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 番外(4)泰宇篇。
最快更新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

    这一夜,泰宇失眠,辗转难以入眠,自己对沈若溪的偏见,本不应该就这么一笔带过而已,可为什么会这样的反常?泰宇不明白,也许,他也不想明白。

     明天还要执行地下钱庄的任务,这样的精神状态几乎令他抓狂。

     于是,他拨通了酒吧老板娘蓝青的电话,面对那些歹徒,他都没有如此战战兢兢过,开口的声线微微有些沙哑:“睡了吗?”

     “泰宇?”此时的蓝青刚收拾完酒吧,正准备关门,接通电话的那刻有些许惊讶。

     “嗯。”泰宇回应道:“有空吗?喝几杯?”

     “来酒吧,我在酒吧等你。”

     “嗯。”

     蓝青挂断电话,嫣然一笑,似乎都能猜到他找自己的缘由。

     来到酒吧时,蓝青已经将酒醒好,等着泰宇。

     “怎么没有准备洋酒?”泰宇一进酒吧,映入眼帘的是桌上的红酒和红酒杯,撅嘴着傻笑,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还故意一副不着调的语气说道:“是怕我付不起账?”

     “我是怕你回不了家。”蓝青唇角弯了弯,端起酒杯递给泰宇说道:“这半夜三更的,你这是抽什么疯?”

     “就是心情不好,想找你喝两杯。”泰宇将红酒一饮而尽,紧接着又连喝了两杯。

     “是因为沈若溪?”蓝青微微一笑,朝着泰宇露出谜一般的笑容:“我很少见你这么不理智。”

     蓝青的话,让泰宇迟钝了几秒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你们怎么都觉得我会因为她而怎样?”

     “我们?”蓝青说道:“还有谁也这么说过?”

     “没什么。”泰宇摆了摆手,继续喝酒。

     “那你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蓝青开始有些好奇。

     “仅此心情不好而已。”

     其实,此刻的泰宇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心里的那份不安一直涌动是为了什么,以至于自己只能靠喝酒才能解愁。

     “是吗?”蓝青若有所思说道:“前些天,那个韩国男明星在学校里跟若溪告白的视频你看了吗?”

     “怎么?”泰宇靠在椅子上,缓缓说道:“这有什么好奇的?”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丫头,现在总算是打开了心结,也不容易。”

     “嗯。”

     泰宇冷冷的嗯了一声,就算灯光昏暗,蓝青也能看到他脸色忽然暗了下来,还闷不作声的将一整瓶红酒给灌了下去。

     “唉,唉。我这大半夜的陪你喝酒,你这么灌下去可不行?”蓝青夺下泰宇的酒瓶,看着泰宇缓缓说道:“心里有什么话,就说出多好?”

     “你回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泰宇再次从蓝青手上夺回酒瓶,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因为沈若溪而心烦意乱。

     “好的。要是不能开车,就在这里休息。”

     “我知道。”

     蓝青并未想要一直这样和他周旋下去,但姜还是老的辣,离开之际,她竟然悄悄的将沈若溪上次在酒吧舞台上的弹吉他唱歌的视频,在酒吧舞台后面的LED里放了出来,泰宇一看见沈若溪的那刻,整个人已经呆滞,连动作都稍稍有些迟缓,不经意之间,眼泪也夺眶而出。

     沈若溪的歌声有时动人,像潺潺流水般浅吟低唱,独具风韵,有时婉转得似深情交融时的一行热泪,扣人心灵,这歌声便自然而然地成为此刻的主角。

     这个视频激发了泰宇沉到心底的情愫,不禁落泪。

     能让男人落泪的女人,在他心里的那份重要性是谁也割舍不掉的。

     “沈若溪,你以为你谁?”

     “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会认为我必须为了你而心烦意乱?”

     “凭什么?你凭什么……”

     “……”

     蓝青躲在暗处,看着他指着视频里的沈若溪一阵发泄,心里也是很难受,但也很欣慰,他总算看清了自己的心。

     对泰宇来说,这种潜移默化的情愫,是他不能接受的。

     他不愿承认自己喜欢她,更不会承认喜欢她。

     就犹如蓝青有意无意的提起,有关姜成勋和沈若溪的故事,他特么的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

     他很想就此将沈若溪和自己划清界限,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和她的命运改写。

     沈若溪陷入险境,这是泰宇在执行任务中得知的,第一时间,冒着生命危险,他通知了姜成勋,但出于那份担心,他竟然放弃任务,也一心想要救沈若溪。

     天意弄人,他出了车祸,姜成勋也因此而离开了。

     沈若溪心里记得那个人只有姜成勋,不会是他泰宇,但命运又要偏偏将他们俩捆绑在一起,姜成勋去世的那刻,还执意将心脏移植给泰宇,泰宇活了,可自己的意志已经不是自己,满脑子的沈若溪竟然他再次偏移了轨道。

     莫名其妙的讨厌沈若溪,莫名其妙的想要接近她,莫名其妙的思念,这些都让泰宇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自己,但还是都随心付诸了行动,直到她为了躲泰宇,跑去毛里求斯,在那里再次遇见泰宇时的崩溃,这才让他认清自己。

     他还是那个令沈若溪讨厌的泰宇,但沈若溪却不在是曾经他厌恶的沈若溪,而是举手投足都牵动着他的心的人。

     “沈若溪,我爱你,与成勋无关,与我有关。”

     泰宇总算是说出了自己压抑在心里的告白,但这样的告白却直戳沈若溪心里最软弱的部位,此时的她,谁也不想爱,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姜成勋的表哥,这算不算上天对她的惩罚?

