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刀笼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长高
最快更新刀笼 !
    又是天帝!
     戚笼的瞳孔猛然睁大,如来挑战天帝,上古人皇反天,加上如今的剑仙。
     天帝既然是无敌的,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挑战天帝?
     似是看出戚笼所想,宁乞道淡淡道:“天帝是无敌,但是登上帝位的那人却不是,自开天辟地到如今,能掌握第一业位,‘天帝’的大部分力量的大能,也就那么五位,更别提在每个纪元中,此起彼伏出世的‘伪帝’。”
     “当年上古剑仙斩杀的,便是这么一位‘伪帝’。”
     “上古剑仙弑帝成功了?”
     “没错,不然阳道人那伙人也不会信誓旦旦的想来第二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戚笼思索了一会儿,道:“弑帝应该不是最终目标吧。”
     “没错,所谓的弑帝,便是斩杀天帝的意识,意识被斩杀,天帝之力便会有一个短暂的空档期,而在这个空档期内,任何人都能掌握天帝之力。”
     宁乞道轻轻道:“得到了那份力量,三界可以重塑,天地可以重演,就算是当初开天辟地的那些大能者,借助天帝之力,同样能将之殒落。”
     “同样可以提升自己的神仙业位?”
     “阳道人或许不这么想,但有多人,包括上面的人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在暗中资助这群人间剑仙,为了便是那份泼天大的回报;当年的那群上古剑仙们,也在期待着第二次伐天,若是这一次伐天依旧能够成功,或许能够将‘剑仙’业位推到前十层次。”
     “嘴上都是正义,心里全是生意?”
     宁乞道哈哈大笑,穿云裂石,甚至还要盖过瀑布之声。
     戚笼淡淡浅笑,眼神玩味。
     “但是这个时代,天帝是伪帝吗?”
     “或许是,或许不是,但是唯一肯定的是,”宁乞道点了点额头,“天帝这里出了问题,不然上界的某些神仙也不会这么骚动。”
     “上一次剑仙伐天,是天地本身出了问题,五大魔祖的出现便是证据,风水轮流转,这一次,则轮到天帝出问题了。”
     宁乞道转过头来,道:“闲话就说到这里,你救了我孙子孙女,你想要什么好处?阵法、炼丹、仙术,都可以。”
     戚笼笑了笑,认真思索了一会儿,道:“我想知道‘道果’是怎么回事?”
     “你倒是有眼光,”宁乞道白眉一扬,指头一点,虚空出现一扇门户,道:“进去便知道了。”
     戚笼刚刚进入其中,便感受到一阵又一阵恐怖的大道波动,抬头一看,滚滚火云从天空的一头烧到另一头,天地之间,是无边无际的虚空风暴,囊括整个视野,大风暴之中,是此起彼伏诞生的小风暴。
     地下是一片汪洋,却不能说是海面,因为亿万道水流相互交织又流向不同,更是巨大的蛛网。
     “这是我的悬空道场,”宁乞道的声音响起,是从火中发出、是从水中发出,好似无处不在。
     “这便是道场么。”
     戚笼喃喃自语,百灵子这老鬼心心念念,乃至一头钻入钱眼里,为的就是这个。
     “道场便是地火水风,是开天辟地的一种演化;道果,便是将后天大道于地火水风中反复锤炼,从而诞生的一种‘小天地’,你且坐下,我演化与你看。”
     戚笼在虚空之中盘膝坐定,一点青光从其背后亮起,生根发芽,然后迅速长成参天巨树。
     “老大道么,这倒是好办了。”
     随着这一句话,地火风水一齐涌入,覆盖整颗大树,火焰将树皮树叶一起烧化,而水网则将根部腐烂,风暴将树身分裂成无数段,大地将树身内部的大道规则彻底镇压。
