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香祖 > 第476章 寻龙会的内鬼
最快更新香祖 !

    凭着神仙手段般的消隐无形,李柃带着扶长老和阴长明穿过重重封锁,来到十余里外的山坳间。

     这里虽然不是什么安全所在,但若交战之中的那些人不注意,短时间内也难找到。

     扶长老和阴长明一路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愣是没有想通李柃究竟怎么做到。

     他们只是隐隐猜测,可能和此前闻到的香品有关。

     香道修炼至高阶,竟恐怖如斯?

     实在不可思议。

     “好了,二位,现在灵香余韵仍在,但却没有此前令人视之不见的效果了,你们要自己隐匿气息,好自为之吧。”

     在两人猜测中,李柃提醒了一声,旋即便见,萦绕身畔的无相香受到污染越来越严重,渐渐被周围环境同化,变质,失去了应有的效用。

     不过此刻它仍然处在清心降真香的纯度水准,清新自然的风息起着一定的作用,这可以助益隐匿法术的作用。

     “道友,这次你不但救了我等性命,还帮忙保住了龙心石,果真仗义!

     等我们回去之后,必定禀明会主和几位太上长老,到时候定当回报。”

     扶长老回过神,一边从袖里掏出个玉瓶,取丹服药,一边感激道。

     阴长明也道:“是啊,大恩不言谢,但我们也知因果之理,这个人情,都在这里了。”

     他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李柃道:“我这次打算从北边撤离,你们往何处走?”

     扶长老犹豫了一下,道:“暂时还不知,我们手中有龙心石,回程肯定不好走的。”

     李柃道:“那倒也是,大乾的人捕风捉影极其厉害,好像还拥有追踪龙脉的本领。这样好了,我这里有几份拒邪香,你们先拿去用。”

     扶长老微感意外:“难道说,这就是子虚前辈此前掩藏龙心石的手段?”

     阴长明也激动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前辈高人果然就是前辈高人,竟然还可以这样!”

     而等他们尝试过后,隐约察觉拒邪香形成的场域真的屏断了龙脉穿透容器向外散发的辐射,更是油然惊喜。

     扶长老都忍不住称赞道:“果真不愧是日游境界的高人,简直高山仰止。”

     阴长明道:“我早就说过,子虚前辈是我生平仅见之大能者,以后若有机会,定要当面拜谢!”

     李柃见状,微微摇头。

     他才不相信,这些人会没有自己的一手准备,要全部依赖自己。

     不过子虚真人在阴长明甚至扶长老心目中明显份量不轻,尤其是方才展现的无相香一手,被误认为是前辈高人赐给自己的底牌,彻底镇住了他们,这才把拒邪香当成了什么不得了的重宝。

     这份人情,着实不小了,以致高兴得在这里一人一句拍起了彩虹屁。

     倘若将来有一日,对方得知真相,不知会不会尴尬得抠脚。

     看来装神弄鬼的确不是什么好事情,隐藏身份的时候还觉着有趣,揭破后就是大型尴尬现场了。

     但……算了,反正到时候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们。

     李柃斜眼看着激动的两人,一脸淡定。

     这时,扶长老忽的掏出一件传讯灵符模样的玉佩,面露讶色。

     “颜长老他们在另外一边等着,正要我们过去与之汇合。”

     “颜长老吗?”阴长明道,“他来接应了,那好,我们过去看看。”

     复又朝李柃道:“这里并非久留之地,后会有期了。”

     李柃点点头:“后会有期。”

     两人道完别,就从地面猿跃而起,飞快穿梭在山林之中的大树间,借地面灵煞的掩护朝北而去。

     李柃也打算离开了,但突然间,心中传来一阵莫名的悸动,竟鬼使神差般的跟了上去,叫住两人:“道友请留步!”

