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不是大魔王 > 第723章 拒绝!
最快更新我真不是大魔王 !

    李云逸,失误了?

     想到这种可能,风无尘等人的一颗心猛地一沉。

     他们知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的道理,也知道,李云逸不是神灵,他肯定也有失误的时候。

     但。

     为何偏偏是在现在?

     现在失误,可就不是一个小失误那么简单了!更何况,李云逸一来到就无比简单粗暴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虽然没有蔺岳说的那么严重,但也绝对算得上越界了!

     这是把柄!

     极其容易被巫族利用来压迫和质疑,甚至栽赃陷害李云逸别有用心的把柄!

     毕竟。

     东齐边境纷纷告破,血月魔教外最坚固的一层盔甲就要被撕裂,届时,整个东齐都要落在巫族的铁骑之下,就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没人没够拯救。

     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李云逸提出来了让蔺岳鸣金收兵的建议。

     说好听点,这叫推断失误。

     要是说的严重点,上纲上线……李云逸这分明是懈怠战机,维护仇敌啊!

     到时候,若是巫族借此机会向自家南楚发难,恐怕自己都无法做出半点辩解!!

     并且。

     以蔺岳的性格,他会放弃这机会么?

     不!

     绝对不会!

     第一次见面,李云逸就借南蛮巫神的名号把他怼到了这种地步,是个人恐怕都会嫉恨,更何况是抓住了机会的他?

     “这次……悬了!”

     风无尘等人感到一股强烈的压抑。哪怕他们早已对李云逸百分之百的信任,甚至到了甘愿为后者奉献出自己的性命的程度,但这个时候,一想到自己背后的整个南楚都会因为今天李云逸这推断的失误而后患无穷,他们还是忍不住连连叫苦。

     这时。

     就在风无尘等人惴惴不安之时,身边,早已探出神念蔓延向远方的太圣眼瞳突然轻轻一凝,风无尘等人发现他眼底的亮光,立刻精神一振,心里多了一丝期盼。

     但。

     只是瞬间,太圣眼底的精芒突然熄灭,重新收回视线,目光落在李云逸身上,其中有庆幸,似乎也有失望,总之满满都是复杂,暗叹了一声。

     “方圆百里之内,除了黑水关里的大军之外……只有一人,似乎是山林里的猎户。”

     猎户?

     此言一出,即使风无尘等人对太圣的这回答早有预感,还是忍不住心头一沉。

     果然!

     蔺岳让太圣探出神念观察,果然是有足够的底气的!

     其实,显然太圣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已经琢磨好用词了,只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事实,并没有对此做出半点评判,显然是在照顾李云逸推断“失误”的颜面。

     可是。

     太圣有心照顾,蔺岳就不会这么仁慈了。当太圣的话音还未落定之时,他的脸上已经堆满了不怀好意的冷笑,阴气森森地望向李云逸,突然故作恍然大悟状,笑了起来。

     “哦?”

     “一个人?”

     “原来太圣护法也发现他了,看来,老夫的探查还算精准。”

     “原来,他就是李王爷所说的血月魔教天魔大军?一个人?老夫还真是担心他的埋伏呢,距离黑水关百里之遥……他若是突然爆起,老夫还真是不知道我巫族将士该如何撤离遁逃呢!”

     嗡!

     蔺岳这番话可谓阴损至极,阴阳怪气无法出其右,在配上他故作惊诧的面孔,就两个字……

     欠揍!

     风无尘等人气的牙疼,可是……哪怕再怎么看不惯,他们又能怎么办呢?

     蔺岳或许会隐瞒,但太圣应该不会,既然他说只在黑水关外的山林探查到一个人,那么这就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所以。

     可以确定了。

     李云逸的推断真的错了。

     哪怕其中疑点众多,譬如,为何能给于良等人带来致命威胁的天魔军没有在这一战出现……

     这正是鲁言的计划,甘愿以东齐边境为代价,消耗巫族百万大军誓入东齐的第一波最强意志?

     但这样做的话,难道他就不怕巫族百万大军因此越战越勇,甚至积累出无敌之势么?!

     ……

     不!

     各中缘由,此时真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血月魔教不可能只用一人就能逆转当前战局,黑水关外百里丛林里的那身影,恐怕真的只是一个意外。

     李云逸,输了!

     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甚至,在这种情况下,自己一方面对蔺岳的戏谑和嘲讽,连半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让人难受的么?

     风无尘等人感到万分憋屈,一张脸赤红充血,却无法抬起头直面蔺岳脸上的嘲弄。

     而就在这时,他们却没有看到,就在太圣和蔺岳两人接连确定百里之外有一道人影存在时,李云逸的眼底突然闪过一抹迷蒙,虽很快就重新化为清澈,但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格外严肃起来。

     面对蔺岳毫不客气的冷嘲热讽,他甚至连眉毛都没有抖一下,突然开口,打断后者畅快的宣泄。

     “所以,蔺总指挥是打算拒绝本王的提议了?”

