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地府代理人 > 第八百二十章,番外
最快更新地府代理人 !

    第八百二十章,番外

     一切的一切,全都结束了,谢必安成了这片虚空的至强者,他现在所拥有的力量甚至还在不可言那具分身之上,或许是因为这片虚空诞生于不可言之手,所以在谢必安拥有不可言气息之前,根本就不存在极境之上这么一个概念。

     但即便是这样,谢必安也能凭借道体几乎超脱了不可言设下的极限,可以说谢必安早已拥有了超越极限的能力,只不过碍于这片虚空乃是不可言所铸,没有他的同意根本不可能有新的境界出现。

     但是现在不同了,从今日起,这片虚空的真正掌控者乃是谢必安,对于谢必安来说,再也没有了什么上线可言,在这片虚空之中,即便是不可言也未必能超越谢必安。

     不可言离开之后,谢必安这才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那漫无边际的虚空,又转头看了看那还在不断扩大的奇点。

     下一刻,谢必安从怀里掏出那本地书,此时的地书早已成为了他一个人的物品,只可惜,谢必安留着这东西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用了,因为他想要改变一件事情,根本就用不着地书。

     想到这里,谢必安轻笑一声,微微一扬手,将那本地书丢向了奇点,即便是地书,在奇点的吸扯吞噬之力下依旧没有任何存留的可能,一眨眼的之间便被彻底粉碎,不复存在。

     “今日起,任何人的命运,都不可能操纵在其他人手中。”

     这么说着,谢必安抬手微微一抓,那片使天下人头疼不已,无济于事的奇点顷刻间收缩、变小,到最后呢彻底消失。

     “这个世界不需要净化,即便是脏乱了,也只是需要打扫而已。”

     说着,谢必安身形一晃之间消失不见,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回到了掌灭界,掌灭盟内,众多上位者一脸愁态,因为奇点的缘故,四大主世界也已经开始逐渐崩溃,若是一直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恐怕他们就真的逃无可逃了。

     可就在所有人愁眉不展之际,谢必安忽然从大殿门外走了进来,他这一出现,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顿时只感觉松了一口气,纷纷向着谢必安叩拜而下。

     “见过府君大人。”

     “恭迎府君归来!”

     日夜游神赶忙从主位之上站了起来,向着谢必安行了一礼。

     谢必安也没有走向主位,只是在们口的位置开口淡淡道,“奇点已经不复存在,尔等可以放心了。”

     说完这句话后,谢必安也没有在此地多留,转身离去,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孟七还在等他呢。

     别院之中,孟七挺着已经微微显孕的肚子,坐在摇椅上看书。

     院门忽然打开,谢必安走了进来,看着孟七的背影路虎意思笑容,“娘子,我回来了。”

     听到谢必安的神隐,孟七的猛地一震,赶忙起身转头看来。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间纵然心中有千言万语,这一刻竟然根本不知道从何说起。

     许久许久,孟七双眸通红,半响之后才微微一笑,“还走吗?”

     谢必安温柔一笑,”不走了,都结束了。“

     千言万语化作两句话,心中的一切全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有彼此之间那股从未存留于言语之间的爱意。

     掌智者已经死了,不可言也已经离开,谢必安成为了这片虚空最为至高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能在他一句话之间改变。

     只可惜,现在的谢必安却已经丝毫没有了执掌天下的雄心壮志,他现在一心想着的就是与孟七寻一个世外桃源之地,生几个孩子,抚养成人,然后把孩子赶出家门,自己去闯荡天下,到那个时候,他就能与孟七一起安安静静的过着自己永生不死、法力无边的平淡日子。

     之后,谢必安修复了大千世界,将破碎不堪的大千世界彻底融合在了一起,重新恢复往日的景象,莫高峰、花云山等地方与三界之中的人间融合,颜缺、温离、祝倾鸾还有鱼余愉等人全都复生,一切的灾难都结束了。

     谢必安的四位弟子也在他们师傅的帮助下将境界提升到了极境,分别掌管四大主世界,至于日夜游神,他们融合了正邪两大意志,起点只在谢必安之下,便掌管了虚空的南北两边。

     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谢必安亲自去了一趟掌灭界一个木匠家中。

     这个木匠有一个已故的女儿,说起来还与谢必安有些缘分。

     木匠也可谓是家徒四壁,寒酸的不行,靠着自己那点儿微末手艺才能勉强糊口,前几年家中独女丧命,两位老人更是一蹶不振,自此生意更差,病魔随之而来,现如今已经是弥留之际。

     谢必安踏入木匠家大门的时候,那脊背佝偻的老人连头也没抬,只是摆了摆手,“已经老了,雕不动了,客家还是另请高明吧。”

     谢必安微微一笑,“本座不是来做生意的。”

     “不是来做生意的?”老人一脸疑惑。

     “不知道老人家可是姓姜,家中有一女名幽蓝?”谢必安淡淡的开口。

     老人听到幽蓝的名字,顿时全身一震,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你到底有什么事儿?若是没事儿还请离开吧。”

     “本座是为了幽蓝而来……”

     “滚!”

