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数据修仙 > 第两千七百一十八章 谁是噩梦
最快更新大数据修仙 !

    千重望向庄园的一刻,冯君正在跟颐玦争辩——两人在假死丹的推演上,出现了分歧。

     这是两人难得地发生分歧,不过各自都坚持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分歧很简单,但也很根本:冯君认为炼制手段最重要,而颐玦认为选材才是关键。

     具体来说,冯君认为假死丹不能是一次性服用,然后就不管了,因为修者想要维持假死状态,短期内可能可以,长期的话根本不现实,更别说三五千年这种超长期限了。

     地球界目前计划操作的冷冻人方案,百分百要有长期能量的支持,本来正冰冻着呢,然后停电了……这是救人的方案,还是杀人的方案?

     搁在修仙界,就算双方的世界规则不同,维持假死状态,难道就不需要能量了?

     而颐玦就不这么认为,她认为选材才是最关键的,选对材料了,就算维持假死状态依旧需要能量,但那就是枝节末梢了,甚至不排除不需要能量的可能。

     她的建议当然也有事实支撑,就比如说能量石,在虫族世界里,深埋在地下的能量石可以存在数十万年之久,但是拿到天琴位面,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动烟消云散。

     一个是注重事物发展的能量合理性,一个是强调规则的特性,这是根本的冲突。

     更坑的是,没有人能给他俩做裁判,辩积长老倒是在场,他俩关注重点的差异,他都非常明白——假死状态有可能需要定期维护,但是选对材料的话,一劳永逸的可能也客观存在。

     所以他只能表示:你俩继续,我就听听。

     至于说分开推演,都测试一遍?别逗……研究方向就错了的话,只能越错越远。

     主要原因还是这个假死丹的研制会消耗很长时间,只推演一种方案,都可能用去太长的时间,两人都认为,一开始就把方向定下来比较合理。

     其实还有一点也很关键,跟能量转换阵不同的是,辩积长老并没有研发出假死丹的样品,如果真有样品出来,哪怕是完成度很低,冯君和颐玦帮着推演完善,也不会太费事。

     而更糟糕的是,辩积长老在两个方向上都做过一定的尝试,方案多达数万种……

     所以听到冯君和颐玦的争辩,他别说插话了,简直恨不得掩面而逃——原来在我没注意到的地方,还有这么大的原则性问题。

     两人争执到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谁也说服不了谁,别看颐玦的性子恬淡,对上冯君更是很好说话,可是涉及到技术领域,她要是叫起真来,谁都不可能说服她。

     这也亏得是对上了冯君,要是换个别人,她没准就使用物理手段说服了。

     说着说着,天色就暗了下来,冯君提出一个建议,“千重前辈回来了,要不问一问她?”

     颐玦的意识深处,有点不待见千重,“那就顺便问一问轩辕不器吧,集思广益嘛。”

     轩辕不器又不擅长推演,冯君很想这么回一句,两人这两天吵得……真有点虚火上头,不过最终他还是笑着点点头,“也好。”

     两位真君已经感知到那俩在聊自己了,对于被找上门来,也没有多少意外,不过听说两人推演的事情,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居然想研究这么逆天的丸药?

     轩辕不器对这一套不怎么拿手,但是千重并不含糊,问了一些问题之后,就上手推演。

     她这一推演,直接就从傍晚推到了天亮,其他人也不敢惊扰她。

     总算是天亮没多久,她就停了下来,然后很歉然地表示,“帮你俩拿不了主意,感觉两个方向都有希望,但是希望也都不大。”

     都有希望……这话还真不是废话,炼制丹药又不是非此即彼,殊途同归也很正常。

     冯君和颐玦也有这种认识,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表示,“前辈你选一种吧。”

     千重的性子一向淡薄,二选一的事情,她才不会去做,这两人随便哪一个都不好得罪,她倒是可以选择支持冯君,但是这一场争执过后,这俩又和好了,她岂不是枉做小人?

     于是她出声建议,“要不两者并重吧,也是稳妥之举。”

     鬼的稳妥之举!冯君和颐玦闻言,齐齐翻个白眼,如果能这么操作,我俩至于吵好几天?

     这时,轩辕不器蓦地出声,“既然争执不下,为何不再找一个推演高手来?”

     “你傻了吧?”千重差一点跳起来,自打意识到冯君的气运也很惊人之后,她恨不得所有人都忽略了白砾滩,这时候再找推演高手来,是想分润气运吗?