     整条后天大道,被地火水风彻底毁灭。
     然而大千世界,十二万九千六百条大道生灭不休,就在后天建木大道彻底毁灭的关口,上古之气蒸腾而出,受天地演化影响,似乎要重新演化出一条大道。
     后天大道诞生的顺序有先有后,但不是先诞生的大道消亡了,后诞生的大道的序列便会向前靠。
     譬如后天建木大道是第九条诞生的后天大道,它毁灭了,只会诞生同样第九条诞生的大道,也许属性截然不同,但是天地演化是一样的。
     而排名越靠前的后天大道,于地火风水的联系就会越紧密,这个秘密,就连百灵子自己都不清楚——因为他没有开辟过道场。
     上古之气蒸腾而出,在地火风水的作用下,很快便提炼出一种类似果子的大道产物,然而随着演化渐渐猛烈,地火风水本身开始融合,一抹奇异的黑色火焰诞生,一种更加恐怖的炼世之力化出,而这道果却开始不稳起来。
     戚笼对大道的感悟,还没有达到在这种层次的演化中稳固的水准。
     ‘道果’炸裂,戚笼猛然惊醒,入眼之处,便是白浪千条的巨大瀑布。
     “原来如此。”
     宁乞道的身影早就不在了,似是还了人情,懒的再招待他。
     不得不说,与服务无微不至的东华山相比,这天宁岛宁乞道拥有极高傲且不好相处的性子,但戚笼却觉的对方真诚的多。
     ‘加深对于后天大道的感悟,然后借大道之力引发地火风水,凝炼后天大道之上的存在,这便是道果。’
     ‘越是诞生靠前的后天大道,引发地火风水便越容易。’
     ‘真神三劫、四劫便能凝炼道果,而元神之辈,则至少要多上一层劫数,莫非是修练体系不同?’
     ‘但超过这几层劫数,凝炼道果的可能性就越来越小,甚至会因为道行越高,可能性越小,难道是与火候有关?’
     刚刚模拟凝炼道果,戚笼明显感觉到,随着时间流失,地火风水会越发猛烈,甚至孕育出一种毁灭性的力量。
     魔道?
     戚笼很想再和宁乞道深入交流一番,奈何人家把人情还完了,明显就不愿意搭理自己了。
     ‘算了,我还是自己研究吧,本来还想找这宁老道问一问‘圆道人’遗藏,但看对方的口风,似是一点参与的想法都没有。’
     根据目前的消息,除了知道‘圆道人遗藏’是会在西海出世,但具体是怎么个出世法,又在哪里出世,却是半点头绪都无。
     这种正魔两道的大事情,加上事关当年的人间第一高手,天机早就紊乱,根本不可能推演出头绪来。
     不过剑仙肯定知道,而且天宁岛上的年轻剑仙便有好几位。
     戚笼眼神一动,貌似那位荀灵云对于古佛遗产很感兴趣。
     ……
     内岛被重重禁法封印,神识无法外泄,等回到外岛,念头一扫,便找到了姜灵鱼的所在。
     这个半妖少年正在海边苦炼剑术,自从见识到剑仙剑术之后,这一位便在似乎魔怔了般,进退坐卧,无一不再琢磨剑术。
     “嗯?”
     姜灵鱼现在炼的不是人皇剑术,而是剑仙风格的一种剑术,杀机藏于剑锋芒中,轻描淡写间,便是人头滑落。
     “希望戚先生不介意,这位姜师弟很有天赋,我便自作主张,传授了他一套基础剑术。”
     “不介意,巴不得呢,我又不精剑术,正愁怎么教导这小子好。”
     “若是戚先生不介意,我可以做主,将他度入大峨派。”
     戚笼斜眼看着眼前这个白衣女子,摸出一壶酒,灌了一口,似笑非笑,道:“那是不是日后诛杀天帝,连亲带故的,也要算我一份?”
     荀灵云轻笑一声:“创世之事,本就是你情我愿,莫说戚先生,便是大峨派弟子也不会有一分强迫,诛杀天帝,难道人多就管用吗?”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杀过天帝,”戚笼嘿了一声,道。
     荀灵云眼中波光流转,轻轻道:“我是夜天雪的师姐,我的父亲是阳道人,一半修持也在佛门之中,与戚先生算是半个同门,但是戚先生却似乎愿意不愿意亲近我们大峨派弟子,不知为什么?”