     老头忽然好似发了疯一般的吼了起来,颤抖着身子抓起立在一旁的扁担就要把谢必安打出家门。

     “老师傅别着急,本座与你家姑娘有点儿缘分,今日前来,便是了却这段缘的。”谢必安淡淡的开口。

     这个时候,一个老叟从后院走出来,“老头子,什么事儿那么吵啊。”

     谢必安转头看去,顿时不免感叹一声,其实这两位老人的正是年龄并没有那么大,但是丧女之痛却断了两人的所有希望,身心俱疲之下,一夜之间便老成了这个样子。

     “老伴儿,没事儿,你先进屋去休息吧,有个客人……”

     “老头子,我刚才听到有人叫咱女儿的名字,是不是幽蓝她回来了?”

     老妇人在幽蓝死去之后,精神至上便已经开始有了一些问题,一直思念这自己的女儿。

     这种状态下,若不是谢必安来的及时,恐怕这两位老人将活不过半月时间了。

     “两位不用担心,幽蓝还有救。”谢必安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开口。

     “住嘴!”

     老头气的浑身发颤,“你这等江湖骗子,我们家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想要骗什么!”

     谢必安嘴角微微一抽,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即便是说的再多也没用了。

     索性就不在多说什么,大手轻轻一挥,一瞬间,肉眼不可见的魂魄之力瞬间凝聚,幽蓝的魂魄重新出现,下一刻,谢必安再一挥手,周遭天地法则融汇而来,顷刻间化作一具肉身,容貌与幽蓝一模一样。

     这一幕差点将两位老人吓得直接一蹬腿背过气去,虽说生活在掌灭界,见过各式各样的修士,可再怎么说也都只是凡人,那里见过这等直接复生的手段,即便是在厉害的修士恐怕也根本无法做到吧。

     谢必安也没理会二人,将魂魄注入肉身之中,生机瞬间弥漫而出,做完这些之后,幽蓝缓缓落地。

     在她睁眼之前,谢必安便挥出两道生命之气,度入两位老人体内,只不过片刻,白发退去,皱纹平复,两人恢复了中年的模样,就连妇人的癔症都烟消云散。

     下一刻,幽蓝睁开了眼睛,有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爹、娘。”

     两声呼唤顿时让木匠夫妇激动的哭出了声,赶忙上去抱住了幽蓝,生怕这一切都只是个梦,一醒来,什么都没有了。

     谢必安也没有多说什么,留下一袋子金钱,便悄无声息的走出了木匠家的大门。

     转头看了一眼身后,谢必安微微一笑,“这本该是你的命,但是奈何有些人希望你活着,本座也这么希望。”

     不久之后,大千世界之中,整个三界张灯结彩,不仅仅是大千世界,可以说是所有位面乃至于虚空之中尽数布满了喜庆之色。

     阴曹地府之中那可是热闹非凡,自古以来的地府还就从未办过喜事儿呢,鬼门关之上贴着两个巨大的喜字,这阵势,不用说,自然是办喜事了。

     十殿阎罗打扮的漂漂亮亮,一身大红,可谓是自古以来头一遭啊,站在鬼门关前迎客,这次来的可都是虚空之中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大千世界的就不用说了,四大主位面数得上名号的上位者都已经赶到,而且也不是随便那个上位者就有那资格入座的。

     即便是幽冥殿内,坐在最远的那个位置上的,可都得是神隐巅峰境界人物,就这等人物,见了谁都必须客客气气的,毕竟在座的随便拎一个出来,那可都是登峰造极境界的人物。

     “时辰已到!”

     剑奴扯着嗓子兴高采烈的喊道,“请新郎新娘拜堂咯。”

     菩提老祖李商河就坐于高堂之上,一脸欣慰,花云山之时,李商河于谢必安以师兄弟相称。

     说起来现在的谢必安已经位居至高,在无人能凌驾于他之上,这高堂,李商河来坐,再适合不过。

     谢必安一身喜服,满面笑容,牵着绣球红带,另一头牵在身着锦绣红裳,头戴大红盖头的孟七手中。

     “一拜天地……”

     谢必安与孟七向着大门之外微微一拜,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天地一片颤抖,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随后苦笑一声。,天地顿时安静下来。

     “二拜高堂!”

     两人转身向着坐在高堂之上的李商河一拜。

     “夫妻对拜!”

     谢必安与孟七面对对方,深情难挡,一拜之后,天上顿生祥瑞,整个虚空喜鸣而起,久久不散……

     三年之后,大千世界,泰山之下,一座不大不小的村庄之中,一对夫妻领着一儿一女走在桃花林中。

     “父亲,你上次说那个故事还没说完呢,再给我们讲讲呗……”

     “是啊是啊,父亲,您上次说花云山的暮雪二道爷之后呢……”

     那对夫妇相视一笑,“这种日子,真是好啊。”

     全本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