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五百一十章二分明月!
最快更新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祭月山巅。

     有日月当空。

     山顶天坛,大离幼帝与封禅儒生正在进行大礼最后的收尾仪式。

     前者于庄严礼乐之中,跪拜天地......

     祭月山上下,万千围观百姓,被白日明月的异象祥瑞震撼,虔诚朝圣。

     天坛下。

     一众拥护幼帝的大离权贵,见这位赵先生所办封禅大礼引起的祥瑞,让万民朝服,不禁满面喜气,人群气氛欢悦,已经开始思量起之后的庆功宴会了。

     天降绝世祥瑞,这场动用举国之力带有赌徒性质操办的封禅大礼,眼下超额圆满完成,已经是无可置疑之事了。

     对于当下的大离皇室而言,接下来,是享用美味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甚至都不用他们夸大或粉饰,很快,这场封禅大典的成功,便能一传十,十传百,被在场的万千百姓们传遍大离的每一个角落。

     带来的‘民心’简直难以想象。

     幼帝临朝的大离,国本稳了!

     此时,文武官员人群中,不是有白发苍苍的老臣痛哭流涕,仰天哭笑,隔空慰告先帝之灵......

     人群最前方,也是里天坛最近的某位绝美太后蒙着白纱,看不清楚具体表情。

     不过佳人不久前哭泣过的红肿眼泡,此时消肿了些,并且她眉眼间,带着压不住的笑欢。

     独孤蝉衣一身俏丽孝服,端手挺胸,先是转身睥视了一眼西边。

     接下来,大离内外一切对她与幼帝带有恶意的乱臣贼子,都将被彻底击垮,被大离虔诚百姓们自发的民意淹没。

     特别是西边那个不服管教,包藏祸心的周姓武夫,手握数十万铁骑如何,如今滔天民意,加上内外夹击,一只苟延残喘的老狗罢了......

     以后看谁还敢欺负她们孤儿寡母!

     这位站在大离权力之巅的尊贵女子高昂螓首,宛若梧桐枝头傲瞥凡鸟们的高贵凤鸟。

     女子又瞥了眼不远处面带笑意的**义,后者似乎为皇侄的皇权稳固而高兴着。

     “哼......”

     独孤蝉衣轻哼一声,然后抿了抿唇,安静片刻,转头看向了台上那个一手促成这次大离的年轻儒生。

     她眼眸有些复杂之色,安静看了会儿,某一刻,像是又想起了些什么,这位大离男子眼里最高贵的女子面纱未覆盖处的耳根,泛起些胭脂似的红晕。

     她别过了头,不想看某人,眯眸用力盯着旁边的地面,似是要瞅出花来。

     同时琼鼻娇哼了几声。

     似是......还有些气。

     赵戎若是此时瞧见了这副傲娇俏模样,定要感叹一句女人真可怕......不管大的小的,都这么记仇......

     独孤蝉衣从那个让她情绪容易复杂波动的男子身上,收回了眸光。

     她垂下眼帘,欲转身,正这时,余光之中身旁不远处的那位孟大先生似是又一次猛然抬首。

     古板女先生脸色再次发生大幅变化。

     独孤蝉衣疑惑皱眉。

     印象之中,这位孟先生一向是十分沉稳的,若是刚刚是突然天降祥瑞,她和众人都是措手不及,那么现在......独孤蝉衣抬首,朝孟正君的视线方向看去。

     刹那间,这位大离太后娇躯大颤,连退两步,差点又要跌倒!

     与此同时,不只是二女,场上不管是跪地膜拜磕头的百姓,还是喜色欢庆交谈的大离权贵们,或是敬仰看向赵戎的文人儒生们......

     众人突然又感觉天地之间明亮了一分!

     咦,这个‘又’......

     此刻,场上众人又一次愣愣抬首。

     只见头顶处,有两轮明月静悬。

     成双成对。

     所有人:“.........!!!”

     简直是......匪夷所思。

     祭月山上上下下,不管是身份令人敬畏的书院礼仪先生,还是高高在上的大离太后,一众离庭权贵,还是普通虔诚的大离百姓......

     所有人都懵了。

     这是真的懵了。

     彻底看懵了。

     好家伙,刚刚的那一轮明月祥瑞,本以为已经是最强的了。

     原来还能......超级加倍!?

     感情刚刚那些大伙那些情绪和表情全浪费了,原来还有现在这个更震撼更离谱的在等着他们。

     全场鸦雀无声,人群中不少人面部肌肉有点麻,表情管理有点跟不上,甚至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时面上是何表情......

     众人睁大眼,缓缓转头,不约而同的朝向某个方向。

     震愕,惊喜,敬仰,崇慕......一道道各异目光,逐渐汇聚在了天坛顶部某个儒生的修长身影上。

     他们的视野之中,这个一手操办安排了整个封禅大礼的儒生,此时的神态动作有一点儿奇怪。

     他没去看众人,也没去看头顶月亮。

     而是站在原地抄着袖子,偏着头,一动不动的看向旁边的月潭方向,那儿之前似乎摆放着一排庄严肃穆的青铜礼器,此刻却是已经被大离幼帝依照封禅最后一步流程,祭祀性的将它们纷纷推入了下方的蔚蓝月潭之中......

     愣神看来的众人,并没有多想,只道是这位赵先生沉稳睿智,不受众人目光与崇敬赞美之言,这些外力的影响,继续一丝不苟的监督着封禅大礼。

     就在场上大多数人震惊之余,疯狂替某个正无语怔怔的年轻儒生脑补之时......

