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禁区猎人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光荣艰巨的任务
最快更新禁区猎人 !

    这场会议开到这儿,林朔总算切入正题了。

     不过这所谓的正题,所占用的会议时间反而很短,因为具体章程不可能在今晚这个会里就拿出来。

     林朔只是给大家一个压力,然后定定调子,具体的章程怎么拿,那是猎门谋主曹冕的活儿。

     这也是林朔进入非洲之前,办得最后一件大事。

     一是拨云见日,让大伙儿明白一下如今的状况,二是整肃队伍,别回头状况还没搞定,反而祸起萧墙。

     结束了这个视频会议,已经是当地时间深夜了。

     林朔又联系了海伦,确认了一下欧洲教廷跟马穆鲁克传人之间的“联谊”情况。

     情况很好,两拨人又打了一架。

     海伦在林朔面前,那就是一只鹌鹑,而萨利赫在林朔跟前也很好说话。

     结果这两拨人之间,似乎是天生八字不合,今晚这场会面刚见面不久,一言不合这就叮咣五四打上了。

     林朔一听这个情况,笑了笑。

     实际上这也是今天他不出席这次会面的原因,两拨人本来就有夙怨,自己一旦在场双方都得卖自己面子,怨气就会暂时压制,表面上和和气气的。

     可这种暂时的和气没用,林朔一旦死在非洲了,他们该翻脸还是会翻脸,所以就没有实际意义。

     林朔想要的结果,就是双方继续接触,有怨报怨有仇报仇,这样两边的劲头卸一卸,就能尽快达成一个平衡。

     不求这两拨人从此亲如一家,只想让他们彼此明白对方到底什么意思,之后心中有数。

     无论是结盟还是敌对,明确了就行,这样整体来看,是对红海防线有利的。

     “这次又死了几个?”林朔不咸不淡地问道。

     “哥你什么意思?”海伦说道,“今晚是我亲自跟他切磋的,为得就是给之前九条人命有个交代。你问死了几个,那现在给你打电话的人是鬼啊?”

     “呦,教皇陛下亲自下场啊。”林朔笑道,“人家可是九龙级的存在,陛下这是想驾崩啊?”

     “哥你别小看我行不行。”海伦抗议道,“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了嘛,他其实也就是个九境巅峰,那我当然敢跟他打架了,我现在好歹也是教廷第一高手,而且是欧洲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牧师……”

     “行了行了。”林朔打断道,“我就问你打赢了没?”

     海伦话语中的兴奋劲儿一下子就泻了:“没打赢……”

     “嘿,真棒。”林朔说道,“旧仇未报又添新恨。”

     “哥你能不能盼我点好。”海伦说道,“我是没打赢,可也没打输啊。”

     “真的?”

     “至少表面上是平手。”海伦轻声说道,“那个萨利赫确实很强,我不是他对手。不过他留手了,打完之后他还偷偷跟我说,这是你给他的启发。你之前在他地盘上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

     “嘿,学得还挺快。”林朔嘬了个牙花子。

     “哥,那这事儿基本就平了。”海伦说道,“萨利赫跟我说,至少在对付非洲方面的猛兽异种上,他们跟我们处于同一战线。”

     “那就好。”林朔点点头,“不过呢,你们结盟归结盟,以后别在一块儿行动,尤其是萨利赫本人,他的情况有些复杂,你离他远一点。”

     “哥,你为什么让我离萨利赫离得远一点?”海伦问道,“你是不是……吃醋了?”

     林朔翻了翻白眼,解释道:“他那支族人有秘术,随时有可能接收女魃意志,我怕你跟他一块儿行动,回头他女魃上身把你宰了。”

     “哥,你吃醋就吃醋嘛,不用编这么离奇的理由。”海伦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林朔坐在床头,拿着宾馆床头柜的坐机电话一阵无语,他身后床上的苏冬冬则嗤嗤笑成了一团。

     苏家女猎人耳朵尖,这通电话自然是被苏冬冬听得清清楚楚。

     “什么人啊这是。”林朔把电话一摔,掀开被子上床睡觉,“好赖话都听不出来。”

     “你还没看出来啊?”苏冬冬说道,“她这是知道我在一旁听着,故意这么说气我的。”

     “还是冬冬聪明,一眼就看破了她的诡计。”林朔笑着搂上了自己媳妇。

     苏冬冬白了他一眼:“你就跟我在这儿装吧,不过算了,这种事情我现在懒得管。可西王母那边怎么办,她这会儿可生气了,正在我脑子里骂街呢。”

     林朔一听这话很纳闷:“她为什么生气啊?”

     “因为她骗人类,然后你把她戳穿了呗。”苏冬冬耸了耸肩,“她觉得,这道理就跟夫妻俩吵架,你站在了婆家人那一边,没替她娘家人着想一个道理,而且你还在婆家人面前数落她了,于是她就生气了。”

     “不是,她还讲不讲道理了?”林朔都被气乐了。

     “你还试图跟自己老婆讲道理,罪加一等,她更生气了。”苏冬冬眨了眨眼。

     “不是,冬冬你现在哪头的?”林朔郁闷道。

     “我现在就是你们之间的传声筒,保持客观中立。”苏冬冬笑道,“反正看你们俩这么吵架,我挺开心的。”

     “十几亿岁的人了,这么弄得跟个孩子似的。”林朔说道,“你让她出来,我当面跟她说。”

     “她不肯出来,说是以后再也不出来了,还说要跟你离婚。”苏冬冬说道。

     林朔这一下被气得不轻,说道:“结婚的时候她就没征求过我意见,现在又要离婚了,她把我当什么了?”

