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乱世栋梁 > 第二百三十七章 演戏
最快更新乱世栋梁 !

    上午,皇宫,太极殿,周国皇帝宇文贽召集重臣议事。

     议的是当前战局。

     楚军兵临城下,官军奋力反击,却落得几乎全军尽墨的结果。

     除了西面,长安已经被楚军围困,现在,能指望的援军,就只有驻扎白鹿原的那一支近万人的兵马。

     陇右的兵马,已经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但白鹿原的兵马恐怕只能自保,无法救援长安。

     所以,皇帝想听听诸位肱骨的意见。

     但其实是执政的晋国公宇文护,想听听诸位重臣有无退敌之策,年幼的皇帝,哪里懂得打仗。

     “敌军释放败兵,目的就是攻心,扰乱我军将士斗志。”宇文护看着诸位大臣,缓缓说着。

     “如此伎俩,成不了气候,他们又围三阙一,故意留着西面不围....是想让官军不再固守,向西突围去陇右,他们好轻松拿下长安...”

     “释放败兵,围三阙一,呵呵,由此可见,那日大战,楚军伤亡不小,兵力不足,无法强攻长安,所以才玩如此把戏...”

     文武官员们默默听着,听宇文护自己安慰自己。

     事到如今,谁都知道周国大势已去,只有宇文护还心存侥幸,觉得楚军“力有未逮”,所以长安城还能守。

     守得住么?

     之前或许还行,可之前的决战输得那么惨,溃兵入城后,愈发引得人心惶惶,纵然文武百官不想投降,但事已至此,已没有别的选择。

     有几位官员发表意见,支持继续守下去,但在其他人看来,这些宇文护的党羽,不过是配合宇文护演戏而已。

     官军主力伤亡殆尽,楚军势大,又有威力巨大的新式兵器,攻破长安城墙不会废太多力气。

     虽然许多官员不甘心,但形势比人强,仗再打下去,也不过是白白增加己方伤亡。

     而且,一旦官军顽强抵抗造成楚军伤亡大幅增加,对方恼羞成怒之下,破城后会做出什么事来,这不值得担心么?

     明明齐国灭亡后,楚国没对高家人赶尽杀绝,齐国文武还有任用....

     想着想着,许多人瞥了一眼侃侃而谈的宇文护,心中咒骂:你自己想死,别拉着大伙一起倒霉!!

     御座右下,作为仪仗站立不动的小宫伯杨坚,听着晋国公的“守城之策”,心中不是滋味。

     如果可以,他当然不希望投降,可如今,再打下去,官军是打不过楚军的。

     他父亲杨忠,当年败给那个姓李的梁国将军,在梁国当了多年“客卿”,回来之后,对这段经历深以为耻,念念不忘要报仇。

     可那李将军越发了得,甚至篡位做了新朝国主,楚国国力蒸蒸日上,父亲报仇一事,遥遥无期。

     而要说到报仇,独孤家的仇,该不该报?

     想到这里,杨坚下意识瞥了一眼宇文护。

     杨坚的丈人独孤信,是开国勋臣,却被宇文护逼死,家人流放外地。

     杨坚娶了独孤信的女儿独孤伽罗,独孤伽罗对于家仇一直是念念不忘。

     同样是仇家,他父亲只是战场上败给李笠,在梁国逗留数年,终究是回来了,最后病逝于家中,临终时,还有子女守在榻边。

     而杨坚的丈人独孤信,是被宇文护逼死的,说得好听是“重病不治”,其实是...

     想着想着,杨坚忽然觉得宇文护就这么硬守下去也不错,等楚军攻破长安,拿宇文护的人头来收买人心、安抚军心,也是不错的...

     可楚军一旦因为攻城时伤亡过大,破城后恼羞成怒、大肆烧杀抢掠,那怎么办?

     他一家人可都在长安...

