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第五百零七章封禅大典(四)(刷新,可阅~)
最快更新我有一个剑仙娘子 !
    祭月山对于离地与离地百姓的意义难以表述。
     对于曾经祖先的崇拜,与荣光的回忆,根植于离地代代百姓们心底。
     而太古离族崇拜明月于高山,祭月山作为离族圣地,出现在离地一个个神话传说之中,从不缺席。
     太古的离女先民们,在祭月山顶咏明月之歌,感化月宫神灵,收月辉接引,扶摇而起,九天奔月的浪漫,是每个离人幼时最憧憬的神话。
     特别是离女。
     这是一座神话之山。
     山上的每一粒灰尘,都有压在离人心头,沉重的喘不过息的历史。
     而眼下,大离幼帝要秉承先帝遗志,在祭月山举行盛大祭祀典礼,封禅天地。
     一切宛若对曾经先民荣光的‘昨日再现’。
     大离百姓,不管是富贾,还是贫民,抑或说深山中的猎户,只要听闻此事,大多千里迢迢赶来祭月山,只为一睹盛况。
     执拗的让外人难以理解。
     而大离各地也罕见的放开了通关文牒,让大量离地百姓过关。
     于是,来自大离四面八方的百姓,一齐涌向了祭月山。
     盛况空前。
     ……
     此时,约莫清晨六点整。
     宏伟高大的祭月山,及其方圆数十里却被某种热烈的情绪所点燃。
     宛若一锅沸腾的热水。
     往日里空旷的山脚荒原,此刻人山人海,挤满了来自各地的大离百姓。
     人人面带虔诚狂热。
     大离禁军们装备森严,在人群之中维持秩序,站成两面人墙,开辟出了一条宽广道路。
     这条道路的起点,是荒原上的中央大帐,终点是祭月山脚的一座小山,山顶有地坛。
     而大道上铺有一条赤红的绸毯。
     此时正值朝阳从祭月山顶探头,晨曦铺盖而下,点亮了人山人海的荒原。
     而无数人的目光,如这淡金色的晨曦一样,顺着它,一起锁定在了中央大道地毯上,正在前进的一行人身上。
     最前方,有少年身着绣龙朝服,华贵冠冕,一身明黄,面色沉稳,昂首前进。
     紧随其后的,是一群云纹礼服的书院儒生。
     各执青铜礼器,捧颂德公文。
     为大离幼帝撑起盛大华盖。
     为首的那个年轻儒生,如雪白衣,面色平静,亦步亦趋,跟在大离幼帝身侧。
     此刻,他们是全场所有人的焦点。
     而在他们这支主角队伍之后,保持着距离,跟随这另一支盛大队伍。
     其中。
     有蒙纱白服的太后独孤氏,豆蔻与雪蚕搀扶她,同时被一群弦乐离女们包簇拥着。
     有摄政王李明义。
     有大离的文武百官,地方显贵。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普通却让人难以忽视的女子身影。
     灰色儒衫,步伐一板一眼。
     孟正君默然端手,走在队伍侧后方。
     她与独孤氏等人一起,目不转睛的看着远处那只正在封禅的队伍。
     这位古板女先生目光从某年轻儒生背影上平淡扫过,随后若无其事的看了眼天色。
     路上,她也耸拉着眼皮,偶尔扫一眼东山地坛与山顶天坛的方向。
     然后又会淡淡的移开目光。
     将一切尽收眼底。
     但又似是…提不起太大兴趣。
     此刻人群最前方,赵戎并不知道这些,就算看见了,估计也会笑而不语。
     他正专注着这个连夜新设计的封禅大礼,严格执行……
     大离幼帝与赵戎等书院儒生,笔直前进,目不斜视。
     约莫一刻钟后,他们行至祭月山脚东侧的小山。
     此山满是祥瑞奇珍,众人踏着红毯,登山而上。
     行至地坛处,此地坛奇特,呈方形。
     五色土铸。
     队伍前方,年幼的大离皇帝独自登上地坛。
     赵戎与顾抑武等礼仪儒生停步,转身,面朝山下方,跟来的万千百姓,与孟正君、独孤氏、李明义等人。
     赵戎直视前方,没有去看某个全程给考核打分的古板女子的平淡表情。
     他略微侧头,看了见龙袍少年已经登上方形地坛顶部后,回过头来。
     朗声宣布‘禅地之礼’开始。
     众人顿时噤声。
     等待四周静下来后,年轻儒生朝一侧伸手,接过了旁边学子递来的一份颂德文书。
     然后他没有马上进行宣读颂文的环节,而是……平静的看了顾抑武一眼。
     场上气氛有片刻宁静。
     下方百姓不犹面上升起些疑惑,那雪白礼服的年轻儒生不说开始了吗,还在等什么?