     苏冬冬看着林朔生气的模样,说道:“你这话我就不替你传了,不然弄得我好像不会当姐姐似的。林朔,我得劝劝你,你现在不能跟她较真,你平时对付我们几个的时候,不是挺游刃有余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林朔拿起床头柜上的香烟盒子,抽出一支点上,默默无语。

     苏冬冬看着自己的丈夫,轻声说道:“她说,你跟我们几个,只能做一世的夫妻,而你死之后,就只能跟她厮守了。”

     林朔没搭茬,继续默默抽烟。

     苏冬冬说道:“她还说,你现在是在害怕,怕这趟回不来。”

     林朔怔了怔,随后轻声说道:“其实每笔狩猎买卖之前,我都会害怕,或轻或重而已。

     以前就算害怕了,我也不能说出来,这是林家人的脸面。

     只是林家人也是人,面对强大的东西和未知的结果,也会害怕的。 ”

     苏冬冬幽幽叹了口气,然后凑过来俯下身子,抱住了林朔。

     她的双眸一只清澈如水,一只燃烧着熊熊的紫焰。

     ……

     第二天,苗成云天没亮就在外面拍门了。

     昨晚这个会,开得苗公子心里挺郁闷的,他的情况跟西王母类似,都是属于被当众羞辱。

     西王母还有客观的立场作为合理的借口,他就很难受了。

     他作为当年老爷子生物科技手段的一个成果,心里其实挺在意这个的。

     自己到底是不是一个完整的人类,这是苗公子内心深处最大的困惑。

     所以他会把想变成人的凝脂当姐姐,也会对狄兰青眼有加,全程参与狄兰的山阎王移植项目,这叫同病相怜。

     后来云悦心认了他这个儿子,他终于父母双全,心里的困惑也因此拨云见日,再也不是什么心病了。

     然后昨晚这个会,老爷子曹余生这帮人嘴没遮没拦的,等于揭了他的旧伤疤,这就搞得他很郁闷,翻来覆去一整宿没怎么睡着。

     林朔这个弟弟,苗成云确实想亲近和照顾,这即是他法自内心的想法,更是思考的结果。

     因为林朔跟他一母同胞,他要是不认林朔这个弟弟,也就认不了老娘,那他作为人的资格就成问题了,心病难除。

     可回回想起这个弟弟来,他又恨得牙痒,昨晚一夜的思考让他再次得出了这个结论:

     林朔这小子,就是万恶之源。

     自己跟他在一块儿,准没好事儿。

     之前在大西洲找到了母亲,还得了天师九龙之力,以为自己跟他搀和在一块儿,终于算是否极泰来,熬出头了,然后回到昆仑园区因为九龙之力的事儿被老娘揍了两年。

     本想着在平辈盟礼上公报私仇泄泄愤,结果没打过,旧仇未报又添新恨。

     而且这次来非洲狩猎女魃,这事儿原本跟他干系是最小的。

     女魃是林朔、贺永昌、章进的杀父仇人,也是杀害苏冬冬两位叔祖的仇人,跟他苗成云又没什么深仇大恨。

     他这次跟着来实际上就是助拳的,帮个忙打个下手,结果临行前还受这个气。

     于是苗公子心里很不爽,大早上在屋外叫门:

     “要不你林朔就继续睡着吧,我带着老贺他们狩猎女魃去。

     反正你这个猎门总魁首聪明啊,知道害怕,我性子随我娘,直来直去的,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怕字。

     不过你睡归睡,冬冬我要叫走,我就不信苏冬冬这个女中豪杰,会跟你一样没出息。”

     苗公子这番话连损带骂,字字如刀,弄得林朔一下子睡意全无。

     猎门总魁首苦笑着起身,给这傻兄弟开门,然后塞给他一根烟:“干嘛呢,这么大气性。”

     “反正我就是不爽,你要是不把我哄高兴了,这趟我就不去了。”苗成云抽着烟撇着嘴,脑袋扭到一边,把心里实话说出来了。

     林朔直挠头:“哥,我昨晚刚刚哄好一个,这一大清早的你让我缓缓行不行?”

     林朔这一声“哥”叫出来,苗大公子心里一下子就舒服了,说道:“你昨晚哄谁了啊?”

     “这跟你说不着。”林朔摆摆手。

     “这还需要你说呀,你屋里后半夜屋里动静那么大,当我聋的?肯定是西王母呗。”苗成云说道,“然后你小子千万别跟我说,你昨晚跟她就忙活夫妻那点事儿了。

     她身为九龙之一,是这笔买卖的关键,咱光戳穿她没用啊,事情到底怎么办你得跟她商量啊。

     不然怎么办,咱今天就这么直接杀到非洲去,然后被女魃一巴掌拍死?””

     “你废话。”林朔白了苗成云一眼,“否则我昨晚还能费那个劲?”

     “嘿,你小子这叫出卖色相。”苗成云笑道,“那你说呗,咱到底怎么弄?”

     “这样……”林朔轻声嘀咕道,“我交给你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