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七百一十九章 悬赏拿人
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 !

    冯君到最后也没有搞清楚,到底辩积长老是噩梦,还是渺渺真仙是噩梦。

     不过这也无所谓,他更关心的是,“渺渺真仙很难请动吗?”

     “那个人……太古怪,”辩积长老郁闷地回答,“我也知道他精擅推演,曾经想找他来帮忙,但是那厮根本就不见我,估计还记恨着以前的事吧。”

     颐玦的评价,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渺渺真仙精擅茶道,我们曾经在画道偶遇,很是交换了一些对推演的看法,他还送了我二两灵雾九转悟道茶,感觉也不那么小气。”

     辩积长老闻言,忍不住出声吐槽,“你送给他的礼物,应该更贵吧?”

     “我送了,但是他没有要,”颐玦很耿直地回答,“他说已经有了……我也没再送。”

     若是搁给别人,送礼物的时候,对方表示已经有了,十有八九会再换种礼物,但是颐玦不一样,你有了我就不再送了,以免给对方错误信息,觉得自己死气白咧要送。

     冯君沉吟一下发问,“请他过来推演,估计是个什么费用?”

     “这个我真不知道,”颐玦摇摇头,不过她总擅长把复杂事情变简单,“我找人知会他一声,让他开个价,合适就来白砾滩。”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三天之后渺渺真仙的答复来了,“时日无多,正在享受人生……干活不要找我,吃喝玩乐还可以。”

     “咦?”颐玦闻言大怒,“这人还真是莫名其妙……当初还说有事记得联系。”

     “就是这么个人,”辩积长老倒是很淡定,“说变就变,刚承认的事情,转头就能变……若不是我推演过,简直会以为他有双魂症。”

     双魂症就是地球界说的精神分裂,说的更精确一点,叫做多重人格。

     不会是被人夺舍了吧?冯君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转念一想,茶酒道虽然不太着调,可这位的行为这么异常,不可能没人调查过吧?

     所以,应该就是这人做事的风格了,他做出了判断,然后就去找轩辕不器,希望能借用轩辕家的力量,彻查一下此人的名声。

     至于说请大君帮忙要付出什么?什么都不需要——真以为上次那颗凝婴丹是白得的?

     事实证明,轩辕不器做事很靠谱,冯君才去找他,他已经把渺渺真仙的相关资料拿了出来,相关的大事都有记录,甚至连曾经欠过辩积长老八十灵石都记录了。

     要不说虎死不倒威,曾经的第一家族真不是吹出来的,冯君也没有找错帮手。

     至于说渺渺真仙这人,真的是有点奇葩,做事特别随性,有灵石就造了,大多时候是赤贫的,生活极其地……浪荡不羁。

     他一生有两个喜好:茶和女人,但是这人其实天才得很,精通的杂项特别多。

     推演只是他的一个小爱好,事实上他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而且都专精到了相当的程度。

     正因为精通的杂项多,每当他想要晋阶却又匮乏资源之时,总有仰慕他的坤修慷慨解囊。

     所以这人能安稳活到现在,而且还能到达元婴六层,也是令人啧啧称奇,甚至他在茶酒道里,都属于传说级别的存在——从来不规划生活,但总能一步步走下去,这才是大逍遥。

     “这不就是……”冯君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人了,索性把资料拿给颐玦看,“该怎么对付他,你说吧。”

     颐玦看了也颇为无语,“修者中竟然有这样的存在……随便你安排他吧,我不管了。”

     冯君想了想,还是找到辩积长老,将资料递给他,“我建议……你在白砾滩挂悬赏吧。”

     “比我想的还要无赖,”辩积长老看完资料后,也是有点感叹,然后却又问,“挂什么悬赏……我是说以什么理由?”

     “他欠你灵石啊,”冯君一摊双手,直勾勾地看着他,“那八十灵石,你忘记了?”

     “他还了啊,”辩积长老奇怪地看着他,“我明明告诉过你的。”

     “他还差你利息,”冯君一本正经地回答,“这么多年下来,不是个小数字。”

     “这还真是,”辩积长老点点头,不过紧接着,他又有点为难,“可是要利息这事……”

     修者间一般是耻于斤斤计较的,要利息这种事更是罕见,散修里倒是有人放高利贷,但是对于宗门修者来说,那都是见不得光的龌龊事。

     “没事,这个人胆子不大,”冯君非常确定地表示,“他的生活那么精彩,不会有鱼死网破的打算……有些人就是不能给他好脸色,其实穷成他这样,找帮手都不容易。”

     辩积长老思索一下,决定听从他的劝告,“那好吧,我悬赏……该出多少灵石?”

