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724章 邀请观礼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大魔王 !
    咯噔!
     李云逸如此强硬的态度让蔺岳忍不住心头一颤,心头竟然翻滚起对自己的怀疑,与理智碰撞不休。
     没办法。
     李云逸此时展现出来的举动实在是太坚定了,一副充满信心十足把握的姿态,果断到让他都无法继续保持心头的镇定。
     李云逸,究竟发现了什么,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说出这样一番话?
     倘若真的连半点把握都没有,他会如此记功冒进,甚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样一番话么?
     蔺岳的心开始了动摇,犹豫纠缠心底。
     但也只是一瞬间,当他的眼底再次闪过一张熟悉的脸,突然,他的眼神陡然再次变得坚定起来。
     “不!”
     “都是套路!”
     “这绝对是他为了操纵我巫族大军,干涉我巫族内政的手段!”
     蔺岳想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遭受第二血月生擒的谭扬,想到了他们之间曾关于李云逸这个人做事行径的讨论和分析,下定最终的结论。
     李云逸,绝对不可信!
     对他巫族,绝对怀有极大的野心!
     想到这里,蔺岳立刻驱散了心头杂念,让自己不再受到李云逸刚才那些言行影响。可就在这时,他能在李云逸的这番“劝诱”下稳住本心,但不代表着,其他人也可以。
     譬如,太圣!
     当他看到李云逸马上就要坚定无比的踏上灵舟,而风无尘等人已经作出立刻跟上去,跟其离开的姿态,他整个人立刻慌了,甚至,一双眼眸都因为内心的焦急染上了一层红芒,用近乎嘶吼的声音嚷道:
     “王爷!”
     “为何要这样?”
     “既然你已经发现洞察了东齐血月魔教的阴谋,为何不直接告知我等?我相信,为了我巫族儿郎,蔺族长定然能做出最正确的应对!”
     “为何要藏着掖着,不同我等明说?”
     太圣此话一出,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诧异于对方反应如此强烈的同时,更被后者此时展现出的对巫族百万大军的担忧而惊讶。
     赤诚之心,莫过于此!
     和蔺岳不同,他是在真的担心巫族百万大军的宿命!
     这一刻,甚至连风无尘等人都因为太圣这句话而忍不住皱眉,视线落在远处距离灵舟只差一步之遥的李云逸背影之上。
     是的。
     这也是他们心中早已存在的疑惑,虽然远远不如太圣这般强烈到几乎已经达到了质问的层次,但从李云逸道说不祥,要带他们一起来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对他的自信产生了惊讶和狐疑。
     是啊。
     太圣说的没错。
     若是李云逸真的掌握了东齐血月魔教其实故意不敌,是为了更大的阴谋,为何不能直接说出来?
     用现在这种方式,或许能彰显出他们南楚的强势,并且按照李云逸的说法,若是血月魔教天魔军因为此战而变得更加强大,这一切都是巫族的责任。
     但。
     这难道不也是他的责任么?
     明明知道却不透露,巫族万一惨遭大败,难道和南楚之间的盟约关系还能继续?
     只怕不打起来就不错了吧!
     而就在这时,在众人狐疑不解的注视下,终于。
     啪!
     李云逸的脚步,终于停住了,缓缓转身,目光落在太圣身上,清澈的眼眸深处透出……
     浓浓的失望!
     李云逸此刻的眼神,让太圣都忍不住心头一悸,可不等他解释,李云逸轻轻摇头。
     “明说?”
     “护法想让本王说的多直白?”
     “是不是除了要让本王说出这危机的源头,还要告诉你们,本王是如何做出这种判断的?甚至,还要把其中手段全部交给你们?”
     “不好意思,这手段,即使是本王愿意传授,你们也不可能学到。”
     不可能学到?
     此言一出,太圣蔺岳两人齐齐眼瞳一颤。显然此时,他们想到了一个同样的东西——
     洞天绝学!
     难不成,李云逸能察觉这场战争背后的危机,是因为冬天绝学的缘故?
     两人精神一震,忍不住陷入了沉默,脸色复杂。如果真是这样,他们还真的不能问,哪怕,他们心里的确有这样的想法。
     洞天绝学,南蛮巫神岂能允许他人染指?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次只是南蛮巫神再次成为了李云逸的挡箭牌而已。
     正当蔺岳太圣紧锁眉头之时,李云逸的话显然还没有说完,并且变得更加清冷和淡漠。
     “更何况,本王亲自前来示警,告知尔等必须撤离,难道还不够?”
     “本王能做的,已经做了,仁至义尽。可汝等却又锲而不舍,询问根源,另一边却又怀疑本王另有企图,处处提防……”
     “汝等还想让本王做什么?莫非我是你爹,什么都得听你安排,顺你心意?”
     我是你爹?
     嘭!
     李云逸此话毫不留情,话音中甚至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当它落入太圣耳中,顿时令他脸色大变,瞠目结舌。
     这话……
     太糙了!
     但。
     话糙理不糙。
     因为李云逸说的全部都是实情,是他亲眼所见的实情,令他哑口无言,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可另一边,面对李云逸隐隐充斥怒火的叱骂,蔺岳就无法如此淡定了,一瞬间双目圆睁,眼底充血,化为一片血色。
     “大胆!”