     忘词了?
     孟正君、独孤氏等清楚具体流程之人亦是微微皱眉。
     不过前者眉头很快松开,端着手,不急不缓的看着好戏,也不操心去提示,任由某个年轻儒生。
     此时,接到好友目光提示的魁梧儒生,忍住了握拳咳嗽的动作。
     他保持着庄重正经的容态。
     犹豫片刻,最后还是点点头。
     要来了……
     顾抑武心里暗道……算了,社死就社死吧,以后要有人笑话,就说…就说是子瑜教的……
     魁梧儒生牙一咬,
     硬着头皮径直向前,同时朝周围正义堂学子们做了个小手势。
     暗示他们赶紧跟上。
     嗯,子瑜要诵读颂文,不一起来就算了,但可不能只有他一人丢脸咳咳。
     众学子想起今晨被赵戎临时安排的伙计,就暗暗叫苦。
     虽然大礼之前的一个时辰里,他们已经偷偷排练了很多遍,颇为熟练了,但是这事,有人和没人旁观,真的是两码事……
     赵戎移目,平静的扫了眼想装傻的正义堂学子们。
     后者们见状无奈,不能装作没看见了,只好低着头跟上前去。
     嗯,反正有顾学长顶着,他是赵先生嘴里的什么c位出道,应该很好笑不对…很厉害!
     在下方或疑惑,或好奇,或平淡的目光中。
     魁梧儒生带着一众学子们准备了起来。
     他们先是取出一些棍状,类似拂尘外观的礼器,再站好了位置,魁梧儒生站在最前面,面朝众人,然后……
     扭起了老蛮腰……不对……是跳起了舞来?
     地坛前方,一众儒生左扭扭,右扭扭,中途还用力的踏起了脚,同时手里又虎虎生风的舞着那棍状礼器。
     万千百姓们:“…………”
     独孤氏和李明义等:“………??”
     全场鸦雀无声。
     此时台上那副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不过慢慢的,面面相觑的众人,却也反应过来了一些,抬头,愣愣看着台上那一幕。
     这是……在跳祭祀舞蹈?
     虽然不是太懂为什么要在封禅大典上跳这祭祀舞蹈,还是你们儒生亲自下场跳,但是能不能跳的阳间一点?
     独孤氏还有包括豆蔻、雪蚕在内的不少弦乐离女,此时满头黑线。
     擅舞的她们越看越尴尬,不忍猝看。
     特别是前者独孤氏,她还是大离第一舞女兼美人。
     此刻看看台上,某年轻儒生安排出的这一幕,蒙纱白服的独孤氏杏目微微睁了睁。
     也不知道面纱下是何精彩表情。
     离地经常祭祀先民与神邸,有一套完整的祭祀体系,而“以舞通神”这种礼仪性的舞蹈,仪式亦是十分的发达完善。
     是用以表示对先祖的怀念,或是希望先祖与神邸们保佑和赐福。
     例如最普遍的离女们都会的腰铃舞。
     离地百姓都很熟悉,场上的弦月离女们更是万分擅长。
     都是内行专业的。
     所以她们此刻心里的“卧槽”程度会这么高。
     因为眼下,顾抑武等学子们跳的这个……踏脚舞?还是什么东西?竟还掺和着扭腰的动作,颇为近似离女的腰铃舞。
     不过他们这“砰砰砰”的,踏脚踏的这么重,这么卖力……不对这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儿,简直就是舞蹈界的异端!
     台下所有离地之人的眼角都狠狠抽搐了下。
     一言不合就尬舞?
     不过,台下虽然气氛无比古怪,众人面色精彩,但是在台上,伴随着盛大恢宏的皇家礼乐。
     顾抑武还在带着正义堂学子们,一起“激情”热舞着。
     似是没看见台下众人的尴尬反应,亦或说是在身后赵戎的注视下,他们只好硬写头皮上了。
     “额是不是跳的难看了点,不过这可不怪咱们,咱们是全部按照子瑜吩咐的跳的……算了怕个球,子瑜说过,只要我们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不过话说子瑜给的这舞怎么有点熟悉,在哪里见过……”
     顾抑武等正义堂学子们,都在暗暗心道,鼓舞打气着。
     他们遵循着某人事先的安排,舞着手中礼器,左踏踏,右踏踏,脚步声越来越重了……
     砰砰砰————!!!
