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龙裔的轨迹 > 第1185章 剥离实验(二合一)
最快更新龙裔的轨迹 !

    要论体质,约修亚无论如何是比亚修强的。所以在刚才的精神世界当中,尽管约修亚所承受的压力和冲击力更大,但是最先缓过劲来的却也是他。在恢复清醒之后,他一边揉着有些酸痛的肩膀,一边看向海利加和莱维所在的方向:他们好像正试着把一块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石头给塞进一个窄口瓶里。

     “我还是不明白……”莱维一边咬牙切齿地放弃了刚才的动作,随后又尝试着从另外一个角度小心翼翼地往瓶子里顶,“为什么不直接把它给弄碎。只要它碎了,寄生在里面的那东西应该也就消失了吧?”

     “不行。如果那样做了,就打草惊蛇了。”海利加叹了口气,他用魔力维持着莱维绞尽脑汁去对付的那个瓶子,瓶底有一些泛着气泡的红色液体,“会导致什么奇怪的后果还不清楚……”

     “那个是……我刚才在幻境当中看到的……亚修吗?”约修亚听了这样的对话,大概猜到了什么,赶忙凑近过来,“那到底是什么?”

     “是一种特殊的东西。简而言之,和你体内之前存在的「伪圣痕」有点类似。”海利加回答了约修亚的疑问,同时满意地看着莱维终于把那石头塞进了瓶子——在接触到瓶底的红色液体的瞬间,那块石头表面接近暴走的红黑色魔能就陡然平静了下来。

     “可是……那东西不是……怀斯曼的技术吗?”约修亚和艾丝蒂尔面面相觑。

     “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他有在教会工作的背景,还做了许多研究,因此有那种奇怪的技术也不奇怪。”海利加摇了摇头,“但是我刚才才发现我搞错了。现在看来,怀斯曼并非是原创了这一技术……他是从别的什么地方提取的灵感。”

     放下那个小瓶子,海利加示意众人靠近一点——原本海利加已经告诉他们,亚修的身体里沉睡了某种类似于帝国诅咒的东西,需要他们帮一点小忙来把它取出来消灭掉;但是在过程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又忽然改变了主意。虽然众人还是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了,但这也意味着他在之后应当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你们看。”

     海利加指向的,是小瓶子里的变化。众人这才发现,刚才那块石头表面涌动的魔力不仅已经平静下来,而且仿佛是正在某种作用下,朝着瓶底的那些液体转移,从而逐渐表露出那块石头原本的真面目——那原本是一块漆黑的,散发着莫名魔力的石头。

     “诶……那个难道是……”艾丝蒂尔总觉得这东西自己在哪里见过。

     “是黑色的塞姆利亚石吧……记得之前在「利贝尔·方舟」的时候也见过。”科洛丝提醒好友,“当时找到了几块,拉塞尔博士说可以用来强化武器来着?”

     “噢……对。”艾丝蒂尔一拍脑门,“可惜即便是强化过的棍子也支撑不住那么用。”这次换海利加和莱维露出好奇的目光了,“噢……就是,你们当时去追杀怀斯曼的时候,我们在平台上层和那堆自动兵器战斗的时候。因为使用过度,所以当时用的那些武器最后都撑不住了。”

     “是这样……咳,总之,这些东西是我之前机缘巧合下找到的。天然的大块塞姆利亚石结晶当中,会有一些这样的黑塞姆利亚石存在于其中。”

     “但是根据现代的化学研究,塞姆利亚石这种物质……是没有稳定存在的分子式的。它是以一种由多个特定单位的小分子团组成的……”玲已经明白海利加的意思了,“而这种性质的变化,有会随着外力作用而趋向改变的现象……”

     “具体来说,就是碰到什么样的东西,就倾向于组成表现什么性质的结构。”海利加点了点头,“因此它不仅具备常规意义上人们理解的硬度和导力能量传导效率,还具备相当强的易改造性。所以我对这块石头做了些手脚,希望它能帮我完成某项实验。”

     “实验……”众人理解着这个词的意思。

     “你们大概也能想到,比起讲究可证伪性的科学实验,这更接近于神秘学的炼金术实验。我之前也对你们讲过这家伙——”海利加指了指一旁屹立的「金之骑神」,“它和它其余几位同伴的故事了。你们觉得,当初「地精」一族建造它们的时候,有没有进行过类似的行为呢?”