     蔺岳低吼如雷,身上衣袍无风自动,圣境三重天的威压弥漫震荡,立刻,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全场,沉闷到令人心悸,似乎被李云逸这句话彻底激发了心头怒火。
     是的。
     身为一族之长,虽然不是巫族长老团的第一太上,但因为蔺宥的缘故,他这些年在巫族里的地位水涨船高,早就沉浸在众人的崇敬之中,哪怕其他圣境三重天长老,碍于蔺宥,也都对他礼让三分,哪曾受到过这种羞辱?
     可就在这时,李云逸何曾看他一眼?
     甚至,就像是他根本不存在一样,李云逸一双淡漠至极的眸子盯着太圣,冷冷道:
     “太圣护法若是还想留下,看你巫族百万大军如何覆灭,那就自己留下好了。”
     “请恕本王无法作陪。”
     说着,李云逸就要转身,再次朝灵舟走去。看到这一幕,太圣真的彻底纠结了。和他同样陷入纠结的,还有身旁的于良等人。
     于心而论,他们当然还是更加愿意相信李云逸的,因为之前的事实证明,李云逸谋略无双,他的推测,还从来没有失算过。
     哪怕这次,无论种种事实表明,黑水关方圆百里周围并没有其他生命迹象,东齐血月魔教似乎并没有设下什么埋伏,可李云逸依然是这幅自信的模样,更说出了“百万巫族大军”即将覆灭的消息,这让他们如何能够安心离开?
     走不了!
     从骨子深处,他们还是巫族一员,包括自幼受到的教诲,就是他们的命运早已和巫族未来的命运紧密相连,李云逸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他们怎能离开?
     “蔺长老……”
     太圣看到李云逸坚定转身的姿态,就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从对方的口中询问出来什么了。问不了李云逸,那么只能退而求其次去问蔺岳。
     但是,他一出口,心里还未说出的话语意思似乎就已经被蔺岳觉察了,只见后者脸色涨红,冰寒无比,一双锋锐的眼眸直勾勾地望着李云逸的背影,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恐怕这一瞬间,李云逸已经死去了千万次!
     “让他走!”
     “竟然如此诅咒我巫族军士,辱我巫族尊严,这件事,老夫必会如实上秉巫王,让他重新定夺我巫族与南楚同盟之事!”
     “这一战……我巫族绝对不会败,更不可能败!”
     “太圣护法,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关于这场对我巫族来说至关重要的战争上,难道你要站在一个外人那边不成?!”
     事实?
     外人?
     太圣闻言身体一震,眼瞳猛地一缩,立刻感到一股庞大的压迫从天而降,直接砸在自己的身上。
     他被夹在中间了!
     很显然,这是蔺岳在逼迫自己站队!
     是选择处处为自己着想的李云逸,还是选择蔺岳?
     一时间,太圣心头陷入无尽的凌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择选,身体僵硬,不知道该站到那边。
     “哼!”
     蔺岳看出他的犹豫,发出一声冷哼,瞬间压迫的气势更加浓烈了。几乎与此同时——
     “呵呵。”
     李云逸轻轻一笑,立刻让太圣心头一震,循声望去,只可惜,李云逸已经彻底转过身去了,他根本无法看到李云逸此时的真实表情。但是,从后者这轻轻一叹和转身的动作上,他却感到了强烈的失望。
     是对自己的失望!
     “我……”
     一时间,太圣心头一阵失落,望着李云逸朝灵舟踏出脚步的背影,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错失了这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李云逸的信任!
     可是。
     他能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抛下蔺岳,选择站在李云逸那边么?
     可若是这件事传出去,无论李云逸今天的判断是否准确,能不能再次创造“奇迹”,从今天开始,巫族众人将会如何看待他?
     会不会把他视为巫族的叛徒?
     这一刻,太圣是真的纠结,心乱如麻,但也确实动不了,似乎只能眼睁睁看着李云逸离开,彻底丧失他的信任。
     可就在下一刻。
     李云逸还是停住脚步了。
     是他突然“大发慈悲”,决定再给太圣一个机会了?
     不。
     这不是他的风格。
     哪怕他也知道,拿下太圣对自己接下来的一系列计划的重要性,太圣是自己绝对不可能放弃的。但,驭下之道,又岂能只给好处?
     萝卜大棒,都得有。
     不给太圣点压力,他又如何能全心全意的跟随自己,被自家南楚所用?
     同样。
     蔺岳更不可能成为他停下脚步的理由了。
     真正的原因是,就在他一只脚已经踏入灵舟门户的瞬间,突然,一道清朗而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就像是从九天之上传来,让人无法寻找到它的源头何在。
     “原来在镇远王心中,本尊的能耐竟然这么大,拥有如此高的位置,还这是让本尊感激涕零,感到不胜荣耀。”
     “只是,镇远王既然已经来了,并且对这场战争做出了如此精准的推演,又何必如此匆匆离去,何不留下来,一同欣赏我血月魔教的这场盛宴呢?”
     盛宴?
     精准的推演?!
     这陌生的话声一响起,甚至让蔺岳太圣一时间都顾不上李云逸了。因为,竟然连他们都没能发现,这声音究竟是从何而起的!
     就像是天外之音,直达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