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末世胖妹逆袭记 > 546 理发
最快更新末世胖妹逆袭记 !

    丝丝缕缕的黑发落下,乔绫香的手指微微停顿,她站在岑以的背后替他理着发。

     听岑以说仗打完了,就回去看林爷爷林奶奶,她很乖的应了一声,

     “好。”

     岑以又觉得可能他的话没说明白,他的意思是,他带她回家去。

     正捉摸着怎么开口的时候,帐篷外面,响起了阿久的笑声,他在外面大声喊着,

     “岑哥,岑哥,快出来喝酒了。”

     做为一个“闲人”,阿久除了跟着乔绫香在安全区四周转悠,寻找从前线跑到后方来的漏网之怪外,偶尔也会跟着安检一起,到附近的村镇去寻找物资。

     城市和村庄被怪物破坏得非常严重,人类成为丧尸怪后,又被湘城驻防暴力清除,丧尸人类的数量是越来越少了。

     但也出现了一些拥有强大繁殖能力的变异怪,如果不能尽早清除,很容易就会引发一场大祸患。

     所以现在叶奕铭也在考虑慢慢的把阵线分开,前面的继续冲刺,后面的重点抓防治。

     阿久就把小白留在前线,自己在后面跟着安检玩儿,一边找物资一边清理变异怪,别人以为他在玩儿,其实他两边都没耽误。

     岑以坐在凳子上应了一声,朝外面扬声道:

     “等会儿。”

     依旧坐着没动。

     他不想搭理阿久,这次来,也不是为了看阿久。

     乔绫香将剃头刀放好,把岑以脖子上的碎发清理干净,又伸手拿过了剃须刀来,转身,站在了他的面前,替他细细的刮着胡子。

     岑以就这样昂头看着她,任由她的手,轻轻的掰着他的下巴,喉结滚动着。

     她的皮肤真好,认真做事的时候,眉眼柔顺中,带着一抹小小的固执,小心翼翼的仿佛怕把他弄伤一般,每一根胡须都给他仔细的清理着。

     原本,岑以想说,大可不必这样,他这胡子留着,其实也挺好的,因为要反攻NA城,所以自他领队进入YI城开始,就有附近很多城市的原NA城老驻防,成群结队的来投靠他。

     比如原本投靠了湘城驻防的何秋,现在也在前线上。

     因为是清理门户,所以那些NA城老驻防,一个个的非常卖命,但也有一些本事比较大的老驻防,一开始到达前线的时候,并不听从岑以的指挥。

     他们觉得岑以年纪太轻了,并且,还是个连新手营都没进过的驻防,只不过赶上了这样一场大仗,才得以连连晋级罢了。

     往往都要跟着岑以往前冲一段路,他们才一个个的改变对岑以的观感。

     所以,如果岑以留着胡子,看起来老成一些,其实也不错。

     但乔绫香就站在他的面前,岑以喜欢她靠他这样近,如果这样的代价是要剃掉他的胡子,他无所谓。

     赶紧剃。

     乔绫香微烫着脸,看向岑以的眼睛,他就这样一直盯着她,一直盯着。

     于是,美丽的姑娘抬手,将岑以的眼睛盖住,不许他看的了。

     无声的帐篷里,气氛就这样稚嫩,陌生,却又突然甜蜜起来。

     宛若少时,他总爱在她的房间里,与她待在一起那般,她做着她的事,他就看着她,这样的情谊虽然不是两小无猜,但也算一路相伴,依偎至今了。

     无边的黑暗中,岑以任由自己的眼睛被遮住,他清了清喉咙,轻声说道:

     “绫香,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湘城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变异老鼠,我总爱往你的房间跑。”

     乔绫香应了一声,说道:

     “记得,很安宁,也很美好的日子。”

     岑以安静了一瞬,问道:

     “那时候,我说,我们以后飞黄腾达了,哥哥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了,绫香,哥哥现在没有飞黄腾达,你失望了吗?”

     那时候他们能力低微,为了哄被人欺负了的小姑娘不要哭,他曾说要带着她一起飞黄腾达。

     然而,什么叫做飞黄腾达,将来的自己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时候的岑以和乔绫香都不知道。

     诺言就这样被岑以轻易的许出了口,可现在,看看他的口袋,穷得叮当响,什么都没有,没有权势,没有人脉,没有丰功伟业。

     有的只是背后森森白骨,有的是一个末世排行榜第一高手的虚名。

     她会不会嫌弃他?

