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七百二十章 奇葩
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 !
    说句实话,这位渺渺真仙的性格,不但让辩积长老和颐玦叹为观止,就连来自地球界的冯君也颇为惊讶:还有这么不着调的修仙者?
     他和大佬都比较苟,但是这么做的修仙者并不少,该低调的时候就猥琐发育,事到临头躲不过的话,也敢玩命搏一把——至不济他们也敢逃跑。
     可是这渺渺真仙连逃跑的胆子都没有,七情道去了两个真仙,就把人带回来了。
     然而千重和轩辕不器则是没有觉得有多么意外,都是分神真君了,什么事情没有见过?
     轩辕不器甚至表示,这种货色……你就直接告诉他,需要他做什么,他不敢玩花样。
     渺渺真仙对于推演假死丹,还是有点抵触的,哪怕他知道,辩积长老不但请到了颐玦,还找到了红得发紫的白砾滩冯山主帮忙,他依旧口头上表示,不是很看好这个丹药的研发。
     让冯君很无奈的是,这厮就是口头上说一说,没有实际的反对和抗拒行为,而他又不能将其视为真正的“俘虏”,不能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所幸的是,当渺渺真仙知道白砾滩还有一个轩辕家的真君,而这真君还跟冯君关系不错之后,马上就老实多了——有的人还真就是天生的贱皮子,哪怕修仙了都改不过来。
     不过就算他有所改变,愿意积极配合,对于假死丹的路线之争,还是又持续了十天。
     在这个过程中,渺渺真仙一开始是不愿意参与讨论的,只是客观地讲述自己推演到的东西,但是到了后来,冯君、颐玦和辩积讨论得很激烈,他也就逐渐加入了。
     随着探讨的深入,冯君不得不承认,渺渺真仙虽然像是个混混,活得有一天算一天,但是这家伙的知识,真不是一般的渊博,而且还有相当的深度。
     不愧是同时被颐玦和辩积看入眼的,如果生活和修炼的态度更端正一点,在天琴也能成为一个响亮的字号。
     所以他忍不住要感叹一声,“以你的才情,如果不那么挥霍,没准现在已经出窍了。”
     渺渺真仙只怕修为高的,不怕潜力大的,闻言忍不住怼他,“挥霍?等你比我高一个大境界,再这么跟我说话也不迟……现在是我比你高一个大境界。”
     冯君没有理他,知道这货就是人来疯的性子,越理他就越折腾,不理会,他就没劲儿了。
     不过渺渺真仙似乎因此对他有点小看法,十天头上,果断建议选择颐玦提供的材料方向。
     冯君倒也无所谓,公议出来的结果,愿赌服输,顺着颐玦的意思走,也不丢人。
     其实他心里还有一个小九九:走持续维持能量的路子,那是偏向地球思维的方案,如果在颐玦建议的方向上学到了新的知识,能开拓他的眼界不说,有些知识和逻辑也能反哺地球。
     不过关于这个丹药的研发,就是一条漫长的道路了,三五年之内未必能建功。
     镜灵很想帮一帮冯君,但是非常遗憾,它对丹药炼制是真正的一窍不通,想一想也知道,身为古器的天生精灵,它需要什么丹药?
     守护者比它稍微强一点,但也仅是强那么一点,炼制丹药的思路和环节,它都给不出什么像样的建议,唯一能做的就是推导出炼丹材料和步骤之后,它推演验证一下假死的效果。
     然而就算这验证,可靠程度都相当令人堪忧,因为地球和天琴位面相差不少,很多炼丹材料,地球这边根本就没有,它还得跟冯君要相关数据,这种情况下,谁敢无条件相信它?
     至于镜灵,就只能老老实实炼制法宝了,反正推演那丸药又没极灵可赚,它何苦来哉?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冯君基本就待在白砾滩了,除了推演丹药,偶尔炼制一两件法宝,再有就是帮人推演一下晋阶或者疗伤,日子过得充实无比。
     这天阵道来人了,给冯君带来了一批中灵——能量转换阵开始售卖,这是阵道给他分红。
     除了分红之外,阵道还带来了两个阵法,希望他能帮着改良一下。
     分红只给中灵……小气成这样,还指望我帮你改阵法?冯君直接就婉拒了,“不好意思,最近忙着帮辩积前辈推演丹药,还要炼制法宝和解决诸道友的自身问题,实在是分身乏术。”
     辩积是“前辈”吗?也许吧,但是他有很久没有这么叫过了。
     阵道来人肯定不想得到这么个结果,然而……最近半年冯君在做什么,这瞒不了别人。
     而且丹道的辩积长老……虽然确实古怪了一点,但是阵道的点睛长老很推崇他。
     反正阵道虽然被婉拒了,来人肯定不会轻易撤走,少不得就在白砾滩开个房——寻个住处住下,以等待机会。
     这么操作的人,真的太多了,就不说炼器道有人等着冯君指点炼器,太虚门还有人等着呢,为的是卖灵石矿给冯君!