     戚笼乐呵呵道:“第一,修道之人平辈论交就好,真算起来乱的很,而且我又不是那个万石岛门下,对这种事不感兴趣。”
     “第二,我不讨厌你们剑仙干的大事,平心而论,我若是炼剑,碰上这等盛事,说不定也要参上一笔,但谁让我不炼剑呢。”
     戚笼望了下天空,又灌了口酒,道:“至于挑战天帝这种事,等我把自己的正事忙完了再考虑吧,现在的确没这工夫。”
     荀灵云微微皱眉,对方的话莫名让她想到了宁乞道,从某种意义上,二者是同一类人。
     高傲、目标坚定,死不悔改。
     不过出乎意料,戚笼话锋一转,直接谈起了她最想知道的事,“不过你若是想知道燃灯念、杀生念、红莲念的去向,这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它们被一个人带走了。”
     “哦?这人是谁?”
     “这人叫虞老道,表面身份嘛,是下界一个老油条道人,真实身份,是上界某位道祖。”
     “燃灯古佛的道祖朋友,这并不难猜,”荀灵云松了口气,道:“多谢戚先生告知。”
     “先别急着感谢,有条件的,”戚笼摆手,“圆道人遗藏开启的地点,在哪儿?”
     荀灵云笑道:“戚先生对这个感兴趣?”
     “当然感兴趣,我相信大部分人间的元神之辈、真神之流,对此都很感兴趣,”戚笼顿了顿,道:“就是不知道你们大峨派愿不愿意了,毕竟圆道人遗藏,听名字便跟你们大峨派有关,介意别人分一杯羹吗?”
     荀灵云轻轻一笑,道:“当年圆祖师遗命,天才地宝,有德者居之,我父亲解散大峨派,就更是如此了,这本就不算是秘密。”
     荀灵云低头,嘴巴微张,报出了一个地点,口中似乎有淡淡的檀香。
     “时间便是在三个月后的圆月之夜,戚叔叔可自取机缘。”
     “好说,好说,”戚笼笑呵呵道:“既然乖侄女这般说法,那叔叔我就真不客气了。”
     荀灵云抿嘴一笑,眼神之中,居然露出几分狡黠。
     三道遁光从天而降,落下三个打斗的小豆丁,宁鸳宁鸯看到荀灵云,目光一亮,立刻举报道:“灵云姐姐,纪小灵刚刚偷我家的桃子吃!你快罚他!”
     “我凭本事偷的,她凭什么罚我?”
     纪小灵看向旁边的戚笼,觉的这个憨厚胖子值得拉拢一下,“你说我说的的对不对,胖子。”
     “说的没错,我凭本事吃的丹宴,就没人来找我麻烦,”戚笼顿了顿,笑呵呵道:“我很认同你,矮子。”
     纪小灵刚刚还洋洋得意,不过当对方矮子一词一出口,宛如一口利剑刺穿了胸口。
     谁不知道,纪小剑仙平生最恨的,便是有人拿她的身高说事。
     先天元胎配合婴神剑,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问题是,它不长个啊!
     宁鸳宁鸯一边捂嘴直笑,一边用同情的眼光望向戚笼,谁不知道,身高是纪小灵的死穴,上一个谈论身高的三劫魔头已经被她大卸八块了。
     这个胖子,哎,等他被打的半死的时候,救他一救吧。
     然而下一瞬间,戚笼的大手便摸到了纪小灵的脑袋上。
     “看你身高这么矮,怪可怜的,要不我给你长长个吧。”
     纪小灵刚要斩出来的‘业火心剑’直接一百八十度一收,小脸狐疑道:“你能给我长个儿?我可是先天元胎啊!”
     戚笼乐呵呵道:“可以,我家老祖宗以前也是先天元胎。”
     戚笼的手掌摸在对方脑袋上,一股股龙脉之气注入其中,虽然先天元胎是先天之物,后天手段不管用,但龙脉却是人道的一种演化,天道的规矩对其无效。
     纪小灵被摸头,顿时浑身又酥又痒,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喔、喔喔。”
     “哇、哇哇。”
     在宁鸳宁鸯的眼中,纪小灵的裤子突然小了一截,白皙如玉的脚脖子露了出来,从小豆丁长成了黄豆芽。
     “我、我长高了!”
     纪小灵差点忍不住飙上一笔心酸泪,三世修行,身高长不了三寸,这份委屈跟谁说去。
     宁鸳宁鸯则是一脸的羡慕嫉妒恨,纪小灵想长高,她们也想长高啊。
     三豆丁少了一人,不就变成二傻了么。
     三人同时看向戚笼,眼神极其火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