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第406章 一胎八宝是要熬粥吗?
最快更新穿书后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侯晓天紧紧抱住盛童童,仿佛抱住的是他走上金光大道的门票,双臂箍得死紧,不管盛童童怎么挣扎都不放松。

     盛童童闻到他身上难以忍受的汗臭味,还有一股说不出是什么的恶心气息,胃里一阵翻涌,干呕了好几下差点吐出来。

     “放开我!你们凭什么胡说八道!是不是盛音音收买了你们!”

     “我可怜的女儿啊,都是爸爸妈妈不好,当初不该不小心弄丢了你,呜呜呜,看到你过得这么好,爸爸妈妈心里多高兴啊——”

     孙巧花负责在旁边哭喊,拽着盛童童的裙子一角,布料少得可怜,让她不敢轻易乱动。

     “要不是盛小姐费心,我们到现在还满世界找你,你怎么都不找找爸爸妈妈,难道还在怪我们吗?”

     孙巧花哭诉了一会儿就开始怨怪上了盛童童,她可不想成为丢弃女儿的罪人。

     “你过得好,爸爸妈妈都为你高兴,可你明明知道自己是盛家收养的孩子,为什么不问问亲生爸妈在哪儿啊?是不是嫌弃我们会给你丢人?”

     盛童童脑子里一阵嗡嗡响,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今天晚上的一场场热闹,全都以她出丑为主?

     到处宣传怀孕的喜事,却被楚璟然陷害是怀了别人的孩子;

     墙头草一样的父母,一会儿倒向盛音音,一会儿又倒向她,弄得全世界都知道盛家人见利忘本。

     好不容易等到楚家人松口让她进门,现在又多出来一对穷酸低贱的男女认亲,还控诉她不肯找亲生父母。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她要承受这么多?都怪盛音音,这个贱人故意把两人收买过来,送进家里做事,还让他们来这里胡闹!

     “盛音音,你就不怕遭报应吗?”盛童童赤红的双眼恶狠狠瞪向林止风,“你让他们到盛家当司机,当保姆,难道就是为了方便捉弄我?”

     “我让他们去盛家,是想让他们先确定你的身份,不要搞错了闹出笑话。”林止风看戏看得津津有味,语气都不免有些雀跃。

     她现在不担心自己的心思被人看穿。

     盛童童、盛家夫妇、楚璟然和楚家人,都在刚刚的大戏里露出了令人厌恶的本性,没有人替他们感到委屈。

     盛家夫妇甚至主动说出如何偏爱养女,养女又是怎么欺负原主,她这样对待盛童童,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出口恶气而已。

     况且她手里的报告可以证明,侯晓天和孙巧花确实是盛童童的亲生父母,认亲天经地义。

     “童童,妈妈最近每天起早贪黑照顾你,爸爸每天开车送你出去玩,都没有收盛家一分钱啊。你不过问工资薪酬,难道没想过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吗?”

     孙巧花的话里有话,让一名脾气火爆的名媛冷笑出声。

     “哼,她有什么好想的,不就是以为盛音音给她包全了吗?贪财贪到这种地步,难怪以前会跟骗子跑了。”

     “什么骗子?阿凯是骗子?”

     “你们还不知道?阿凯是捞金男,专门吊富婆为生,盛童童卷走的五千万都被骗光了。”

     “楚璟然真适合做生意吗?脑子这么不清楚,居然被盛童童卷钱。”

     “哈哈哈,所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他们身上的戏可真多。”

     名媛们完全不在乎谁能听见,都是出身豪门,谁怕谁。

     她们的话,让一些本来不感兴趣的商界大佬跟着有了想法,这些丑闻只是热闹,但脑子不清楚就是大问题。

     楚璟然刚刚诬陷云鸿渐,本来就让跟他有合作的人起了断交的心,现在他还要娶盛童童,谁还敢继续跟他合作下去。

     别到时候把自家公司的声誉都搞垮了,得不偿失。

     看到周围的人们眼神冷淡,楚璟然垂眸遮住了眼底狠厉,这一切都怪盛童童,他一定会让她活得生不如死!

     “咳咳。”

     一声轻咳打断了侯晓天和孙巧花的哭诉,众人回头看去,从不远处楼梯上走下来的,正是舒家老爷子舒明安。

     这位常年不露面的舒家老爷子舒明安一出现,所有人都停止了八卦,转身弯腰向他行礼问好。

     “唉,年纪大了,到点就想休息,耽误你们小年轻玩耍了吧。”

     舒明安眼神犀利,一点都看不见疲态,众人知道这是委婉送客,纷纷提出告辞。不少人都约好立刻转场,继续讨论刚刚看到的好戏。

     楚家夫妇和楚璟然一起走向舒明安,道歉客套了一阵,没有多看盛童童这个新儿媳妇一眼,匆匆离开了云家庄园。

     盛家夫妇早就不知所措,被程果领着先走出门,盛童童匆匆跟上去,身后还追着两个喋喋不休的亲生父母。

     而此时,林止风正跟谢哲川一起,被舒明安请到了私人待客厅,手里端着一杯香气扑鼻的热茶。

     “哲川,你这段时间调查楚璟然,又让小朵去传播什么阿凯的事,就是为了今天的好戏?”

     舒明安看得分明,联想到谢哲川最近的举动,还有什么不明白。

     “是,外公,给您添麻烦了。”谢哲川点点头,眼中满是歉意。

     林止风听到他的称呼,惊讶地挑起眉头,谢哲川的母亲明明是另一个家族的人,为什么会管舒明安叫外公?

     “抱歉,一直没告诉你,舒家是我亲生母亲的娘家,她在我半岁时去世,父亲另娶了妻子,是我现在的母亲。”

     谢哲川语气温和平静,显然是不再受这件伤心事的侵扰。

     他和现在的母亲关系很好,对外也没有宣扬过舒家的关系,到现在很多年轻一辈都不知道他的情况。

     “原来如此。”林止风了然地点了点头,难怪他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查清楚刘安妮的身份和动向。也难怪他能不着痕迹,宣扬出阿凯的真实身份。

     舒小朵活泼可爱,在圈子里很吃得开,有她帮忙,八卦当然传得飞快。

     “盛小姐,我最近注意了一下你公司的发展,再加上今天这件事......”

     舒明安顿了顿,忽然露出一个友好亲切的微笑。

     “我很看好你的能力,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哲川一起与刘安妮合作。她那边有不少适合你们公司发展的业务,跟她合作,你的公司会成长得非常迅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