     “「骑神」拥有的独立人格思考系统吗……的确。虽然大概是其中一个至宝的力量……”玲思考了一下海利加说的话,“但是想要把这种系统整个地植入骑神的体内的话……”

     “就不得不有一个把「意识」分离出来,再进行重新「传输」的过程。现在我就在以我自己的理解重构这一过程……目前来看,还算是成功吧。”海利加补充完了玲说的话,“现在我来解释为什么是亚修……”海利加瞥了一眼——亚修现在也醒过来了,正冷静地听着他们说话,“之前莱维得到消息,说「哈梅尔」的遗孤还有第三人的时候,我其实没有多想,就让他去了。但是据他说,他在拉克维尔的时候,曾经有过亚修忽然失去理智而发狂的经历。这点引起了我的注意。所以当他第一次来到这边之前,我提前做好了准备,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顿了一下,海利加继续说道:“刚才我说,哈梅尔这地方是个所谓的天选之地……这不是随便说的。事实上,考虑到许多因素的话,这村落本身就坐落于灵脉的共鸣点上,要是有人想要通过类似的手段做点什么的话,非常方便。当然,为了避免造成太大的破坏,我需要一块塞姆利亚石压住「阵眼」,并且密切监视周边魔力和灵力的流向,以免出了问题后没法及时处理……因此,我发现了亚修身上的异常。当他被你告知这里是曾经的「哈梅尔」遗址时,当他尝试着在附近寻找曾经的村落废墟时……来自他身上的神秘情绪波动变得异常地多。”

     “所以……你才不让我来这边?”亚修沉静地问道,“害怕我的情绪……或者体内的那什么东西忽然暴走,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是。”海利加点了点头。

     “那……为何不事先告诉我?”

     “因为那时的我如果告诉了你,就等同于也告诉了那个刚才在环境中的另一个你。”海利加苦笑,“而它……并非只是你们之前理解的所谓心魔,或者是诅咒的一个具象化这么简单的东西。亚修,我就直说吧,你已经被「诅咒」选上,成为所谓的「祭品」了。”

     “……”

     “哈……开什么玩笑。”良久的沉默后,亚修忽然发出一声嗤笑,“「诅咒」什么的……我到现在还没弄明白……”

     “「诅咒」的本质是什么,这一点我还没有弄清楚呢。但是具体它打算做些什么,我已经很清楚了。”海利加和蔼道,“托了「埃尔·普拉多」的福……他和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记忆的「灰」不一样,他还保留着很多当初骑神之间战争的记忆。通过他回忆起的那些东西,我大致有了眉目。「诅咒」的本体,会在帝国境内四处作乱,挑动人们的斗争意识,并且以此为乐……但是出于一些原因,它并不能堂而皇之地降临,并且公然去支配别人的意志。那必然会遭遇极其激烈的反抗……所以,他必须要从人所掌握的这个大的社会中寻找弱点来达成目的。”

     说着,海利加狠狠地敲了一下刚才亚修和约修亚所在的祭坛。随后,一道淡紫色的丝线一样的东西,就从那祭坛上飘起,随后在空中到处飞舞,不一会儿就织成了一张巨大的「网」。而在中心,一个巨大的,魔力丝线组成的大疙瘩,静静地漂浮在半空中。

     “那就是「哈梅尔」的魔力空洞。”海利加撇了撇嘴,“看到了吗?因为是灵脉的共鸣点,所以这里会因为多条七曜脉的对冲效应而出现魔力的不稳定点,也就是所谓的真空点。若是在这里进行活动,就不会引起教会、魔女或者别的什么人的监视。对我来说是如此,对于那个所谓的「诅咒」而言也是一样的。”

