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天价娇妻:季先生,宠妻上瘾 > 第592章 大结局
最快更新天价娇妻:季先生,宠妻上瘾 !

    第592章  大结局

     人心难测。

     就像当初她完全没想到夏展会做出和季辰逸同归于尽事情一样。

     想到当年的事情,苏清安突然悲伤,心里难以言说的难受。

     她还是太善良了。

     在人生的道路上,她还有很多需要学习。

     “抱歉,让你担心了。”季辰逸沉声道。

     他发过誓,不让苏清安陷入危险中的,可是他还是没有做到。

     今天的事情,分明是对方设计了想要他命的,要不是因为苏强及时赶到,事情恐怕不好控制。

     可是对方到底是谁?

     这样的神秘人……

     “我只是怕你有事。”苏清安委屈的靠在季辰逸身上,“我不想你有事。”

     没有他的日子,太煎熬了。

     “不会的,我保证。”季辰逸承诺。

     他可以对任何人狠心,可是家人是他最大的软肋,他不能容许自己的家人有任何的闪失。

     就因为有这样的信念,所有他变得越来越强,把季氏集团变为几大家族之首,人人都惧怕他,却不知他成长到今天这样,是经历了多少可怕的事情,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你猜知道面对死亡的时候,是有多么不讲人情味。

     “我相信你。”苏清安紧紧抱着他的腰,耳朵靠在离他心脏最近的位置,听着他的心跳声,觉得很安心。

     突然想到什么,苏清安又问:“王杰他没有受伤吧?”

     第一次见到王杰有那样的身手,苏清安还是大为吃惊的,但是细想来,也觉得很正常,比较是常年跟在季辰逸身边的人,自然不会是宵小之辈。

     “你关心别的男人?”季辰逸醋味很浓。

     “他保护了你。”苏清安眼里带着控诉。

     他不会这种醋都要吃吧。

     季辰逸轻笑一声,用手勾了下苏清安的鼻子,道:“逗你玩的,他没受伤,那些人的反应能力还不至于伤了他。”

     说到最后,季辰逸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王杰也是和他从最初厮杀过来的人,也吃了不少苦,在外人看来王杰和他是上下属的关系,其实在他心里早已经把王杰当成兄弟。

     “嗯,猜到对方是谁了吗?”苏清安问。

     季辰逸苦涩一笑,“不清楚。”

     现在还不敢断定,但他最肯定的那个猜想他又不想承认。

     “是林老爷子吗?”苏清安点明。

     季辰逸有些诧异的看着苏清安,她实在是进步太多了。

     他没有否认。

     苏清安接着道:“其实我从很久前就怀疑林老爷子了,从你三年前失踪开始,他对季家就特别上心。”

     似乎季家有什么大点的事情,林老爷子总是在场。

     “我派人查了他三年,可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辰逸,我真的怕你当年出事和奶奶去世都和他有关。”

     如果林老爷子连和自己有血脉亲情的人都害,那这个人就真的太可怕了。

     “……”

     季辰逸本想接话,但是似乎没什么可辩驳的。

     他心里最怀疑的人,也是林正天。

     “他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苏清安又道,“说不定林请让出事也和他脱不了关系,还有林孟微失踪……”

     如果真的是林老爷子,那他是打算断子绝孙吗?

     “等王杰那边的消息。”季辰逸冷了的道。

     视线落在苏清安的手背上,黑眸中透着心疼。

     没想到他为她做了这么多。

     ——

     苏清安推门进入房间,只见季辰逸正趴在地上扮狗叫,耳边传来思思的笑声。

     玩得多欢乐啊。

     此时的场景和白天那惊险一幕完全搭不上边,若是能一直如此岁月静好,那该多好。

     今天那拨人分明是要对季辰逸动手。

     她最怕的就是这个。

     商场中充满着竞争,这点苏清安心里清楚,她掌管季氏集团这几年也深有体会,可她从未遇到过刺杀这样的事情,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回家后她给王杰打过电话,那边画出了几乎画,不过陈放说不太像,现在还在继续,因为太像了解季辰逸过去,所以她顺便问了问王杰之前的一些事情,王杰给她讲述的那些,她听着都胆战心惊。

     竟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想刺杀季辰逸了。

     那么多的危险,他都挺过来了,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

     她在门口呆了呆,然后往前走去。

     “妈妈。”

     见到苏清安,季思思就跑了过来。

     苏清安笑着蹲下,抱起季思思问:“宝贝,和爸爸在玩什么?”

     季思思笑起来两个小酒窝明显,胖胖的脸挤在一起就连大大的眼睛都小了不少。

     “爸爸在学狗叫。”季思思回头指着季辰逸,笑得那么的无忧无虑。

     苏清安看了眼从地上爬起来的季辰逸,再问季思思:“那你喜欢爸爸吗?”