     “灵石的事儿不用你操心了,”冯君非常干脆地表示,“我只要你出头,有那么个名义,其他的都交给我就是了。”

     不是他小看那个渺渺真仙,只看那资料,就知道这人绝对好拿捏,哪怕顶着宗门修者的光环,所以他只打算出一百上灵。

     有些人有个性,那是实力使然,比如说点睛长老;有些人则是纯粹随波逐流。

     悬赏才挂出去,就有两拨人要接,一拨是七情道的——他们的法宝还在测试中。

     另一拨更是老熟人,玄水门的藏菁长老,她听说渺渺真仙驳了颐玦的面子,就要去帮她出口气,不过冯君劝阻了她,说这个人在男女关系方面名声不好,你何必给自家抹黑?

     至于其他家族修者?还真没人关注这个悬赏,发悬赏和被悬赏的都是宗门修者,你说你悬赏的金额高一点也行,区区一百上灵,磕碜谁呢?

     五天之后,七情道的两名真仙将渺渺真仙带到了白砾滩。

     渺渺真仙的相貌还可以,遗憾的是脸上有老大的一个疤,按说到了元婴期,祛除疤痕不是多难的操作,不过轩辕不器的资料中显示,这是被一名爱过他的坤修所伤。

     坤修只是金丹,想要跟他天长日久,可是渺渺真仙习惯到处浪了,憋了一段时间之后故态复萌,一走就是十来八年,而且屡教不改。

     反正就是因爱成恨的桥段,坤修家里也是有能量的,伤他的时候使用了特殊手段,想的就是毁掉他的脸,治不好的话,就只能老实待在家里了。

     渺渺真仙大怒,借此跟她分手,倒也没有报复什么的,就是一别两宽。

     来到白砾滩,见到辩积长老的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热情地打了一个招呼。

     “辩积道兄,你要找我,直接跟我说就好,何必还花灵石找人?我跟这两位兄台商量好了,把一百上灵的悬赏分了,他俩也同意了,所以我没有抵抗就来了……你不生气吧?”

     “为你生气,犯得着吗?”辩积长老没好气地反问一句,“我也去找过你,你见我了吗?”

     他心里其实非常清楚,就算自己拿出一百上灵求见,估计也见不到这厮——别看这是个穷哔,但还喜欢装哔,送颐玦的那二两茶叶,差不多也值个几十上灵。

     正经是一百上灵悬赏,有人穷凶极恶地猎赏,这厮就怕了,不敢不出来。

     “当时我是真有事,”渺渺真仙笑眯眯地解释一句,然后出声发问,“不过道兄,几十灵石你还要算利息,这可做得没啥长老风范,容易被人笑话。”

     辩积长老看一眼那两位押送他来的真仙,“两位道友,把他拉出去,一个耳光算一上灵……这活儿你们接吗?”

     “这个,不太好吧?”一名真仙有点犹豫,“怎么也都是宗门修者,可周围主要是家族修者,咱们要维护体面……最少得五上灵。”

     “得,算我错了,”渺渺真仙马上认栽,他生活浪荡,但是面子还是要的,“您就说吧,我该赔多少利息,提前说一声,多了我可赔不起。”

     “多了赔不起,那就出劳力顶账,”辩积长老也意识到了,对这货就不能给好脸色,“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不过欠债不还……我有很多对付你的手段。”

     “是推演假死丹吗?”渺渺真仙的脑瓜绝对够用,他的脸色有点怪异,“道兄,不是我敷衍你,而是你想的那些东西,绝对行不通的……我若推演不出来,你可不能怪我。”

     “一定能推演出来的,”一个声音蓦地响起,然后颐玦出现在他的面前,表情也有点怪异,“渺渺道友的大驾,还真的是很难请啊。”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渺渺真仙抬手一拍额头,郁闷地发话,“颐玦道友,上次论道,咱们谈得还不错吧,你怎么也对我这个样子?”

     送灵茶之类的话,他不会说的,把这点小事挂在嘴上,不符合他的人设。

     “你这记性我就很佩服,”颐玦冷冷地发话,“前一阵还邀你前来,你拒绝得叫个痛快……现在为了几十上灵就能来一趟?”

     渺渺真仙听到这话,脸上也难免讪讪,当初他送灵茶,心里也有点别的心思,结果他推了一下还礼,人家就没下文了,他也就知道,这天之娇女,自己高攀不上,所以再没指望。

     “这个……当时是真的有事,对了,你也是要推演假死丹吗?”

     (更新到,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