     到了自然桥,沈若溪再次见到泰宇,她清冷的眸子只剩崩溃,直到自己纵身一跃从桥上跳进大海里,空气里弥漫着的也只有她喊出的:“泰宇,这次你再也找不到我了。”

     可她却不知道,随即也跳下大海的泰宇,承受的痛甚至是她的千万倍,但爱着一个人,有时候那种无形的力量,比什么都可怕,可怕到你无法想象。

     泰宇拽着昏迷的沈若溪,游了很久才上了一个小岛,荒无人烟的小岛,几乎让泰宇抓狂。

     “沈若溪,你醒醒。”

     “沈若溪,你得活下去。”

     “沈若溪……”

     不管他怎么呼喊她,她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他甚至害怕自己离开一步,她就会没了呼吸,于是,除了拼命的寻找一线生机,他知道自己唯一的出路就是发出求救信号,当然,他更加相信他的朋友琼斯,一定会找到他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泰宇盼来救援队的时候,自己已经失血过多快要昏厥,但还是在求着琼斯一定要先救沈若溪,可当琼斯看见他的那刻,他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像泰宇这样爱着。

     泰宇也看清了自己心,他爱沈若溪,确实与任何人无关。

     从开始到此刻,那份情愫就一直绕在自己的心里,但那份情愫似乎对沈若溪来说,就是一种负担。

     于是,最后,他还是选择了消失。

     回国后的泰宇,再次和沈靖见面了。

     泰宇刚走进密室,沈靖还是身穿那一身白衣坐在那里,一见他来,便微笑示意他坐下。

     泰宇坐下,表情凝重,沉了沉眸直接开门见山说道:“我可以选择退出吗?”

     他的直来直往,很明显也在跟沈靖摊牌。

     “如果,我说不可以呢。”沈靖微微勾了勾唇角,端起桌面上早已沏好的茶,小抿了一口说道:“你可是敢从我沈氏大院抱走沈若溪的人,怎么现在就认怂了?”

     “是。随你怎么想。”

     泰宇态度强硬,就是不愿和沈若溪一起执行任务,其实,正想要离开时,沈靖叫住了他,“站住。”

     “还有什么事儿?”泰宇背对着沈靖,停驻脚步冷冷地说道:“有什么跟我上司谈吧。”

     “你难道不想知道,沈若溪是怎么想的吗?”沈靖的这句话,确实让泰宇提上了兴趣,但他还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说道:“不想知道。”

     “如果,她的心里,也有你呢?”沈靖反问道,“你还会选择离开吗?”

     “会。”

     泰宇的语气很坚定,离开的脚步也很笃定,因为经历那么多,他深知自己应该处于什么位置。

     可后来,他还是没能逃脱和沈若溪一起执行任务,当然,不是上司强制命令,而是他从密室和沈靖谈过之后,确实是将那句“如果她的心里也有你呢?”听了进去,爱情这东西,神秘却又让人难以捉摸,他一次次的奋不顾身,一次次的打动沈若溪的心,但老天却也开的起玩笑,让沈若溪知道了,泰宇的心脏是姜成勋心脏的秘密,两人的相处模式开始有了转变。

     “泰宇,我要和你住在一个病房。”

     “泰宇,让我听听你心跳的声音。”

     “泰宇,我要和你在一起。”

     这样的相处方式,让泰宇一时不能接受,但却无法自拔的沉迷于这样的沈若溪。

     但好景并不长,至少是泰宇知道自己的心脏是姜成勋的心脏的那刻起,他的心就像是被一万只蚂蚁咬般,那种隐隐作痛的感受,还不如一刀毙命。

     沈靖住院前,再次和泰宇见面。

     “你已经知道了那颗心脏的秘密了? ”

     这次换沈靖开门见山了。

     “看来,你早已经知道了?”泰宇态度极其冷淡,而沈靖苍白的脸上却努力地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不能怪若溪,姜成勋因为她而去世,而他们之间也有爱情,她不能接受你,并不代表,她心里没有你。”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对泰宇来说,这已然是一种负担,“我和沈若溪之间,就不该有任何的结果。”

     “你的心脏确实是姜成勋给的,可为什么紧要关头,他会把心脏给你,你知道吗? ”沈靖身体显然有些吃不消,支撑着桌上,缓了缓后接着说着:“那是因为,在他出事之前,就已经知道你喜欢上了沈若溪。而如果,你可以活,他宁愿你代替他活着,因为他知道,你也会和他一样爱着沈若溪。”

     “可我宁愿不要。”泰宇坚定不移的态度,不禁让沈靖感到无奈。

     “那如果是我最后的请求呢?”

     一向高高在上的沈掌门,竟然会求别人,这让泰宇有些吃惊:“您别这样,我和沈若溪之间真不会有结果。”

     “泰宇,毛里求斯是你救的她,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血来稳住她的生命,不管任何时候都是你在保护她,这份爱这么坚定,你还在怀疑,这份爱是别人强加给你的?”

     “你怎么知道……”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

     “我们立一个赌约怎么样?”

     “什么?”

     “如果,沈若溪来找你,就算我赢。我要是赢了,你就得答应我,保护她一生一世。”

     “这是不可能的。 ”泰宇冷笑。

     “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输赢。”

     这场赌约,最后当然是泰宇输了。

     因为,那份琼斯的信,正是沈靖让沈云霄伪造的,然而,陈述的却是事实。

     让沈若溪看清了自己的心,也让泰宇看清了沈若溪的心。

     他走的时候,也是带着微笑的。

     这份本应该是平行线上的爱情,总算是越过了重重障碍,走到了一起,这也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

     PS……

     作者的话:因为我各人的原因,导致番外落下,真是对不起各位。

     泰宇的故事,告一段落……

     现在,我算是松了一口气,可以好好的写冯小鱼,写新稿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