     季辰逸回来后他,她最担心的就是孩子和季辰逸之间会有隔阂。

     “喜欢。”

     “为什么喜欢?”

     “因为爸爸会学狗叫。”

     季思思说完又看向季辰逸。

     见季思思看过来,季辰逸又‘汪汪’的叫了两声,逗得季思思哈哈笑起来。

     也逗得苏清安笑了起来。

     和季思思玩了会,柳飘抱走去给季思思洗澡,房间内安静了下来。

     季辰逸脸上的笑容沉淀,替代的是他冷峻的面容。

     苏清安靠过来,手搂紧他的腰,轻声安慰:“别担心。”

     脑海中再次想起王杰说的那些话,苏清安的手不自觉的再紧了紧。

     季辰逸心情不好,情绪很浮躁,就连晚饭都没吃几口,但是感受到苏清安的手紧了又紧,他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她情绪的变化。

     低头,看着她头顶。

     “只要你没事。”

     季辰逸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今天若是真动起手来,后果会是如何,谁也没法预料。

     “……”

     苏清安看着他,心情愈发的沉重。

     “听说一会你还有一个会?”季辰逸问。

     他也该是时候管公司的事情了。

     “嗯。”苏清安应了一声,“一会你先睡。”

     “要不,我陪你一起。”

     听季辰逸这么说,苏清安有些诧异的看着季辰逸,这还是他回来后第一次主动提出要管公司的事情。

     “好。”

     苏清安点头。

     ——

     没想到季辰逸会参加会议,那些高层都震惊了,会议时间缩短了至少一半,季辰逸发话几乎没人敢反驳。

     季连昊当天晚上得知季辰逸出面管理公司的事,他气得差点没把饭桌推翻。

     他起身离开时,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季连昊犹豫了下才接通。

     口气并不友善。

     “冷大小姐风光无限,怎么会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话里话外都是讽刺。

     之前冷若词已经找过他很多次,意在和他合作,目的是把季辰逸和苏清安拉下台。

     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冷若词说了什么,季连昊脸色一变。

     “你什么意思?”

     “地址。”

     几句话后,季连昊挂断电话,拿了车钥匙就出了门。

     这边季连昊刚出门,那边季辰逸就接到了一个电话,告知他季连昊出门的消息,他吩咐对方跟踪好。

     苏清安从洗手间出来,正好看到季辰逸放下手机的一幕。

     眼眸沉了沉。

     苏清安过来坐在沙发边上,一只手搭在季辰逸的肩上,靠近些,问:“怎么了?是不是王杰那边有消息了?”

     以王杰的办事效率,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问不出来什么。

     她怕季辰逸什么事情都瞒着他,只有他一人去做危险的事情。

     “还没有。”季辰逸顺着苏清安的意思应了一声。

     他不想苏清安再插手季连昊的事情,免得季连昊会对苏清安不利。

     “答应我,别背着我做危险的事情,不管前方的路如何,我都要和你一起面对。”苏清安食指和无名指掐住他的下巴,很慎重的道。

     “好。”季辰逸应声,手伸过去把苏清安拦腰抱下来坐在自己身上,低头吻了她一下,“我答应你。”

     他要留着这条命去看他们的未来。

     但危险的事情,还是他自己面对。

     苏清安还能说什么,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抱紧他,告诉他:“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好。”季辰逸应声。

     翌日早晨,苏清安醒来时,季辰逸已经不在身边。

     自从季辰逸回来后,她的睡眠质量直线上升,晚上睡得很沉,早上也起得比之前晚。

     苏清安收拾好出来,就看到苏强在客厅坐着,见到她立马起身。

     “少夫人。”

     又变回来了。

     苏清安有些生气,但是因为家里有其他佣人在所以她并没有指出自己的不满,而是问:“你怎么回来了?难不成是……”

     话戛然而止。

     她差点就说出来了,突然想到之前那个小花,她又道:“去书房谈。”

     苏强会意,跟着苏清安去了书房。

     书房的门关上,苏清安有些着急的问:“是不是孙景帆那边有什么动向?”

     “是,他去见了冷若词。”

     “冷若词?”苏清安轻笑一声,接着道:“这段时间我的重点都放在奶奶的事情上,但是把冷若词给忽略了,他们什么时间见的面?”

     “昨晚凌晨。”苏强回。

     苏清安倒吸一口气,有些责备的道:“凌晨的事情,你今天早上才来告知我?你知道你耽误了多大的事吗?”

