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 繁华的背面
最快更新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

    十年前的纽约是繁华的,灯红酒绿浮夸四溢;十年前的纽约也是疯狂的,污水横流颓废遍地。

     或许只是隔了那么一条街,所谓的“上流”与更多的“不入流”便显得界限分明。

     缩在废纸壳堆中越过头顶上杂乱交错的霓虹灯牌,一边嗅着地沟里散发出来的恶臭、一边仰望近在咫尺的高楼大厦,绝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

     当大把大把的美金与随处可见的流浪汉交错在了一起,荒诞便不再是作家笔下才能出现的臆想,而是摆在眼前的现实。

     而就在这样一座疯了一般向前迈进的荒谬都市深处,那个年代,刚刚才算是摆脱了盖勒特·格林沃德所留下的大部分不良影响的美国魔法界,其实是与纽约的麻瓜世界还有所脱节的。

     “……那个时候,魔法国会那边其实还没有太多的余力去关注麻鸡……噢,你们英国是叫‘麻瓜’来着?总之,要不是在很多细节上察觉到了那些麻瓜儿童失踪案可能与那个案子有关,国会那边是没打算深入调查的。不过既然有了并案的可能性,事关黑巫师的出没,国会还是立刻就行动了起来——当时我们小队,就是负责对国会的傲罗给予协助的。”

     说得这么详细,不知不觉间,约翰仿佛也渐渐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夜晚。在纽约街头那霓虹闪烁的十字路口边,他与一名同伴就跟在一支五人傲罗小队后头,开始就那个可能波及了弟弟布鲁克斯的命案展开调查……

     “两位请跟紧些……因为需要避免惊动了什么,我们这趟行动不能使用麻瓜驱逐咒。而且,或许还要和一些麻鸡打交道——犯罪者的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大多选择的都是那些麻鸡流浪汉中的儿童,这样的目标既容易下手,一旦得手也很难被人察觉。像之前那种杀害一整个家庭的掳劫方式,反而是偶然情况。”

     走在前方的那名傲罗副队长有点儿絮絮叨叨的,不过倒是显得颇为从容,似乎对这种办案方式已经很习惯了。此时身着麻鸡便服的他们,走在街上可一点儿都不像是一队与麻鸡警员相对应的傲罗,反而更像是几个嘻嘻哈哈的街头混混。

     不过在跟着对方经过一个黑黢黢的巷子口时,约翰却见那名副队长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而后才抬了抬下巴冲着巷口那堵花花绿绿的墙面示意了一下道:

     “看见那些涂鸦了吗?左下角那个带血尖牙咬穿了金币的图案就说明了,今晚那帮吸血鬼在华尔街有聚会——那些家伙和一些麻鸡的地下帮派有联系,时常会组织聚会。原本来说,这次的案件从它们那里套点情报也是可以的,只不过嘛……嘿,上个月才刚逮了几个不太安分家伙的进去充指标,现在去找他们就不太合适了,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还要被那些尖牙佬阴一把!”

     他边说边往前走,晃晃悠悠脚步凌乱,可轻佻浮夸的表面之下,却是隐藏着久经磨砺的谨慎与老辣。

     这个年代的美国傲罗,是踩着前几十年那混乱局势的尾巴一路走过来的,实力与能力全都还算相当出色。反而如约翰与他身侧的那名研究所同伴,虽然在魔法实力上甚至还要超出这五名傲罗些许,像这种经验就要相对单薄得多了。

     好在,能被允许前来参与这趟任务的他们俩,起码都可以说是聪明人。此时此刻该做什么,两人心里都很清楚。

     “所以说呢?”当时还算年轻的约翰笑了笑,随口追问道,“那现在我们是去找谁?”

     “自然是狼人了。”那名副队长耸了耸肩道,“想必两位也是知道的,很多狼人其实都并不能随心所欲地变身,而在人类形态下,有些甚至还反而显得瘦弱不堪——原本也都是普通人,不是吗?而这种狼人,平时基本就和麻鸡混在一起生活,所以比起那些老是管不住嘴的尖牙佬来,他们与麻鸡其实反而混得还不错……哦,这边。”

     说着说着,对方忽然伸手拽了约翰一把,引着两人与其他队友一道拐了个弯,朝着不远处的另一个街口走了过去。

     这条街道比起外面的主干道来其实要狭窄很多,不过因为人流不少,反而一下子还显得更加热闹了起来。

     眼下的纽约实际上还正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可是这条街上却因为有各种各样的棚盖和店招灯箱遮掩,走在其中,一时间约翰还以为雨停了。

     周围变得吵嚷了起来。

     “嘿!老威廉在哪儿!”

     冷不丁的,约翰便见到副队长忽然斜跨了几步,挤开人群凑到了一边的一家店铺门口,扯开嗓子冲着里头大声地嚷嚷了起来。

     “威廉?那边那边,酒吧,前些天新开的那家——”

     大概是互相认识,又或者不是——约翰不大能确定。不过对方显然已经问到了想要找的那人的具体所在,又听得对方胡乱道了声谢之后,便重新挤过人流走到了约翰身旁。

     “知道地方了,走吧!”

     “哦。”

     约翰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看着对方说完就继续往前走去,他想了想便也耸了耸肩,然后迈开大步跟了上去。

     “约翰,说起来,布鲁克斯逃学的原因现在弄清楚了没有?”身侧,这次被分派与他一起跟着这个小队行动的同伴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这街上确实太闹腾了,嘈杂之间,一时还没能听清对方问的啥。在让同伴重复了一遍以后,约翰才摇了摇头,略微皱着眉道:

     “虽然我也和布鲁克斯有段时间没见面了,可据我所知,以他的性格其实应该不至于会冲动行事。这一回一开学就逃学,多半是有什么原因的。”

     在与同伴这么说了一句以后,他却又暗自一阵嘀咕——另一个逃学的是提娅那小姑娘,说不定布鲁克斯逃学就是和她有关?

     然而,作为姑且对这两个孩子都还算了解的约翰,当时倒也并没有想得太远。因为就他的了解,两人往日似乎就并没有太多的交情,如此想来反而更像是一个巧合了。

     不再多想,约翰与同伴一起很快就跟上了傲罗,匆匆往那目的地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