     李云逸突然开口,远远超乎了众人的意料之外,更别说他此时这句话里透出来的意思了。

     不止是蔺岳猛地一愣,就是风无尘等人都面露惊愕,似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拒绝?

     天啊,我的王爷!

     太圣探查出的信息已经足以证明您判断失误了,还有哪门子的提议和拒绝?

     您这不是……打肿脸充胖子么?

     错就错了,咱们南楚大不了就认了!可您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行为又是做什么?

     风无尘等人连连吸了几口气才终于压下了劝说的冲动。

     不是不敢。

     也不是碍于李云逸的威信。

     恰恰相反,他们相信,如果李云逸犯下了错误,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拒绝自己等人的力谏,定然会悉心接受。

     他们之所以没有直接说,完全是因为蔺岳还在这里。

     身为臣子,无论李云逸何等英明,他们总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规劝自己的主子认清错误吧?

     可是,他们忍得住,不代表蔺岳能忍得住,当再次确定李云逸说了什么,他突然仰天长笑起来,眼睛里几乎都要流出眼泪了。

     “哈哈哈哈!”

     “蔺某早就听闻李王爷意志坚韧,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坚持不懈,今天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

     “有种!你有种!”

     蔺岳竖起大拇指,一副赞扬的模样,但其字里行间里的嘲讽,谁听不出来?

     风无尘等人,包括太圣,人人皱眉,无法理解李云逸到底是在坚持什么,为何不愿意承认太圣都已经探查过一次的事实。

     他们不理解,也很正常,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李云逸的能耐,更不知道,就在蔺岳太圣接连提及黑水关外山林里的那道人影时,李云逸已经在第一时间动用神阙宝穴里的梼杌残魄,探查因果之力,感受到了强烈威胁。

     甚至。

     比他坐镇宣政殿观望东齐巫族气运之战时感受到的还要强烈数倍的威胁!

     “他是鲁言?”

     “他自己就是后手?”

     “但是,他又是如何知道,蔺岳就在这里的?!”

     如果那人真的是鲁言,他到底拥有什么样的手段,能仅凭圣境二重天巅峰之下的力量,扭转整个黑水关的局势?

     不!

     不只是黑水关!

     黑水关只是东齐边境的冰山一角而已,自己从那场气运之力的纠缠感知到的,可是遍及整个东齐边境的凶险!

     哪怕他一个人真的能改变黑水关的局势,又如何能扭转整个东齐边境的困境?

     李云逸不理解。

     起码以他现在的经验,想不出那个人如果是鲁言的话,后者能够有什么办法。

     但。

     他相信梼杌残魄的洞悉和判断。

     既然未来有所不解,那么,定要抓住当前!

     所以,哪怕面对蔺岳再次冷嘲热讽,李云逸也丝毫不为之所动,一双清澈的眸子始终盯着蔺岳。

     终于,在他目光笼罩之下,就连蔺岳也无法继续高声大笑了,眉心闪过一抹狐疑,似乎不明白,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的人,自己明明已经打了他的左脸,还硬是要把右脸凑上来让自己打。

     一声冷笑。

     “是!”

     “本总指挥拒绝你的提议又如何?”

     “莫非,你南楚还要因此对我巫族宣战不成?!”

     宣战?

     风无尘等人闻言心头立刻咯噔一下,本能地望向李云逸,生怕后者真的会冲动做出这样的决定。

     好在,李云逸似乎并没有那么疯狂,只是轻轻摇头。

     “宣战?”

     “蔺总指挥想多了,我南楚与巫族即是盟友,何来宣战一说?”

     “本王只是再确定一次罢了。只是希望蔺总指挥记住,此战本王已经给过贵族最好的建议,却被尊驾拒绝了。至此之后,无论此战结果如何,已经与我南楚无关,是阁下一个人的责任,不要让本王听到贵族污蔑我南楚的半点风言风语。”

     “但同样,若是东齐因此战而飞速壮大……这是贵族的责任,由贵族负责。即使我南楚是贵族的盟友,也没有为你们擦屁股的义务。”

     “话已至此……我们可以走了。”

     说着,李云逸甚至等蔺岳的回应,转身就要朝灵舟走去,就像来时一样,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就仿佛。

     他其实这次匆匆赶来,就是为了这一刻,为了蔺岳的拒绝,并且已经无比顺利的完成了。

     但。

     对于其他人来说,李云逸这突然变化的态度,就无法如此顺利的消化了。

     责任?

     东齐壮大?

     没有擦屁股的义务?

     李云逸这番话中透露出的对自己的推断的坚持,让风无尘太圣等人再次凌乱了,心神狂震不已,无法镇定。

     不止是他们。

     当蔺岳听到这番话,看到李云逸如此雷厉风行的模样都忍不住眼瞳猛地一缩。

     甚至,对自己先前的判断产生了一丝怀疑和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