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 > 530、萧铸到来!
最快更新我在豪门当夫人 !

    清晨冷飒走出昨晚暂住的帐篷,整个营地里的将士们已经在忙着每日例行的操练了。

     虽然现在是战时,但只要不真的开打傅凤城依然坚持让士兵们保持一定的训练量。

     冷飒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活动身体,手还没放下就看到不远处的地上蹲着一个人。走近了一些才看到竟然是萧轶然,“萧三少?你昨晚没回漓城?”

     萧轶然慢悠悠地回过头,满脸幽怨地望着她。

     冷飒难得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才仔细打量着他,“你……出什么事了吗?”萧轶然的脸有点肿,左边眼睛上还有个黑圈儿。但右边却干干净净的,由此可见应该不是黑眼圈。

     萧轶然站起身来,慢吞吞地道,“昨晚太黑…我、摔、的。”

     冷飒想了想昨晚的天色,点头道:“是挺黑的,以后走夜路小心点。”

     萧轶然表情麻木地点头,“小嫂子说得对,夜路走多了总会撞到鬼的。”

     “……”冷飒无语。

     傅凤城从外面走进来,距离两人还有十几步远就见萧轶然仿佛是被火烧了尾巴一样跳起来就跑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傅凤城微微挑眉,走到冷飒身边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冷飒摇摇头道,“没什么啊,你是不是打他了?”冷爷好歹也算半个外伤专家,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萧轶然脸上是被人揍的。

     不过萧轶然不肯说实话,她当然也乐得自在。不然如果萧轶然说了实话,让她帮着声讨傅凤城吧她不太乐意,跟着傅凤城助纣为虐吧又很破坏她的形象。

     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傅凤城淡定地道,“没有,只是切磋而已。我们以前也经常切磋,太久不练萧轶然退步了。”

     “哦。”冷飒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解释,“今天我们做什么?”

     傅凤城牵着她的手往里走,“我们得回城里去,今天萧三先生会到。”

     冷飒点点头,“那就走吧。”

     萧轶然和冷飒傅凤城一起回到了漓城,只是他们还是晚了一些,萧铸已经先一步到了。

     看到侄子脸上的伤,萧铸也只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多问什么。

     算来也有好些日子不见了,萧三先生自从不在被困于王府之中,日子过得显然十分不错。整个人看起来比当初在京城的时候更添了几分洒脱疏朗的气度,冷飒甚至觉得他还更加年轻了一些,依然是个中年帅大叔。

     “萧三先生。”傅凤城微微点头道。

     萧铸笑道,“傅少,别来无恙。”

     冷飒和萧轶然也连忙上前问了好,才将萧铸请到了傅凤城在指挥部的临时书房。

     这指挥部是临时征用漓城百姓的房屋,书房里自然没有什么书籍。只有一张宽大的桌子,桌子上还堆着各种文件,除此之外房间里就只有几把椅子了。

     门外的卫兵送了茶水进来又恭敬地退了出去,大家各自落座萧轶然看看萧铸又看看傅凤城才开口道,“傅大少,找我和三伯来西南到底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萧轶然有些郁闷,傅凤城气势汹汹地叫他来西南,却坚持要等萧铸来了才肯跟他谈正事。萧三少不得不相信卫长修说的话,他真的是个添头。

     萧铸也笑了,“我也想知道,傅少找我过来有什么指教?”

     傅凤城道,“指教不敢,萧先生请看。”

     傅凤城打开身后被锁住的柜子,从里面抽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萧铸。

     冷飒自然看得出来,这份文件正是自己从雍城带来给傅凤城的,外封相同内容不一样的文件傅凤城背后的柜子里还有好几分。

     萧铸伸手接过,只看了一眼文件袋封面上的几个落印神色就变得凝重起来。

     那文件袋的封口处分别盖着南六省,北四省,西北,以及军部和内阁五方的印记。由此可见,这里面的东西有多么的重要。

     不仅是萧铸,萧轶然也看到了,忍不住瞥了傅凤城和冷飒一眼没有说话。

     迟疑了一下,萧铸还是打开了文件袋从里面抽出了文件仔细阅读起来。

     傅凤城也不着急,靠着椅背一只手握着冷飒的手把玩着,平静地等待萧铸消化完文件里的内容。

     萧轶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凑过去和萧铸一起看。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凝重,一份文件只有薄薄几页其实并不算长,但萧铸却看了很长的时间。

     萧轶然看到一半就直接坐了回去,低着头神色凝重地发起呆来。

     不知过了多久,冷飒都有些昏昏欲睡了萧铸才将手里的文件放在了桌上。抬起头来望着傅凤城道,“这是真的?”