     “没有失望。”

     乔绫香说着,将遮在岑以脸上的手拿开,她很认真的,轻轻的,却又郑重无比道:

     “岑以哥,我以你为傲。”

     他可能是在前线待久了,并不知道在大后方,不知不觉就被人统计出了一个末世高手排行榜,总是冲在最前面的岑以,综合实力排下来,是当之无愧的末世第一。

     少时,他说他要变强,把所有欺负他,和欺负她的人,都揍得满地找牙,现在他有这个实力了,人们在说起他的时候,都是一种望尘莫及的心情。

     他们会说,哦,岑以,我知道,NO.1啊,别惹他,也别惹乔绫香,别把岑以招出来了。

     每次听到别人这样说,乔绫香总觉得骄傲,比她自己成为一个名声不好,令人不齿的大魔头,那感觉都要好。

     岑以做到了他想做的事,成为了他想成为的那种人,乔绫香很高兴。

     安静的帐篷里,岑以没有说话,也没有挪开看着乔绫香的眼睛,他突然抬起双臂来,就......想抱住她。

     想问问她,他带她回家,不是以妹妹的身份,带她回去看姥姥姥爷,好不好?

     她喜欢什么?她想要什么?如果要他跪下来,来个什么仪式,或者是要天上的星星,要这世上最难杀的怪物的晶核,只要她说,他都愿意替她去做。

     只要她答应,和他在一起,不是兄妹那样的在一起。

     然而,手还未曾碰到乔绫香的腰,帐篷的门帘被掀开,阿久有些不满道:

     “磨蹭什么呢?岑哥,好多人都在等你,快点儿啊。”

     鼓足的勇气,突然就这样被戳破,岑以的双手从空中放下来,他有些恼火的撇了一眼走了进来的阿久,没好气道:

     “你急什么?我这儿不能动呢。”

     见状,阿久走过来,拉着把椅子也坐在了岑以的身边,昂头,对乔绫香说道:

     “香香,给久哥也剃下。”

     乔绫香笑着偏头,看了一眼阿久,把手里的剃须刀给了岑以,说道:

     “让岑以哥给你剃,他的刀法可精准了。”

     说完,乔绫香转身去收拾一地的毛发,这些岑以的毛发落地就变成了铁屑,如果不及时清理掉,踩在上面会把鞋都钉穿。

     背后,岑以充满了杀气的拿起剃须刀,朝着阿久的脖子大动脉看去。

     阿久一见,不好!忙起身来,哈哈笑道:

     “岑哥,岑哥咱别开玩笑了,走走走,好多人都等着你呢,快走。”

     说着,他拖着岑以的手臂,就把他往帐篷外面拖。

     岑以来不及拒绝,只看向拿着扫把的乔绫香,喊了一声,

     “绫香,哥哥有话说......你等我。”

     “有什么话,喝完酒了回来再说。”

     阿久把岑以拖了出去,外头宋白他们已经准备好几桌丰盛的饭菜,还有一些烈酒,这里大部分都是一些从前线下来的伤员,等在安全区里休整一两日,便要重新奔赴战场了。

     因此,对于岑以都不陌生。

     岑以一过来,几个跟他熟的驻防,便是招手让他过去,大家一闹起来,热闹得把整个安全区的气氛都活跃了起来。

     乔绫香打扫好卫生,走出帐篷,站得远远的,将目光往热闹的中心处一扫,就看到了在人堆里哈哈笑的岑以。

     他总是一个地方的热源,从几年前,她刚刚认识他的时候就是这样,岑以身边的人,就如同围绕在太阳身边的小行星那般。

     只要有岑以在地方,就会有一大堆的人,比过年还要热闹。

     “怎么这么吵?烦不烦?”

     一道不满的女声,在乔绫香的背后响起。

     她转过头看,正好看见乔月兰满脸都是烦躁不满,挺着个硕大的肚子,在邓梅芳的陪同下,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一开始,乔月兰根本就没认出来这个站在她前方的,身材纤细的女孩儿是谁。

     又见那女孩儿有点儿面熟,还一直盯着她看,乔月兰才又仔细的看了一眼乔绫香,然后,柳眉一竖,有些尖锐的问道:

     “乔绫香?你怎么穿成这样?”