     两人面带疑惑,转头看来。

     李柃佯作无事,随意对他们道:“我正好顺路,就与二位同行吧。”

     阴长明不疑有他,暗中传音道:“这位小友还是信得过的,若他要对我们不利,之前就黄雀在后了。”

     “说的也是。”扶长老略作沉吟,答应下来。

     小半天后,躲过朝廷密探的三人终于远离交战之所,顺利来到千余里外的接头地点。

     荒莽山林间,一棵棵树木,一道道峰峦彼此气机混杂,交感生蕴,便是结丹修士的神识也难照映四方,轻易从中发现躲藏的人。

     至少,以三人的本领,想要隐匿自身气息,完全不成问题。

     唯一能够显露形迹的是保持通讯状态的灵符,扶长老利用它找到了颜鹤鸣等人的藏身之所,结果发现,这里仅有他和他的部属在。

     “扶长老,阴长老,你们终于来了……嗯?这位是……”见到两人出现,颜鹤鸣连忙迎了上来,旋即却是为之一愣。

     “这是我一个道友,我们在那里遭到朝廷鹰犬伏击,所以一起过来了。”阴长明含混道。

     颜鹤鸣面露异色,似乎对这个回答有些不满意,但见扶长老都没有说什么,也就微微点头,简单施礼相见。

     他顾不上和李柃寒暄,当下更重要的,还是先搞清楚交易究竟有无完成,于是私下里传音询问起扶长老和阴长明。

     李柃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四周,复又微微耸鼻,感应起弥散在周围的香魄气息。

     “怎么有股不对劲的味道,这人身上似乎沾着几分血腥,难道之前和朝廷的人马交战过?”

     这并不是什么异常之事,李柃也没有太在意。

     然而,当他把目光落在颜鹤鸣身后几人身上的时候,忽的又心生异样之感。

     这些人的气息……有些古怪啊!

     李柃可以清晰感应到,他们身上似乎混杂着两个人的气息,但又不是简单的沾染,而是被人以神秘的法术搅浑,拼图般胡乱搭凑起来。

     他尝试着摒弃修士神识,回归自己最为本源,最为擅长的香魄去分辨,意外发现,这两股气机的确像是故意的人为拼凑在一起。

     其中一股是本色人香,也即是一个生灵与生俱来,身上诸般气味混合所形成的特殊气质,李柃所传的香道已经有关于以香鉴人之说,完全可以确认,这些人的本体就是如此。

     但在其中,却似有另外一股气息萦绕,以极为隐秘的方式和这些本色人香混杂在一起。

     这根本就是某种隐匿和变化的手段!

     “他们在利用别人的气息来遮掩自己异常?”李柃忽的心有所感,意识到这种手段是可以骗过常人感知的。

     颜鹤鸣身上倒是没有任何异常,扶长老和阴长明都认识这个人,自然也有他们自己的判断之法。

     但李柃从这些人的心意之中嗅到了几分阴谋的味道,如同腐尸气味的恶意散发出来,熏得他直皱眉。

     突然,李柃在莫名的悸动引导下,嗅到了一股此前忽略的,已经淡薄得难以察见的香魄气味。

     那似乎是已经发散了一段时间,而且不在现场附近的另外一人。

     这个人他还认识,正是曾经有过两面之缘的神龙教大长老,庄东王!

     “庄东王来过这里?听这颜鹤鸣说,他们此前一直都奉命在附近等待,怎么可能不起冲突?”

     李柃生起了疑心,当下隐秘传音扶长老和阴长明两人:“这个人不对劲,他身边所带的部属也有几分古怪,疑似他人变化。”

     扶长老和阴长明微愕,但却不动声色。

     这两人只是没有李柃的天赋神通而已,论经验,阅历,他们才是老江湖。

     谈论了一会儿,颜鹤鸣主动提出护送两人回去,这原本也是他的任务,中途还会陆续有其他高手加入,届时寻龙会的元婴高手也将赶来照应,确保安全。

     为了便利,交易的地点原本就安排在寻龙会的地盘附近,但是具体位置不明,需得有专人接引才能出入。

     那是一个封闭的小洞天,相当于异域世界,不是寻常之法能够直接前往的所在。

     扶长老突然道:“长明和你先回去,我与这位道友走一路。”

     颜鹤鸣怔住,有些不明其意:“扶长老这是要……”

     阴长明瞬间会意,掩护道:“这样才安全。”

     颜鹤鸣眼中闪过一抹狐疑之色,但却不好多说什么。

     阴长明催促道:“走吧。”

     颜鹤鸣道:“好,我……”

     说话之间,突然退后,喝令道:“动手!”