     孙景帆此人心思猜不透,既然他在季家安排了人,就一定会有接下来的动作,不能让他有什么坏心思。

     “对不起,我太着急了。”

     意识到自己口气不对,苏清安立刻道歉。

     “是季总的意思,他已经去处理了。”苏强道。

     闻言,苏清安愣了一下,更生气了。

     昨天晚上才说好要一起承担一切,这才转眼的功夫就变了。

     “季辰逸,你大爷的。”苏清安再看向苏强问:“他还背着我吩咐你什么了?”

     苏强用手摸了下鼻头才回:“季总让我看好你。”

     “看好我?”苏清安气笑了,“他怎么就那么自信你就能看好我,告诉我,他去哪了?”

     “季总去了京都。”苏强回。

     “他怎么能……”说着苏清安就拨通了季辰逸的电话,得到的回应却是电话关机,回头看向苏强,就听苏强说:“季总现在应该在飞机上。”

     苏清安刚想说什么,她握在手机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学校老师的电话,她不由得蹙眉。

     接通电话,苏清安用非常友善的口气道:“老师,你好!”

     听明白老师说什么后,苏清安在非常生气的情况下还特别客气的道:“老师麻烦你了,我现在就过去。”

     在苏清安被老师请到学校的同时,季辰逸人正在林家。

     刚刚苏醒的林清让坐在轮子上,两眼发红。

     “爷爷,那是我姐姐,你的亲孙女,你怎么那么忍心……”

     林清让心中有说不出的情绪,嗓子被某种东西卡得死死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林正天嘴角上扬,“那又如何?”

     只要是为了林家,他连亲儿子都可以舍了,更何况是孙女。

     “所以,我爸妈的事情也是你一手策划的?”林清让不可置信。

     在他眼里,爷爷是最疼爱他们小辈的,尤其是姐姐,他一直以为爷爷就是因为偏爱姐姐所以才把林家的大权交到姐姐手里,却不曾想过其中竟然有这样的阴谋。

     爸妈的死,季辰逸差点死亡,姐姐被囚禁,林家奶奶的死,就连他差点丧命在异地都是爷爷的手笔,这些都和爷爷脱不了关系,这让他一直以爷爷为敬的人如何自处。

     天知道他在听季辰逸表哥说了爷爷的这些罪行的时候,他是多么的不相信。

     他要求当面来和爷爷对质,如今爷爷却是这个态度,答应已经很明显了。

     可不到最后,他还是不相信爷爷真的能这么狠心。

     就算爷爷对他狠心,那姐姐……

     就在林清让心里还抱着一点希望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响声。

     他回头。

     看到的是林孟微被季辰逸抱着出现在门口的画面。

     林清让的心跳漏了半拍。

     “姐姐……”

     因为几天没有进食快虚脱的林孟微听到林清让的声音时,疲惫的睁开了眼睛,在看到林清让安然无恙时,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姐姐……”

     林清让想要起身,从轮椅上起来的他就这么摔倒在地。

     季辰逸一个眼神,有人上前扶起林清让,而他抱着林孟微放在了沙发上。

     林正天脸色难看。

     林清让被人扶着走到林孟微身边,伸出的手颤抖。

     姐姐怎么被折磨成这样了。

     心疼得无法形容。

     “清让,姐姐没事。”林孟微安慰道。

     她并不想林清让接触林家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可如今,却让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了解了个透彻。

     “姐,是爷爷吗?一切都是爷爷吗?”

     林清让急于知道答案。

     “清让……”

     “姐,你和我说实话吧,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他已经不再是处处需要姐姐保护的小男孩了,他真的长大了,就算以前他还有些任性,那现在他真的成熟了。

     许久,林孟微才点头。

     瞒不住了。

     真相就这么赤裸裸的摆在林清让面前,他以前所有的信念在一瞬间崩塌。

     “原来是真的。”

     爸妈的死,季辰逸差点去世,姐姐被囚禁,林家奶奶的死,他出事,甚至季家当年发生的内乱,爷爷都有参与。

     “清让,姐姐对不起你。”林孟微没忍住掉下了悔恨的泪水。

     都是她没有保护好弟弟。

     林清让摇摇头,没有多说,他抬头看向季辰逸,而后试图站起来,身边的人要去扶他,却被他拒绝了,他勉强着站起来,就这么看着季辰逸,然后深深的鞠躬。

     “对不起,表哥。”

     气氛难以形容。

     季辰逸身后去扶站的不太稳的林清让,被他拒绝,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所以他没有勉强。

     转头看向林正英,季辰逸道:“这不关你的事。”

     所有的事情,都是林正天一人所为。

     “你当年的事情,我愿意为爷爷承担。”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林清让,大概谁都没有想到林清让此时能如此有担当。

