得我,痛得我呀,我的闺女,我苦命的阿拾……若是她在,今日成婚的,原也有她呀……呜呜……我嫁妆都给她备好了,她怎么能丢下老娘就走了呢……呜呜……”

     王氏的号啕大哭,引来了后院的宋长贵和宋香、宋鸿姐弟两个。

     他们原以为王氏一个人在哭,想出来安慰,不料看到了赵胤和大黑。

     一个颀长而立,一个靠着他坐着,一人一狗,孤伶伶的样子。

     这个画面怎么看怎么让人觉着心酸。

     宋长贵心里也不好受,可是事已至此,他没法像王氏那般叫嚷哭诉,有泪也只能往心里淌。

     “大都督过来,可有公务要办?”

     赵胤摇头,“来看看二老。”

     本该大婚的女儿不见了,今日定国公府又在办喜事,宋长贵夫妇心里确实不好受。两厢对视,彼此眼里的凄凉便浮了上来,湿透眼眶。

     “大都督有心了。外头人多眼杂,里头请吧。”

     在店面里坐着说话极为不便,赵胤默许,低头看一眼大黑,在宋长贵的引领下,抬步往里。

     王氏这才发现,他走路时腿脚有些不便,一只脚微微有些跛,就连他身边的大黑,也是一样,同一只腿,同样的跛,这么背对着他往里徐徐走动,让王氏那颗心揪得生痛。

     “老天爷,这是做的什么孽哦。”

     王氏又是捂脸痛哭,好一会儿才在宋香的搀扶下跟进去。

     宋长贵招待赵胤坐在客堂,奉上了茶水,可是两人却是无话。

     王氏进去时,两个男人安静地坐着,半点声音都没有。

     这是在做什么?

     王氏左右看了看,低泣一声,大着胆子唤了声“姑爷”,又小心翼翼地问:“当真是半点消息都没有了吗?人家都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家阿拾总不能就这般尸骨全无了吧?”

     赵胤轻轻摇头。

     与褚老的约定他不能告诉别人,纵然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要以阿拾能活命为先。若是此事传扬出去,谁也不知道那个怪人会做出什么事来。

     因此,对于阿拾的去向,赵胤只能以一个“下落不明”来遮掩,即便是面对宋长贵和王氏,他也只能保守秘密。

     “呜……我苦命的姑娘啊……”

     宋长贵皱紧眉头,看了她一眼。这几日,王氏饭馆也不开了,每天以泪洗面,没事就逼着宋长贵去打听消息,这个家再无往日的宁静。

     “唉,别哭了。”宋长贵叹息一声,安抚般看了看王氏,递了个眼神,“大都督还在呢。”

     王氏咬唇抹泪,“怕什么?自家姑爷,难不成还会笑话我不成?你还没看明白吗?只有姑爷跟我们才是一条心的,只有我们才是真心盼着阿拾活着回来。再看看婆母叔伯,谁会惦记她,盼着她好?不全是想看我们笑话的么?”

     宋长贵心底叹息,扭过头去,又看了一眼不言不语地赵胤。

     “大都督,是我家阿拾没有福分,往后……若是仍旧找不着人,大都督也别为她守着,有合适的姑娘,也别耽误了……”

     宋长贵嘴上说着客套话,心里自然不是这么想的,哪料,赵胤没有听完,便突然起身,看他一眼。

     “宋大人此言,竟不如妇孺。”

     说着,他扭头走了,几上的茶水一口没喝,宋长贵愕然片刻,看着他的背影追出去。

     “大都督——”

     王氏猛地冲过来,重重拍他一下。

     “大什么都督,这是咱家姑爷,宋老三,你咋这么不省事呢?今日本是阿拾和姑爷的大婚日子,姑爷心里得多痛呐?你倒好,阿拾人还没下落,你就劝姑爷找续弦了?”

     “我哪是这个意思,我这不是,这不是……”

     “不是个东西,老糊涂。”王氏顺手拎起几上一袋油纸包着的果饼追了出去。

     “姑爷留步。”

     他将果饼塞到赵胤的手上,又抹着泪说。

     “这原是我为阿拾准备的,全是她喜欢吃的零嘴,如今她也吃不上,姑爷带去尝尝吧,也是个念想。”

     赵胤从不吃这些东西,但他确实经常看到阿拾吃这个吃那个,很是喜欢,于是低头看一眼,没有拒绝。

     “多谢岳母大人。”

     这一声岳母,让王氏的心稍感慰藉,吸了吸鼻子,又宽慰赵胤道:

     “我上回找人给阿拾算过了,这丫头属猫的,九条命。她还有老长老长的福分没享呢,不会就这么走的。我这两日就寻思,这丫头肯定能回来,咱们都不能灰心,不能胡思乱想……你是,我也是。不行!不行!我得赶紧把铺子支起来,把灶头的火升起来,这姑娘好吃,说不定她嗅到香味儿,就回来了……”

     王氏说着便真的去灶间生火了,好像都忘了还有一个赵胤。

     “汪!”