     傅凤城点头道,“自然,若不是如此怎敢劳烦萧先生千里迢迢地来这一趟?”

     萧铸沉声道,“我听说龙啸几个人之前去了一趟雍城,就是为了这件事?这是谁提议的?”

     傅凤城和冷飒对视了一眼,这位虽然当了十几年无权无势连自由都没有的亲王,但消息依然不是一般地灵通。

     傅凤城沉吟了一下道,“龙钺,宋朗还有我。”

     萧铸手指在文件袋上轻轻敲了敲,笑道,“后生可畏啊。”

     傅凤城摇头,“不敢,我们只是提出了一个初步的构想,这份文件还是出自母亲和龙督军几位长辈之手。”

     萧铸笑了笑,摇头道,“我是不知道你们还有其他什么计划,但是这份文件…不像他们的风格。无论是傅政还是龙啸,大概都办不出来这样的事儿。”

     “……”没错,这份计划其实出自傅大少。

     那几位大佬聚在雍城只是为了讨论这些计划的可能性,以及会造成什么影响安夏能否承受可能造成的后果,还有就是查漏补缺罢了。

     同样的,关系到西北的战略计划也是由宋朗和龙钺制定的。

     傅凤城也不辩解,只是问道:“萧先生觉得这个计划可行么?”

     萧铸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沉声道,“可行,非常可行。”

     傅凤城似乎也稍稍松了口气,点头道,“那就有劳萧三先生了。”

     萧轶然听着两人的对话,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你们能不能别表现的这么淡定?现在是在讨论攸关国家兴亡的大事啊喂!关键是,为什么不只傅凤城和三伯,就连小嫂子也表现的那么淡定?

     冷飒并不是表现淡定,而是在之前从西北到雍城,再到那几天的会议中早就被震惊到麻木了。

     萧铸一贯从容的神色难得有些复杂,好一会儿他才站起身来连桌上的文件袋一起拿走了,“我要关于尼罗的全部资料。”

     傅凤城显然早有准备,“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就让人给萧先生送去。”

     萧铸走了萧轶然也顾不得贫嘴连忙跟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傅凤城和冷飒两人了。

     傅凤城低头望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冷飒,伸手搂住她轻声问道,“夫人害怕吗?”

     冷飒思索了一会儿,才含笑答道:“有什么可怕的?”

     傅凤城也低笑了一声,将额头贴着她的额头,确实没什么可怕的。

     之后几天萧轶然都绕着傅凤城走,仿佛傅大少是什么妖魔鬼怪一般,冷飒认为他可能是被傅凤城给打怕了。

     四天后,萧铸带着萧轶然起身离开了漓城不知所踪,跟着他们一起离开的还有飞云会会首商绯云。

     萧铸和萧轶然离开两天后,对岸的尼罗军终于朝着这边发起了进攻。

     尼罗人会先发起攻击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十七军团自从进入安夏之后一仗都没有打过,已经让尼罗国内高层特别是国王十分不满了。第二是经过了这些日子,尼罗人已经暗中准备好了渡江的船和木筏,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尼罗人选了个半夜的时间悄然渡河妄图发动袭击。

     这一轮只是个试探性的攻击,然而安夏士兵并没有尼罗人以为的那么懈怠,渡江的木筏还在江心对岸的时候安夏士兵就已经发现了。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夜战就此展开,一直打到了将近黎明才结束。