     正思索间,却见蜀国公尉迟迥出列。

     尉迟迥吃了败仗,狼狈撤回长安,但没有多少人有嘲讽之心,毕竟各种渠道传来的消息表明,楚军太厉害了,已经不是正常军队可以抵御的强敌。

     杨坚知道尉迟迥向来和宇文护走得近,当初,宇文护废杀二位先帝时,尉迟迥兄弟其实就是帮凶。

     现在,或许又是要和宇文护一唱一和。

     结果,尉迟迥的发言,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

     他先是为自己的兵败请罪,随后说:

     “官军将士浴血奋战,奈何无力回天,如今长安外无援兵,内有人心惶惶,微臣以为,事已至此,当以陛下安危为重...”

     这一开头,许多人就听出不对劲,杨坚愣愣的看着尉迟迥,有些难以置信:不、不会吧!

     再看向宇文护...宇文护此刻站在御座前半阶,看着阶下的尉迟迥,所以站在御座右下位置的杨坚只能看到宇文护的背影,无法看见其表情。

     “微臣斗胆,请陛下顺应天命,开门...”

     “大胆!!!尉迟迥,你在说什么!!”宇文护咆哮起来,把呆呆坐在御座上的宇文贽吓了一跳。

     “败军之将,不思报仇雪耻,反倒主张屈膝投降!”

     “你尉迟氏为国之外戚,危急关头,不思与国同休,反倒劝陛下投降!!”

     宇文护执政多年,发作起来气势惊人,现场许多官员直接被吓懵。

     当然,他们更多是被尉迟迥居然主张投降这一事实吓懵。

     连宇文家最忠心的支持者、宇文护最坚定的追随者尉迟迥都主张投降了,那、那....

     许多人下意识看向宇文护,看着宇文护气急败坏的骂尉迟迥,看着竟然有人站出来,附和尉迟迥的主张,只觉脑子有些乱。

     。。。。。。

     下午,私第,回到府里的杨坚,和独孤伽罗说起今日太极殿发生的事情。

     独孤伽罗听后,冷笑起来:“他们是在演戏,一唱一和,宇文护要投降了。”

     杨坚明知故问:“此话怎讲?”

     独孤伽罗回答:“很简单,打是打不过了,毕竟官军败得那么惨,而且楚军故意放败兵回来,城里的人心,都被搅乱了。”

     “打,打不过,投降却能保命,如此一来,谁还愿意抵抗?反正谁当皇帝不是当皇帝?”

     “宇文护知道大势已去,自然要为自己考虑。”独孤伽罗说着说着,有些咬牙切齿:“他有那么多仇家,岂不知关键时候,会被人有仇报仇?”

     “他一个篡权奸臣,废杀三位皇帝,得罪了那么多人,若不主动投降,等城里有人做内应开门,楚军入城后,怕不是要用他人头来立威、收买人心。”

     杨坚认同夫人的判断。

     今日大殿发生的事情,他一开始想不通,后来仔细琢磨,觉得尉迟迥和宇文护是在演戏,现在听得夫人这么一说,问:

     “那,事情就这么..”

     “唉,我还以为,他会硬扛,那倒好了....”独孤伽罗叹了口气,握紧的拳头松开。

     “蜀国公这么说,无非就是给宇文护一个台阶下,你也说了,宇文护暴怒,结果又如何?也没见把蜀国公拖下去乱棍打死,而且竟然还有人敢附和....”

     “朝廷大势已去,宇文护得先保住自己一家的性命,若主动投降,楚军至少不会立刻为难他。”

     “至于以后,你看,楚国国主那么要面子,无论是对萧梁宗室,还是高齐宗室,都是供起来养着,大概,也不会把宇文护怎么样。”

     独孤伽罗念念不忘父仇,如果有机会,她当然想报仇,可宇文护现在打算投降,就能暂时逃过一劫。

     说着说着,两人说到了时局。

     按楚军灭齐的表现来看,入城的楚军大概不会在城里烧杀抢掠,所以城中官民的安全应该有保障。

     甚至许多官员还会得新朝任用,所以,夫妇俩关注的是天下形势。

     事到如今,天下形势已经很明显了:楚国统一天下,乱世结束。

     真的能结束么?

     还是和司马氏的晋国那样,统一后不过二三十年,爆发更大的战乱?

     杨坚不知道将来会如何,虽然他通过从商贾那里买来的过期楚国报纸,了解了一些楚国的情况,但是对于这个有些奇怪的国家,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因为这个国家正在发生的变化,简直是让人匪夷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