     他终究还是忍不住暴露身份,提前动手了。

     本来事情一切顺利,但在扶长老和阴长明道出分路而行之后,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办法判断究竟是扶长老还是阴长明手里持着龙心石。

     本来按照会里的安排,应该是阴长明持有的,但若高层另有授命,私下里改变计划未可而知。

     而且,他才不相信阴长明介绍的所谓一位道友的说法,直接就当成了高层对自己不信任,另外安排了其他高手接应。

     如此一来,本就心中有鬼的他,不得不提前动手了。

     在这一瞬间,身后诸人齐齐运功,一件件令旗状的法宝抛向四面八方,四方的天地虚空扭曲,立刻就被封堵起来。

     李柃见状,果断祭出水月镜,小洞天吞噬眼前颜鹤鸣,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将对方,自己,扶长老和阴长明都笼罩了进来。

     虚空穿梭,隔绝内外,镜中之花,水中之月,已然是相隔两地。

     “你们……”颜鹤鸣大惊失色,他身为结丹高手,对这种虚空穿梭的手段自然并不陌生,但却还是没有想到,李柃出手如此之快,好似从一开始就有所警觉似的。

     扶长老和阴长明丝毫也不废话,提掌便朝其攻去。

     颜鹤鸣话头被打断,皱着眉招架数下,不得不向后退避。

     扶长老一边攻着,一边说道:“颜长老,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背叛了本会!说吧,究竟是谁派你来此的,若非背后有其他势力撑腰,给你个水缸做胆也做不到这个份上!”

     “笑话,我本来便是为了刺探消息而加入寻龙会,说什么背叛?”事到如今,颜鹤鸣也不再作掩饰了,堂而皇之承认道,但他说完之后,还是皱着眉头,询问道:“你们究竟是如何发现的,竟然戏弄我说什么分两路走!”

     “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像你这等内奸,本座见一个杀一个!”扶长老冷然说道,他能执掌龙牙剑,摆明了就是对组织忠心又渊源极深的那种嫡系,当下不顾自身伤势,催动宝剑。

     颜鹤鸣被精神震慑,无法动弹,立刻就挨了一剑,但却竟然没有毙命,颜鹤鸣将长剑刺向他身躯时,明显感受到了如同无形护甲的劲力在阻挡,宝衣之下显露出了暗金色的罡元。

     “又是龙鳞宝甲!”李柃讶然。

     颜鹤鸣额头冒汗,恢复过来之后就急忙退却,明显心有余悸。

     他手中向袖口一抓,凭空祭出了一顶青铜打造的宝塔,与此同时,数柄非金非木的尺许飞剑灵活穿梭,阻挡着扶长老的追击:“你还是先担心自己吧,庄长老很快就要赶来,到时候一个也别想跑!”

     扶长老此前经历苦战,短时间内竟然都没有办法将其拿下,阴长明同样有些无可奈何。

     对方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高阶法宝,防御高得惊人,似乎蕴含着法则一级的神通能力。

     李柃见状,果断出手了。

     他催动迷香,无声无息之间,往对方身上裹去,颜鹤鸣要施展法术,催动乾坤借法,不可避免就与周遭元气进行了交换,如同呼吸。

     当迷神香的香魄积累到一定之时,颜鹤鸣终于意识到了不对,猛然催动挪移之法,就想逃出去。

     但是扶长老抓住机会,终于一剑劈在其脑门上,整个头颅都如同西瓜一刀两断。

     “啊!”颜鹤鸣惨叫着催动真丹,从口中倾吐而出,紧接着,血芒闪动,竟是施展染血秘法强行冲破了镜中洞天的封锁。

     这是紧急时刻迫不得已的手段,在真丹离体之后,肉身便如同失去了水分的朽木,飞快崩解涣散,堪称金蝉脱壳。

     李柃果断祭运水月镜,将自己三人放出。

     却见外头多出了一批人马,庄东王和另外两名结丹真修正并肩而立,悬浮在空中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