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天道方程式 > 第七百三十二章 独一无二的倾听者
最快更新天道方程式 !

    “永王……没死!?”听到这个消息,四人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可是那本记载上明明写着,此地有可能是永王的长眠之所……”黎质疑道,“莫非连黑门教的人也不知道永王的真实情况吗?”

     “小姑娘,你说的没错。此事是我们后来才发现的真相。”忽然,一个沧桑的声音插入进来。

     只见大厅暗处,望沙推着一张轮椅缓缓走出。轮椅上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看上去也就三十来岁左右,却给人一种日暮黄昏之感。他穿着一套白色的上衣与长裤,双脚裸露在外,骨头和血管凸起,干瘦得宛若枯枝一般。

     胜天尊者向他躬身致意,“教宗大人。”

     他就是黑门教的领头人?

     洛轻轻心中同样掀起了一阵波浪。

     此人和尊者一样,体内之气与混沌纠缠在一起,只不过门的轮廓要更模糊一些,就好像一栋年久失修的房屋,自身的气已无力再与混沌维持泾渭分明的状态。

     他还能活着无疑是个奇迹。

     不过就算如此,他连移动都要靠别人照顾,显然身体已经严重受到了混沌力量的影响,彻底崩解恐怕也只在一瞬之间。

     “你是……”

     “不得无礼。”尊者一个闪身来到黎的身侧,按着她的头行了一礼,“物已大人是带领大家躲过末日劫难的希望,你得用敬语才行。”

     好快!

     洛轻轻和山晖微微一愣,对方做出这一动作之时,他们居然都没反应过来。

     “无妨,尊称并不能改变任何事实。”男子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只要愿意站在黑门教一边,对抗即将到来的灾厄,我们便是一家人。”

     黎不服的撇撇嘴,小声嘀咕了句“我跟你才不是一家人。”

     这句话没有传进男子的耳朵,却被胜天尊者听了个清楚。

     她讶异的扫了黎一眼,张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教宗大人,我有一事不解。”那边洛轻轻上道的拱拱手,将话题接了过去,“黑门教本是永王的追随者,为何却无法第一时间掌握永王的情况,甚至到了现在,还将永王视作所有生者的敌人?”

     “黑门教只是外人的称呼,”男子露出一丝苦笑,“事实上永王的追随者不在少数,可鲜有人能得到他的信赖。在其他方士联手袭击之后,当时的教宗大人确实抢回了永王的躯体,但那和一具尸首根本没什么区别,以至于大家都以为永王已死,永朝的瓦解已成定局。”

     “六国建立后十多年,黑门教仍有一息尚存,永王也在这时以灵魂姿态展现残存者面前。尽管他很虚弱,掌握的大量方术和知识却是实实在在的。那时候大家欣喜若狂,以为反攻的号角即将吹响,可后来有人渐渐发现,永王想要摧毁的对象不仅仅是那六位背叛诸侯,而是所有活着的人类。”

     四人为之一怔。

     “因此黑门教大多数人选择了与永王决裂,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救世教诞生了。”男子继续说道,“我们确实不排斥混沌之术,认为它和其他方仙术都是可以利用的力量,但我们绝不希望这个世界被死亡与荒芜统治,在真正的末日到来之前,救世教想要尽可能救回更多的人,而这个天国也是我们的希望之所。”

     ——「教宗大人说,永王曾窥见真相,但最终仍陷入歧途。世界的光持续不了多久就要熄灭,届时我们都将被混沌吞噬,在气与积再次融合之前,世人必须找到新的出路。」

     黎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这么一句话来。

     救世教的名字,竟是如此得来!她将信将疑道,“可这儿真的能供人类避难?明明井中还有邪祟出没。”

     “在漫山遍野的邪祟吞噬一切之前,人们找到了最后的栖身之所。”教宗闭上眼睛,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想中。“那是布满云雨的天井,以及深藏在境底下的天国。当它升起时,喷出的火焰足以遮蔽太阳,声响则可震碎群山。邪祟在它的烈焰面前化作灰烬,人们也会跟随它一同飞向天际,彻底摆脱灾厄的危险,直到混沌气息被完全耗尽,世界将重现光明。”

     他停顿片刻后,才睁眼望向黎等人,“这……便是我见到的画面。”

     见到?

     狐妖愣了下才意识到,他所谓的看见,是倾听者“接收”到的信息!

     “你是倾听者。”洛轻轻已经直言道。

     “和你一样,轻儿姑娘。”物已微微颔首,“我没想到救世教居然会获得另一名倾听者的帮助,这是大家的幸运。不过你获得的是仙术,而我得到的,是一些常人难以知晓的消息。”

     倾听者并非各个都能征善战。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获得消息的那些倾听者往往比掌握仙术的要更难得。

     当然,这里面也有例外。

     譬如说夏凡。

     但凡对倾听者有所了解的人,都会对这样的异类而感到震惊。

     “烈焰……天国……老实说,我不明白,”黎挠了挠耳朵,“逃逸塔到底是什么东西?既然它如此强大,能轻易消灭邪祟,为什么要用到逃这个字?”

     “送我们来此的桥梁呢?它究竟是谁搭建出来的?”

     “还有深不见底的天井——为何它会使用金霞的算术文字来做标识?”

     她心中有太多疑问需要得到答案。

     问出前几句话时,男子还只是静静聆听,直到最后一个问题出口,他眉头不由得一挑,“什么?你在外面见过类似的文字?”

     “不是类似,是完全一样。”黎回道,“而且我总觉得这里跟金霞有几分相似——比如路牌的设计,还有地上的导向箭头,简直跟新城区的风格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胜天尊者蹙眉道,“除非金霞城也出了个倾听者,还得恰好窥见天国的秘密才行。”

     “夏凡就是倾听者来着。”狐妖不服道,“而且是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倾听者!”

     “独一无二?”物已好奇的问,“姑娘为何这么说?”

     “他说他每天都能听到各种新消息,天文地理、方术仙法,可谓无所不包!”黎理直气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