     “爷爷对季家做过的事情,我愿意承担,不管你想如何,我都不会有任何的异议。”林清让眼神坚定。

     他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也或许他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好受些。

     “不关你的事。”季辰逸咬牙切齿。

     其他事情他都可以忍,唯独奶奶的事,他忍不了。

     “其他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但奶奶的死,他必须承担责任。”

     “表哥……”

     “清让,每个人都不是完人,有些错事还能弥补,但有些错事……”

     说着,季辰逸看向了林孟微。

     “人没了,就再也没有弥补的必要了。”

     林孟微抿了下唇。

     林清让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林孟微拉了一把。

     “辰逸,我同意你的做法。”

     林孟微开口道。

     林清让看向姐姐,心情复杂。

     “姐……”

     “我自己去。”

     林孟微还未说话,就听到林正天的声音传来。

     “我去自首,这些是我的过错,我不需要谁来为我承担,但我去之前我有最后一个命令要下,林氏集团由清让接手。”

     ——

     林正天伏法,连带着很多人受到牵连,自然被利用却没发挥什么作用的冷若词也没幸免于难,一切事情水落石出,一切归于平静。

     季辰逸回归季氏集团,苏清安把大权交还给他,至于季辰逸和季连昊之间的斗争,也拉开了新想序幕。

     因为季辰逸瞒着她把所有事情都解决,苏清安心中一直有个疙瘩,在冷战半月后的某天晚上,某个回归后性情大变的季大总裁因为洗澡后把地板弄湿的事情,惹得小娇妻哭了起来。

     无奈……

     “季辰逸,我要和你离婚。”

     “好!”

     某个小女人傻眼,更气了。

     “现在就去。”

     某人淡定的道:“反正我的财产都在你名下,包括我自己,还有三个小包子。”

     某小女人:“你耍赖。”

     俩人却笑了。

     《全本完》

     下本书预告

     夜色迷离,却又深沉。

     林竹一口气喝了两杯水才解渴,可心里的那股气却一直憋在心口,实在难受。

     “啊……”

     林竹刚抬脚,人就这么跌倒在地上,某种情绪被激发出来,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他们欺人太甚。

     发泄一通,林竹想要起来,却发现手脚无力。

     “白念去你大爷的,你到底干嘛去了!”

     林竹有些生气的骂了一句。

     这个死丫头,约她来家里吃饭,自个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电话不通微信不回。

     林竹就趴在地上挣扎,可是她的手脚越来越无力,身上越来越热,脑袋发沉。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林竹的脑海中冒出来。

     她是不是快不行了?

     在心里自嘲一笑。

     医生早就嘱咐过她,要注意身体,别消耗过度,提前衰老,可她却从来不当回事,毕竟她才二十岁,自己身体不会这么吃不消。

     可今天这样的情况,还是让林竹害怕了。

     她还没有让那些人得到应有的报应,她还没有为她妈妈报仇,她不能出事。

     内心不停的叫着妈妈,求着妈妈保佑自己能够平安。

     身体瘫软在地上,可她的脑袋是清醒的。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开门的声音传来。

     林竹心里一喜,想着是白念回来了,她有救了。

     听着门被打开,她想开口叫白念,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吵闹的声音,男女都有,听不太明白他们讲了些什么。

     林竹内心有着各种猜测。

     是白念带着朋友回来了?

     这个念头刚出来,林竹就听到关门的声音,接着有脚步声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她确定此时只有一个人,所以刚刚是有人送白念回来的吗?听那些人吵闹的说话声白念一定是喝了不少。

     算了,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只希望白念进来别踩到她就好,就算踩到她,也至少要发现她。

     不知为何林竹心跳跟着加快,她是真怕白念那丫头喝大了,直接略过她进屋倒头大睡,那她的小命还要不要了。

     林竹还在各种祈祷,就感觉到有一只手附上了她的背,而后往上到了她的肩,再到她的脖颈,那是一直大手,不像女人的大手。

     心咯噔一下。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这是一个男人。

     他是谁?

     是白念的男性朋友?

     白念呢?

     想着林竹想要反抗,可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她撕心裂肺的大喊,不过也是一声细小的声音出来,就连她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

     “放开我。”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在白念的家里?”

     她喊。

     可是没用,声音太小了。

     林竹的身体颤抖起来,想要蜷缩在一起,男人的大手轻易的就握住了她的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细滑的脸颊皮肤滚烫,可那人的触碰却让她有种渴望,此时她大概猜到了自己是怎么回事。

     眼角挂着一滴泪悬而未落。

     冰凉的地板,一夜清醒,今夜发生的一切对于林竹来说像是一场噩梦,缓缓闭上眼睛,男人低沉的闷哼声传入她的耳中,重重的砸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