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娇华 > 678 沈冽的伤(一更)
最快更新娇华 !

    林中虎看着他,感觉这种冰冷,不是故意放出来的冷漠疏远和拒人千里,他好像天生就是这样的人,偶有的笑容,才是他愿意释放出来的温和。

     这种冰冷,入了骨,入了血,让人觉得,他从头至尾就是用冰块雕琢的。

     林中虎支吾道:“我来送热水……”

     沈冽没说话,回过了头去。

     杜轩不悦:“走啊。”

     林中虎点点脑袋,提着热水跟上去。

     沐浴的水桶在绘着竹林松风的座屏后面,水桶里的水已快满,热水冲调下后,杜轩试了下水温,说道:“少爷,水温好了。”

     沈冽整理手边衣物,淡声道:“嗯。”

     屋中的烛火映在他安静的俊脸上,芒光像是一层冰冷的玉。

     说是整理东西,其实在想事情。

     村子的地形,附近的山势,身后筑造防御工事的神秘兵马,浦路坞的储粮仓必也有数万驻兵,还有整个华州动荡不安的大局势。

     仿若有一座越来越高大的山出现在前,冰雪,严寒,尖锐,残酷,他需要带领身旁的六十人翻越过去。

     烛火“啪”的一声,一细很轻的烛油爆出,沈冽黑不见底的眼眸轻抬,朝它看去。

     他正面的线条同样极佳,肌肉走向堪称完美,长裤里是半掩的腹外斜肌,腹上的肌肉不似戴豫他们那样狰狞粗壮,肤色冷白清绝,皮肤完好。

     杜轩提着空桶从屏风后出来,林中虎跟在一旁,抬头朝沈冽看去,发现他这一面并没有后背那些伤痕。

     不对,林中虎的目光落在了沈冽的肩膀上。

     健硕结实的左肩膀前,有一条一寸长的伤口,像是用匕首刺的。颜色已很浅,褪成淡粉色,但仍明显。

     杜轩忽的伸手将林中虎一拽,怒目瞪他。

     林中虎回过神来,忙垂下头。

     “少爷,早些休息吧,”杜轩走来,“天很亮了。”

     “嗯。”

     杜轩告退离开,但受林中虎影响,他的目光忍不住也朝沈冽那些疤痕看去。

     沈冽身上的伤疤,杜轩从不细致去看,他们几个贴身随从皆如此。

     沈冽不是疤痕体质,小打小闹的伤口很少会留下痕迹,能留下痕迹的,都是重伤。

     后背那些伤口,是当初沈冽还在沈家时,他的生母郭晗月打的。

     肩膀这一刀,则是被接来郭家后,被一个仆人在睡梦时所刺。

     对方太狠毒,目标是沈冽的心脏,若非沈冽睡眠轻,听到脚步声惊醒,也许早已死在了对方的匕首下。

     至今没有查出是谁派的这名仆人,刺杀不成功,他当场便自我了断了。

     刺杀一事之后,本就不喜说话的沈冽更加沉默,还有肩膀上的这个伤口,他几乎不让任何大夫接手,一是戒备,二是后背的伤口,他不想给太多人看到。

     以及这件事,他一个字都没有跟云梁的沈家提过,似乎比起云梁,他还是愿意留在醉鹿郭家。

     从卧室出来,杜轩将门合上,转身看到林中虎还在八卦看着房门的眼神,杜轩用气音道:“你别多事!”

     骂完白了他一眼,拎桶离开。

     ·

     几十里外的长山山脚,密林遮天,大规模的军帐连绵成长线,一直到大丘湖的山林深处,不见尽头。

     陶因鹤的大帐里,他躺在行军床上,双脚皆绑了石板,伤筋动骨一百天,已可见这数月都不能再行军打仗。

     汪先生盘腿坐在陶因鹤身旁不远处,正在念陶因鹤接下去的行程规划。

     变成一个双腿暂时残废的废人,汪先生把陶因鹤抛弃的彻底,连夜制定好了所有安排,就等天色一暗,派人趁黑将陶因鹤送回郑北。

     又一个轻骑兵回来禀报,说双坡峡仍未看到任何兵马。

     汪先生乐了,笑道:“有趣,这是去哪了。”

     “继续等吗?”骑兵问道。

     “等,”汪先生说道,“去等着就成。”

     陶因鹤端起茶盏,靠在软枕上慢悠悠喝了口:“汪先生少有这么失策的时候。”

     “不,”汪先生笑道,“他们绝对会去双坡峡,只是早晚问题。”

     “早晚?可我们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谁跟陶将军是我们了?”汪先生笑眯眯的看向他的脚,“陶将军当然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陶因鹤咽下脾气,冷冷道:“行,那就是你们不会一直留在这里。”

     “嗯,今夜子时,我们便发动进攻。”

     陶因鹤没接话,抬手将剩余的茶水喝光。

     “待成功拿下整个无曲,一顿风卷残云后,我们便从郭庄江口离开。”

     陶因鹤一顿:“为什么是郭庄江口?”

     “那边尸体多,轻易不会有人去。”

     “你不怕有瘟?”

     “好怕的,”汪先生抬手,不安地放在胸口上,“可是怕也没办法啊,陶将军,行军在外,领兵打仗,难啊!某也想同陶将军一样,摔断个腿,好偷个浮生闲,离了这戎马倥偬,回去喝茶饮酒,美妾作伴啊。”

     陶因鹤是赵秥身边脾气最好的武将,也忍不住在心底喷人了。

     摔断个腿,你奶奶个腿!

     这位如今在郑国公府如日中天的汪固汪先生,他最大的爱好就是当个搅屎棍。

     他看似没有追求,功名利禄他没兴趣,相反,他比谁都节省,身上的衣裳,马车的帘布,无论破了多少个洞,打补丁就还能继续穿,继续用。

     对美女美酒,他也没兴趣,方才他所称的美妾,陶因鹤在郑北得幸见过一眼,三个美妾,三个都丑,丑就算了,还造作矫情,陶因鹤压根不想再看第二眼。

     汪先生所追求的,是精神上的享受,就比如现在,看陶因鹤过得不好,他就开心了。

     他最喜欢的,就是欺负人,愚弄人,玩弄人。

     行吧,跟他们家的世子爷赵琙,在某种程度上是异曲同工的。

     那就是,致力要成为乱世中最特立独行的那根搅屎棍。

     当然,他们现在从郑北南下,不仅仅只是“寻欢作乐”这么简单。

     汪先生在暗中牵制均衡各方势力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和随机应变的处事才能,陶因鹤还是服气的。

     但人品,算了,拉倒吧。

     帐外这时又传来马蹄声。

     斥候和传令兵若遇紧急情况,不需要经过账内允许,可以直接进入。

     年轻的小士兵一下马便快步跑入进来:“报!双坡峡发现大量暗藏人马!对方先偷袭,我军交手不敌,亡二人,伤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