     太虚门这事儿,听起来就特别不仙侠——自家的灵石矿,上杆子卖给外人?
     不过再不仙侠,事情也是客观发生了,太虚门此前就允诺了,而且他们有自己的考量。
     其他等的人也多了——金乌还有下派,想要让冯君去集体推演一下,一如帮助赤凤派。
     冯君拒绝了阵道的要求,回来继续推演,不过大佬忍不住了,“这都半年了,颐玦的那些下界,咱们还去不去了?”
     “前辈,我得有那个时间啊,”冯君也实在是无奈了,“你都看到了,这么多人盯着我,想走……走得了吗?”
     “可是我的出窍丹……不知道又会便宜了谁,”大佬真是没有肉体,否则铁定是满嘴燎泡,它也知道,冯君现在最在意的是出窍丹,所以才会拿此说事——凝婴丹的诱惑力不够了!
     要说冯君现在只是金丹六层,凝婴丹的诱惑会很大,但是有些人……不能以常情度之!
     颐玦连出窍丹都不在意,冯君会在意凝婴丹吗?
     大佬此前对秘藏的态度,确实是漫不经心,反正它藏得够多。
     但是当它发现,自己的秘藏各种各样出事的时候,那真的坐不住了——阴魂寻宝蛇也就算了,连界域都开始打主意了。
     扛不住,真的一点都扛不住了。
     “不过就是点极灵罢了,我真的走不开,”冯君无奈地表示,“大不了回头帮你寻一点极灵……我是不是有点飘了?”
     “你飘没飘我不知道,可我不会把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大佬出奇地冷静,“我信得过你,但是无功不受禄,我更希望凭借自己的资源恢复……而不是承担太多的因果。”
     “你果然是把我看成你的因果了,”冯君笑一笑,但是他的心情,远没有表面上看得那么轻松——成为大能的因果,他真不知道自己该荣幸,还是该沮丧,“因果”两个字太重了。
     就在这时,一股刺鼻的气味从远处飘来,下一刻,辩积长老出现在他面前,一脸便秘的表情,“虫族世界通道口,发出了召集令……那边出现了修者大规模伤亡事件。”
     “我就知道有这么个时候!”冯君一拍额头,无奈地发话,“召集你去吗?”
     “没有强行召集我去,”辩积长老便秘的表情,越发地严重了,“说是要让我劝你去。”
     “劝我去做什么!”冯君一脸的不高兴,虽然他猜到了这个结果,但是这个逻辑,总感觉不那么对,“你才最擅长救治,也许……是他们知道你在我这里?”
     “对我没有强行要求,”辩积长老面无表情地回答,他也觉得自己的救治水平够高,可是道里更看重冯君,他心里也觉得这个决定没错,但是情感上总有点接受不了。
     他郁郁地表示,“你推演比我强……那是未知伤害,你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冯君抬起手来,又是狠狠一拍额头,“真不想去……你的推演也很厉害。”
     “我的推演当然厉害,”辩积长老冷哼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苦笑,“但是我更知道,推演能力比你差多了,都合作半年了,谁不知道谁呀。”
     “可是……”冯君想一想,“我还要继续推演假死丹呢。”
     “留下我,一样能推演,”辩积长老的脸沉了下来,“咱不带这么小看人的。”
     两人的谈论,引来了别人旁观,其中就有颐玦。
     听到最后,颐玦很干脆地表示,“那就走一趟呗,反正假死丹的事,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结果,让辩积长老他们慢慢推演就是了。”
     辩积长老的脸顿时就拉得好长——这些搞技术的人,真特么的不会说话,你的情商呢?
     冯君看一看偌大的白砾滩,觉得自己就这么离开,实在有点不合适,“得有个人值守。”
     “不器大君值守就挺好,”千重瞬间就闪现在他的面前,笑着发话,“他是分神真君,比我们这些元婴强多了。”
     “前辈你够了,”轩辕不器也瞬闪而至,“我只是分神,您可是合体啊,前辈……不带这么挤兑人的!”
     辩积长老顿时就风中凌乱了——我就去了,白砾滩还有合体大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