     双方各有损失,但总的来说还是尼罗人损失更多一些,毕竟他们才是进攻的一方。但双方也都心知肚明,这只是一个试探,这种程度的损伤完全无损根本。

     不管怎么说既然打过了往后就不能消停了,原本驻扎在漓城外面休整的部队也全部都拉到了江边驻防,沿江的警戒也更严了,往日宁静的若河两岸已经有了剑拔弩张之势。

     全军都驻扎到了江边,傅凤城的指挥部自然也跟着移到了军中。

     傅凤城不在冷飒也懒得在城里待着,便也跟着傅凤城一起去了军中。

     每天傅凤城都十分忙碌,倒是冷飒就要清闲很多了。闲来无事,冷飒便每天带着苏泽去外面晃悠。

     傅钰城被丢在了西北,在傅大少的示意下苏泽现在几乎成了冷飒的专属副官。

     若河两岸有很多山,其中还有不少都十分有名。

     冷飒今天来爬的这座山也是驻守在附近的南六省将士极力推荐的好地方,据说这山上不仅景色秀美,还有许多漂亮的小动物。

     冷飒慢悠悠地在前面往山上爬,苏泽带着几个人在后面跟着。苏泽觉得跟着少夫人其实也挺不错的,虽然有的时候忙得能累死,但不忙的时候还是很悠闲轻松的。

     关键是少夫人比大少会享受,他也能跟着沾点光。

     这山上果然很不错,虽然已经是深秋山上却依然郁郁葱葱,沿途还有不少野生的花儿。冷飒甚至还看到了过两只孔雀,可惜他们一来就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大家的体力都很不错,一路爬到山顶依然还是呼吸平顺没有半分吃力的样子。

     冷飒心满意足地站在山顶眺望,虽然没有一览众山小的雄壮,但一眼望去也是青山苍翠,秀丽如画啊。

     站在山顶向下眺望远处的若河良久,冷飒渐渐地蹙起了眉头开始思索着什么。

     苏泽见状忍不住问道,“少夫人,有什么问题吗?”

     冷飒指了指远处,“那里是尼罗人的营地?”

     苏泽看了一眼点头道,“是啊。”这座山挺高的,尼罗人的营地距离江边也不算远,站在山顶隐约能看到。

     冷飒朝他伸出手,问道,“带地图了吗?”

     苏泽摇头,地形图可是稀缺品以及军用物资,谁会出来爬山还带着啊。

     冷飒无奈,“纸和笔。”

     这个苏副官倒是带了。

     掏出随身的笔和一个笔记本递给冷飒,冷飒打开笔记本翻了一页空白就开始画了起来,苏泽低头一看发现少夫人画的好像是漓城一带的地图。

     冷飒画图的速度很快,不过片刻间就大致划了出来,甚至还他们所在的这座山的位置做了个标记。

     只是苏泽表示不太明白,“这有什么用处?”

     冷飒道:“没什么用处啊,研究一下。”

     “比如?”

     冷飒拿着笔比划着,“咱们现在所在的这座山距离营地不到十里,在这里不仅能看到尼罗人的驻地,也能看到我们的驻地。”

     苏泽道,“少夫人是怕尼罗人来这里窥视我们的机密吗?不用担心,这山上早就派了人驻守的。”

     冷飒摇摇头,用钢笔指着山的另一边,道,“如果我是尼罗人,在跟安夏人硬碰硬无法快速取胜又不想继续僵持的情况下,我会选择设法悄无声息地拿下这里,然后…让一部分的兵马牵制住江边的驻军,大部队从上游渡江。有这座山阻挡,尼罗人很可能悄无声息地顺利过江,然后从这座山西边绕道而行,绕到漓城后方。”

     苏泽道:“少夫人确定尼罗人这样做不是自投罗网吗?”

     冷飒眨了眨眼睛,“那得看你觉得谁才是网了。尼罗十七军团据说有二十万人,就算没有全来…我们有多少人?”

     苏泽一时间脸色也有些难看了,“我让人传信给大少,加强这一带的防守。”

     虽然如此但苏泽倒也并不十分着急,尼罗人想要悄无声息地控制这座山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身后的人吩咐了几句,两个卫兵朝冷飒敬了个便转身下山去了。

     冷飒也不再看江对岸的尼罗人营地,转身道,“咱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苏泽点头跟上,一行人才刚转过一个山坳,就听到山林中传来了一声闷响。

     声音虽然有些沉闷,但在场的都是熟悉枪的人,自然能听得出来那是枪声。

     一瞬间苏泽只觉得冷汗从背脊滑落。

     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一更。明天继续加油!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