     不过她马上就意识到,自己此举是冲动了,于是赶紧掩饰,“棋道修者挑衅过冯山主。”

     “我没有说找棋道的人,”轩辕不器轻咳一声,“上古熊家那位……其实也擅长推演。”

     “他不行,”千重很干脆地摇头,其实这跟行不行没有关系,问题是熊家跟轩辕家交好,她上次却是跟着冯君找上了门去,算是潜在的对手,她可不想面对轩辕和熊家一打二。

     她本来不想做解释,发现冯君若有所思地看过来,她才又补充两句,“让他调查真凶尚未得出结论,这种明明可以有所作为的事情上,反倒欠他人情?”

     按说她这话并没有说错,冯君也是这么想的,然而,这几天他跟颐玦的辩论虽然激烈,但也不是没有任何收获,两人基本上理清了两条路线的大致发展方向。

     没错,如果不是存心抬杠,“道理越辩越明”是大概率事件。

     正是因为如此,冯君知道想推演出这样的丹药,会消耗多么大的资源,时间成本也很高。

     也就是说,除非他对这个丹药兴趣不大,否则必须尽量争取更多的支持,请一名真君帮忙推演一下,也不是不能考虑的。

     熊家的真君……冯君当然不待见,不过将功赎罪的话,费用应该比较低吧?

     所以他对千重这话没什么反应,反而是看向了颐玦,“你有什么想法?”

     颐玦目光茫然,沉默了大约十来秒,才沉声发话,“若是说推演,我知道有一人,精擅时空因果的推演,不过修为不高,元婴中阶而已,而且很难说动。”

     轩辕不器和千重又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吭气,心中也生出一丝担忧来。

     冯君怔了一怔,才出声回答,“若是跟仙子关系不好,那就不用考虑了。”

     为了推演这丸药,他可以暂时谅解自己的仇家,不过他不想让颐玦受半点委屈。

     “这倒不是,”颐玦闻言,笑着摇摇头,“此人性格狷介喜好逍遥,受不得委屈,答应人帮忙,经常会半途而去,而且是十八道中人。”

     千重和轩辕不器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里却是在懊恼:果然,终究还是引来了宗门修者。

     他俩对宗门修者也没有太大的成见,可冯君是两人眼中的聚宝盆,颐玦早早就存在了,两人也没有计较的打算,但是别人……凭什么让他们分一杯羹?

     “十八道中人,那就怎么了?”冯君疑惑地眨巴一下眼睛,然后恍然大悟,忍不住微微一笑,“我对宗门和家族是一视同仁,你继续说就是。”

     颐玦当然知道,他对宗门没有什么偏见,不过此前他身边的两个分神大君,都是出自家族势力,她也就懒得推荐宗门的人。

     但是现在这两位越来越不见外,一个是想引进新的家族真君,另一个却是想左右冯君的决定,她就有点恼了:说得好像就你们会算计,我不会似的。

     颐玦长老虽然不喜欢勾心斗角,但她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傻白甜,冯君身边的家族修者偏多,这一点她怎么可能感受不到?以前她不想较真,可是现在真有点不能忍了。

     听到冯君这么回答,她笑一笑,“此人是茶酒道中人,你莫要小看……”

     “茶酒道?”辩积长老闻言先叫了起来,“你要找的,不是渺渺散人那个混蛋吧?”

     茶酒道在十八道里,不算个正经路数,有人称之为“享乐道”,这一道中的修者,未必就是茶道或者酒道上有突出造诣,只要你能专精一道,就可以申请进入。

     茶酒只是代称,道中不乏精擅厨艺、布艺、机关等术的修者。

     所以此道又有别名叫“百艺道”,此前还有道主想要更名为“逍遥道”,被七上门和老四道联名警告,说不许糟蹋逍遥二字,此事才算中止。

     “渺渺散人?”颐玦怔了一怔,然后点点头,“正是渺渺真仙。”

     “那厮可是不好打交道,”辩积长老摇摇头,一脸郁闷地表示,“欠了我八十灵石,我追着他足足要账百余年……简直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八十灵石,要账百余年?”轩辕不器终于忍不住了,“辩积长老,你觉得到底哪个人才是噩梦?”

     “那时我才炼气七层,”辩积长老淡淡地看他一眼,“认真追讨欠款的时候是出尘二层,等欠款到手,我已经是出尘中阶了!你说谁是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