     独孤蝉衣正用力凝眉,注视了好一会儿天空中‘买一送一’的两轮相似明月,某刻,似是想起了什么,她瞳孔一缩。

     “二分明月,离去归兮......二分明月......两轮明月......二分明月......”

     女子福至心灵的呢喃几句,声音不受控制的越来越大!

     最后她惊呼出声:

     “这是二分明月!!”

     大离太后的清脆娇音,在寂静的场上反复回荡了数圈。

     “???!!!”

     山上山下的空气,就像是一座被投入了深水炸弹的平湖,再一次“炸裂”开来!

     整座祭月山内外,彻底沸腾了,不管是喧闹声,还是震惊的面色,与仰慕的目光。

     一切的一切,都陷入了今日以来的最**!

     全场人群再一次如同排山倒海般的就地跪下,长跪不起。

     而这一次,不只是大离的虔诚百姓了,还有**义等大离权贵,还有豆蔻、雪蚕为首弦月离女。

     特别是后者,目光虔诚狂热,面对头顶无比信仰的“两轮明月”,崇尚至极!

     至于独孤蝉衣。

     这位大离最尊贵的女子早就跪地行礼了,是多年以来破天荒的一次,并且她的动作毫不犹豫!

     二分明月,离去归兮。

     这是离地流传的古老预言。

     更是乐坊司所有离女们挂在嘴边的敬语口号。

     是从小就被灌输的某种无上的信仰......

     而眼下,古老预言中的异象,竟然直接出现在了某人举办的封禅大典上!

     养日里高傲高贵无比的大离太后与弦月离女们,齐刷刷的跪倒,低着埋首螓首,朝赵戎所在方向,顶礼膜拜。

     她们激动的娇躯纷纷颤抖不已。

     “二分明月,离去归兮!”

     诸离女开始虔诚吟诵。

     无数离人纷纷跟随其后。

     此时此刻,场上,只要是离地之人,皆是如此!

     不多时。

     所有人都正对着赵戎所在的天坛,与天坛上方的“二分明月”。

     他们拜倒在地,对后二者行起了庄重无比的大礼!

     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有众人投来的目光,让赵戎啊了啊嘴。

     嘴角忍不住扯了下。

     其实......他真不想这么夸张优秀啊。

     .........

     此时封禅大离圆满结束。

     天坛上,某年轻儒生又不禁拍了拍额。

     他终于知道忘记什么事了......说好的看他脸色行事呢......

     赵戎无语的转目看向龙袍少年。

     十分乖巧的听赵先生话的李望阙,在将包括伪装的霆霓紫金炉在内的青铜礼器一个不剩全部推入月潭后,此刻正边擦着汗喘气,边小脸上神色满是崇拜孺慕的看着他。

     一副标准的赵先生的小迷弟模样......

     似乎是被赵先生的‘超级加倍’给震撼的不清,这可是让其高傲的母后与乐坊司姐姐们都跪地膜拜的祥瑞啊......

     然而某位赵姓先生,此时却是满头黑线。

     你震撼个的锤子,不是你个臭小子弄出来的吗......本来一个月亮就够了,好家伙你还又整一个,是嫌先生我风头不够大是不是?

     他先是看了眼恐怖雷霆电流弥漫的月潭湖面,后者风平浪静,蔚蓝深邃,不知多深,不知有无生物......

     然后悄悄咽了咽口水。

     看样子离姬剑丸倒是淬炼好了,误打误撞的‘二分明月’异象也是《震惊》整个大离了,他也威风了。

     但是请问。

     你让本公子怎么捞?

     李望阙第一时间小跑到赵戎面前来,扶正了些头上的帝王冠冕,喘着气。

     “赵先生,终于......终于成功!离地先民们回应了......先生,我......朕做的怎么样?”

     少年仰起头,小脸希冀期待的邀功道。

     年轻儒生眼睛微微睁了睁,啊了下嘴......然后用力一叹,他幅度很大的点两下头,大手一抬,结结实实的拍了拍龙袍少年显瘦的肩膀。

     笑容和蔼。

     “干...干的不错......”

     赵先生语气十分欣慰。

     李望阙蓦喜,跳了跳。

     “谢谢赵先生!”

     赵先生:“.........”

     这时天坛上,顾抑武等封禅儒生们纷纷放下手中礼器,欣喜欢跃的朝赵戎冲来。

     将他团团围住,甚至后来众学子还把赵戎抱起,往天上一下一下的上抛。

     “子瑜子瑜,咱们成功!哈哈哈哈,这两轮明月的异象绝了!子瑜,还是你厉害!你看看下面那个老女人表情,被咱们震的不清,真他娘的解气!”

     顾抑武大笑的将手里棍子礼器一丢,狠狠的挥拳,痛快道。

     其他学子也是七嘴八舌,高兴热议起来:

     “还是赵先生行啊。”

     “以后我就跟着赵先生和老大混了!”

     “回了书院,再有谁敢说赵先生不行,在下一定第一个不同意!”

     赵戎笑容不变的点点头,然后一愣,额你的意思是,以前你不是不同意的?

     又有一个严肃学子摸摸下巴,看着头顶与大日并肩的两轮明月,沉思了会儿。

     严肃学子一本正经道:“赵先生,在下有个问题......请问你是神吗?”

     赵戎:“.........???”

     在?你们他娘的能不能别给本公子净整些有的没的?

     不多时,祭月山顶上的天坛,被狂热涌来的人群淹没。

     封禅大典盛大落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