     踏地声响彻全场,甚至盖过了乐器生,还有回声在内外回荡……
     都有点地动山摇的感觉了。
     仿若是真的被这“地动山摇”打了个措手不及,独孤蝉衣有点站不住了,玉腿似是软了软,欲摔。
     幸好被旁边眼疾手快的豆蔻和雪蚕搀扶住。
     “娘娘,你没事吧?”
     众女也艰难的把目光从那些灵魂舞者身上挪开,朝独孤蝉衣关心道。
     “哀家……哀家……”
     这位大离最尊贵的未亡人,嘴里一连几个自称,胸脯一阵起伏。
     她随后赶紧闭上美眸,暂时保住了条‘命’。
     再看下去,夭寿啊。
     独孤蝉衣玉手掐着兰花纤纤指,用力揉按了会儿她光洁的眉心。
     “……没事,哀家没事。”
     独孤蝉衣在缓过了气来之后,银牙丸咬碎。
     她努力睁开杏目,嗔瞪了一眼台上那个平静的年轻儒生。
     “赵子瑜……”
     女子没好气的切齿,咬着这几个字。
     独孤蝉衣此时很想对某人说。
     不会可以不跳。
     俏脸表情会十分真诚。
     实在不行,一定要跳,那也可以来找她,她可以派舞艺精湛的弦月离女来跳。
     派多少弦乐离女来跳舞都行。
     这不比你们这些大男人在上面瞎跳的好?
     此时,赵戎也感觉到了下方一道道投来的视线,包括某女子要吃人的那道。
     然而他确实不为所动,仔细盯着抑武兄和正义堂学子们一会儿。
     赵戎耳畔全是震天响的脚步声。
     他暗暗点头。
     有两件事,众人不知。
     第一件事是,其实眼下顾抑武等人跳的这个像扭秧歌的舞,是赵戎现场编的。
     嗯参考了这些日子在大离宫廷看过的离女舞乐。
     所以小腰扭的这么‘婀娜’有离地的风俗,适合离女。
     不过怕顾抑武他们知道后,不好意思跳,他便道明,只说是从某本古书上看来的某个古老的祭祀礼仪。
     并且,赵戎还贴心的给抑武兄加了根棍子,让他放开舞……
     第二件事是,这个奇葩的祭祀之舞的核心,不是扭腰,甚至不是跳舞。
     而是眼下顾抑武他们用力踏脚的动作。
     所以赵戎没有去找独孤氏借弦乐离女们来跳,因为这些女儿家们哪里踏脚踏的出眼下台上大男子们的气势?
     此时。
     遵守天圆地方原则建立的地坛下。
     年轻儒生一袭白衣静立,正微微闭目,倾听了会儿这‘天摇地动’似的踏地声。
     “……呵抑武兄还谦虚他不行,棍子都舞的飞起,踏地的效果更是出奇的好,就是这种气势,踏出一个虎虎生风,踏出一个一日千里,踏出一个恍如隔世……把土地爷全给本公子震醒,若真存在的话,那就好好瞧一瞧本公子的礼……”
     某刹那,年轻儒生展颜一笑。
     他直接转身,面朝众人,径直打开手中的颂德圣旨,配合着地坛顶部大离幼帝躬身拜地的大礼。
     朗声宣读起了向大地之灵歌功颂德的言语。
     眼下,伴随着赵戎清朗的嗓音与众儒生卖力的踩踏声交融,震彻全场。
     疑惑非议的人群也渐渐安静下来,不再喧哗,观摩倾听这场地坛祭祀。
     而与压制着疑惑的众人、还有皱眉气恼的独孤氏等弦乐离女们不同。
     人群最后方,某个原先面色淡然随意的古板女先生,此时眼睛像是被某物粘住了一样。
     她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那个笑容晴朗的赵姓学子,还有那些跳‘扭秧歌踏地舞’的众学子们。
     身处人群的孟正君没有和周围其他人一样,有丝毫被逗笑的迹象。
     相反。
     她面色微肃,某个还前进了一步,避开挡视线的人群。
     默然仔细的注视了上方一会儿。
     越看越沉默。
     整个大离,在此之前估计也只有她这个礼仪先生清楚,在礼艺之中,大地的语言是‘地震’。
     古板的礼艺女先生眼眸一眯。
     所以这是……那小子新设计的报地之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