     “所以……当初的「哈梅尔事件」……”约修亚细细体会着这话的另一层意思。

     “虽是人祸,但也有人力所不能及的某种事物在暗中作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海利加帮约修亚把话说完,“而这里出身的人自然而然地会被打上那样的印记……把这里出身的人当作所谓的「祭品」,成为未来引爆更大范围,更大规模争端的要素之一,也是这「诅咒」所做出的保险。所以亚修,你身上的那东西,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只要它发现时机合适,就会找机会怂恿你去做些坏事,而目前看来,和「哈梅尔」有关的事情,是你的弱点。只要一接触到这些,你就会在一瞬间失去理智从而暴走。”

     “……”亚修沉思片刻,他的目光在海利加的直视,和他面前那小瓶子之间来回转,“但是你解决它了?我现在好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之前一直会让眼睛痛,或者是强迫我做噩梦的……”

     “我暂时把它剥离了出来。利用塞姆利亚石的魔力适性,和刚才从你身上收集到的一些东西,我把你体内的那东西给塞进了塞姆利亚石的结晶里,并且利用炼金药剂暂时欺骗了他。他现在会暂时以为自己依然沉睡在你的身体里……但这只是暂时的。他迟早会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至于我为什么不能毁了他……因为那东西是直接和「诅咒」的本体相连的。「诅咒」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要让你成为那个在关键时刻扣动扳机的角色,如果打乱它的计划,很可能会导致一些不可预料的变动。若是引起了「诅咒」的注意,就会平白无故地增添新的牺牲者,并且后果是无法预计的。若是我不明真相说不定就那样救你了……但是既然知道事情到底如何,我就不能那么做。”

     “就像老爸平时说的,因为他举足轻重,反而不能轻举妄动吗……”艾丝蒂尔小声嘀咕。

     “所以……最多一年,它就会意识到不对劲,到时候就会重新回到你的身体里去。它打定了主意要让你当那个「祭品」。你在离开「哈梅尔」后,总是做噩梦或者感到剧痛,便是它打定主意要这么做的证明。”

     “「哈梅尔」的名字出现在「黑色史书」上,原来真正的深意在这里啊。”莱维长叹一口气,“我是因为有「钢之圣女」大人的庇护所以才能安然无恙……至于约修亚,是因为被教授洗脑而被认定无法被操控,随后在利贝尔又被奥赛蕾丝家祖先的「四轮之塔」给保护起来……”

     “我直接告诉你吧,亚修。现在的你太弱了,根本抵挡不住「诅咒」对你的侵蚀和蛊惑。你之前在见到莱维时,以及刚才见到约修亚时的种种行为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管你的话,就顺遂了那「诅咒」的意……但是莱维和约修亚都不想,你自己应该也不想就这样成为命运的玩物。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亚修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甘——但是对方说的没错。自己一直以来的困惑:那个使得自己一直以来活得很痛苦的东西的真相得到揭晓固然让自己很开心,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大的问题。

     听那个意思,自己似乎要无可避免地成为某种罪大恶极的恶人了——可自己真的想要这样吗?

     恍惚间,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亚修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发现莱维不知何时已经走近了自己,此时正用充满关怀和鼓励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是……?”亚修发现自己的嗓子变得嘶哑了。

     “之前莱维已经对我说过了,亚修。这话我替他重复一遍吧。”约修亚的声音响起,“不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再一次放弃你了,亚修。”

     “逃避是没有用的……把你送去魔女的村落接受庇护,亦或者也送去「四轮之塔」的保护中让诅咒查无此人,都和把那块石头直接毁掉一样,没有任何区别。因此你只有接受和抵抗两条路可选。”莱维的声音坚定有力,“「哈梅尔」的真相我只能接受……但若是有机会对真正让「哈梅尔」的惨剧策划者复出代价的话……我会不惜一切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