     怎么穿成哪样?

     乔绫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黑色的金属时装,短裙长靴,匕首绑在手臂上,扭力弩炮挂在后腰上,鸭舌帽与金针......这有什么问题?

     末世里的人,不都这样穿?

     再看看乔月兰,一身昂贵的,哦不对,在末世前一身昂贵的礼服,礼服设计得相当巧妙,让乔月兰这个孕妇,都显得如此雍容华贵,美丽时尚。

     尤其是耳朵上还挂着一对闪闪发光的宝石大耳环,乔月兰微微一动,那对宝石就光芒四射的。

     相比较之下,乔绫香就像是个灰姑娘,即便身上的时装铠甲,在夜间也能灼灼生辉,但此时此刻,却显得十分低调。

     她看着乔月兰,撇了撇嘴角,问道:

     “你怎么肚子这么大了?跟哪个老头子生的?”

     其实乔绫香知道,乔月兰肚子里的孩子是封道义的,但她就是要这么刺激一下乔月兰。

     因为她知道乔月兰当这件事,是人生莫大的耻辱。

     果然,乔月兰原本还只是讽刺乔绫香穿得像个乞丐,听到乔绫香拿封道义说事儿,乔月兰当即被气红了眼眶。

     她呼吸急促的看着乔绫香,问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我们好歹也是姐妹,你不说照应我一二,也不能这样侮辱我吧。”

     “我,亲姐妹?!”

     乔绫香看着乔月兰,她突然觉得滑稽的有点想笑,真的,以前她为什么没觉得乔月兰就像是一只纸老虎,除了虚张声势,行为思想都是如此的可笑呢?

     那个高高在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总是踩在亲妹妹头顶上,寻找到人生优越感的乔月兰,现在哭着对她说,她们是亲姐妹,乔绫香不能这样侮辱亲姐姐。

     所以当初乔月兰为什么不顾念一些姐妹之情,多照应一些乔绫香的?

     夜色中,乔绫香摇摇头,看着乔月兰说道:

     “你想让别人尊重你,爱戴你,把你众星捧月一般的供奉起来,可是乔月兰,你现在看看你哪里有一点值得别人这样对你?凭你肚子里的孩子?”

     乔月兰又开始脆弱的哭泣了起来,她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比不上乔绫香的,这种滋味儿让她难受极了。

     当一个事事都不如她,长得比她丑,人缘没她好,各方面都能被乔月兰看不起的人,突然有一天,活得好像比她要好。

     乔月兰内心的不平衡感,到达了极致。

     可是她能拿乔绫香怎么办?人生最憋屈,最无力,最愤恨的时刻,也莫过于乔月兰如此了。

     真是,要把乔月兰气死。

     这时候,乔绫香的背后,岑以穿着一身休闲白T恤,咖啡色的大裤衩,一双球鞋走了上来,他并没有认出乔月兰来,只扫了对面站着的大肚婆一眼,然后站在乔绫香的背后,说道:

     “他们说让你过去,绫香,你去吗?”

     乔绫香回头来,看着岑以,微微蹙眉,道:

     “你会不会喝太多酒了?这样会对胃不好。”

     她也不知道在前线的时候,岑以有没有时间喝酒,但以前岑以并不喝酒的。

     现在他站在她的面前,乔绫香忍不住的就想管他。

     岑以抿了下唇,凑近了乔绫香一些,说道:

     “没怎么喝,你闻闻,我就是陪他们闹。”

     他并不喜欢喝酒,也不抽烟,但在前线的时候,有些驻防很喜欢拿烈酒烫伤口,人的凶性一起来,仅仅只是受些小伤,他们要忙着杀怪,根本就不想轻易的从前线下去。

     所以用烈酒烫伤口,这也算是一种简易的消毒办法了。

     时间长了,岑以偶尔也会跟着那些老驻防喝上一口,激发激发自己的血性。

     宽阔的胸膛凑过来,乔绫香仔细的闻了闻岑以凑过来的心口,好像酒味的确不浓。

     哪里知道,他俩个这样的动作,被背后那群搞聚餐的驻防们看见了,一个个的突然怪叫了起来。

     起哄,作死的起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