     大黑的叫声,叫回了赵胤的魂儿。

     他低下头,看看端端正正坐在身侧的狗子。

     “你呢,信吗?”

     大黑摇了摇尾巴,看着他,满眼无辜。

     赵胤弯下腰去,微微屈膝,摸了摸大黑的狗头,“我不信。”平视着狗子那双漆黑的双眼,他慢声道:“你主子生气呢,三生崖上说得多狠啦。她便是好好活着,也不肯好好回来了。”

     大黑坐下来,如他那般望着他。

     四周安静了片刻,赵胤慢慢站起来,轻声道:“得找。不回来,也要找回来。”

     大黑猛地抬起两只前蹄,趴在他的腿上,十分亲热地蹭着他,仿佛是赞同,又仿佛是欢喜,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又有些像孩子在哭。

     “别哭。”

     赵胤手扶在绣春刀上,淡淡喟叹。

     “她憎恨我,却最疼你。舍不得你哭。”

     这一日,定国公府世子陈萧大婚,引来全城瞩目,锦衣卫一行数骑,悄然出京,远走漠北。

     ————

     定国公府。

     大红的喜服,厚得过分的脂粉,沉重得仿佛会压断脖子的头冠,此刻坐在洞房里的乌婵并不好受。

     那日霄南山一别,她与陈萧就没有再见过面,更没有机会说话。仔细想来,二人其实仍是陌生男女,可今日一过,就要做成夫妻,成为世间最亲密的两个人,说来有些可笑。

     拜堂的时候,乌婵只看到了陈萧的脚。

     他个子高,走路时步子迈得很大,而她身上喜服繁复,本就不便,他却似乎没有什么耐心等她,总须喜娘在旁小声提醒,两人才能步调一致。

     这桩婚姻本该如此,彼此将就而已,乌婵心里有数。

     然则,事情临头,她却有些压抑不住的难过,一为自己,一为时雍。

     乌婵眼眶热得发烫,她却哭不出来。

     老天爷真是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最该在今日大婚成为新娘的人,不见了。

     她这种滥竽充数的人,却可以安安稳稳地坐在喜房。

     ……

     今儿国公府里宾客盈门,私底下有许多话说。徐侍郎倒了,定国公还愿结亲,难免惹来些说法,加上嫡小姐陈红玉婚事不顺,更是有人说些长短。

     不过,陈宗昶并不在乎。用他的话说,就陈萧这臭小子,有姑娘愿意嫁他,那就是人家行善积德。儿媳妇是早就定好亲的,那就是他老陈家的人,徐侍郎再有什么错处,也与他的儿媳妇无关,往后陈萧对儿媳妇好就罢了,要是不好,那就留儿媳和孙子,把儿子撵出去,让他自立门户,少在面前碍眼。

     这是陈宗昶几杯酒下肚后,大大咧咧吼出来的话,足以证明陈家对这桩婚事的重视,也算是为乌婵撑了腰。

     若不然,一个罪臣之女在夫家,可就有得气受了。

     如此,倒多了些名门贵女们羡慕起了乌婵。没有正经婆母管束,有老公公看重,陈萧本人又气宇轩昂,一表人才,往后再得个一男半女,就坐稳定国公府主母的位置了,当真是天大的福分。

     众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再不好假意为少将军不平,也没有人说乌婵配不配得上陈萧了,只剩满堂的庆贺。

     黑夜笼罩着大地,夜深了。

     外间喧嚣渐止,陈萧仍未回房。乌婵坐在婚床前,喜帕下的脸慢慢变形。

     “彩云!”

     她喊着就要去撩喜帕,却被彩云阻止。

     “姑娘,万万不可——”

     话音未落,外面便传来一阵脚步声,不是一个人,是好几个人,紧接着,婚房的门便被人推开了,架着陈萧进来的是元驰和晏靳新,还有两个嬉皮笑脸的年轻男子,乌婵识不得。

     “嫂子!不好意思,方才哥几个实在高兴,不小心多灌了我哥几杯,差一点耽误洞房,嫂子不会怪罪吧?”

     乌婵双手举着喜帕,半张脸露在外面。

     大婚之夜,新娘子自行掀起了盖头,她行为很是大胆,这僵持的画面也极为诡异。

     乌婵心下暗惊,看向那个“喝多了”的男人,却撞见了一双复杂深邃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