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世战神 > 第二千六百四十二章 有恃无恐
最快更新绝世战神 !

    年家长老的话说的很是冷酷,威胁意味十足,毫不掩饰对陈逍的威胁。

     闻言,陈逍眉头紧皱了起来,道:“什么话?”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今日你这么大出风头,名动整个永陵岛,再加上你又投靠了紫荆商会,势必会引来很多人的敌意,有许多人都会想要杀了你的,今后你的路只怕是难走了,走在路上的时候可得要小心一点,别遭了人的暗算,哈哈。”年家长老无比阴狠的说道。

     “你,老东西,你别乱来啊,有我木家在,你想要事什么阴招可没有那么容易,哼。”木家长老脸色微微一变,气势丝毫不惧的怼了回去。

     不过嘛,年家长老并没有与他多争辩,只是冷冷的看着陈逍,眼中杀机暗藏,汹涌不已。

     “想要杀我?是你年家吗?”陈逍并没有太多惧色,只是很冷静的回应道。

     走到了他今天这一步,一路上遭受到的暗杀可是太多太多了,他甚至是早就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经历多少的暗杀与埋伏了,他自然是完全不惧的,哪怕对方是年家,疑惑是云霄阁。

     俗话说的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惧怕是毫无意义的,唯有使自己变得更强,才能够从容的去应对这一切的威胁,这一点很重要。

     再说了,既然选择了站在这里,要与年家的显圣境天才们一战,他除了想要来报仇以外,也早就已经做好了被威胁,甚至被暗算的准备,同时他其实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来试一下自己如今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目前来看,他的目的是达到了,至少以年狂力的实力是远远不如他的。

     年家长老也顿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被威胁了之后,陈逍居然能够表现的如此镇定,这让他很是意外,但随即一想,这定然是对方装出来的罢了,哼,可笑。

     继续道:“此战之后,以你的这般天赋,若是放任你继续成长起来的话,对我年家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这一点是肯定的,所以我年家定然是会全力来追杀你的,当然了云霄阁想必也会是同样的想法,定然会派出强大的杀手来取你的性命,要知道那些杀手可是最乐意杀你这样的天才了,还有就是……”

     “还有?这些敌人已经很多了,足够我喝上一壶了。”陈逍似笑非笑的说道,表情让人很是捉摸不透,也不知道心中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年家长老脸色冰冷,道:“当然有,还有一些人,他们所为的不再是一点蝇头小利了,而是为了名,为了出名,为了扬名立万,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崇拜他,这样的人很多,非常的多,他们其中肯定会有不少人想要来打败你,或者说是除掉你,踩着你的尸体来出名,陈逍,你的好日子彻底到头了,哈哈。”

     这个年家长老笑的很是张狂,站在他的立场上,他恨不得陈逍现在立马就去死,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自然是没法出手的,也不敢出手。

     但是想要陈逍死,不一定得要他亲自出手,他有的是各种手段,用这些法子杀了陈逍,达到这个目的就够了,至于手段根本就不重要。

     听了这话,就是两个木家的长老都心中生出一丝骇然和惧意,也终于是想到了今日一战之后造成的这个可怕恶果,不得不说,的确会有很多人想要陈逍死,想要找个法子杀了他,无论是与年家有关的,还是无关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至少在陈逍没有渡劫进阶劫仙境之前,都是极其危险的,下意识的两个木家长老将目光看向了陈逍。

     只不过陈逍的反应,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他不仅没有表现出多少的惧色,甚至还有一点想笑,笑他们飞肤浅,笑他们太愚蠢,不得不承认这些对有的人来说确实是一大威胁,但对时至今日的陈逍来说,实在是难说有什么太大的威胁,算不得什么。

     他甚至还有一点期待,是不是真的会有杀手来找他麻烦,来想要杀他,想必将其反杀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了,呵呵,陈逍在心中冷笑着。

     陈逍略有些反常的举动和反应,也让两个年家长老给看到了,顿时有点愣住了,其中一个就沉着脸,质问道:“小子,你在笑什么,难道我们说的话很好笑吗?还是你已经自暴自弃了,疯了不成?居然有人在听到了这番话之后会笑,太可怕了,我到底是遇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陈逍闻言,侧头看向了木家长老,道:“你们不觉得这番话很可笑吗?”

     “这,陈逍小兄弟不是在开玩笑吧。”木家长老脸色有点诧异道,一时间也摸不准陈逍这么说话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很是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

     两个相视一眼,很是疑惑。

     陈逍也不多纠结,只是目光转回到了年家长老脸上,淡淡道:“既然真的有人会来暗杀我,那就让他们来吧,我接着便是了,还会怕了不成,若是这一点小风小浪就怕了的话,今日我也就不会站在这儿了,要成为一个强者,就决不能够畏首畏尾的,这一点小子还是懂的。”

     陈逍的话斩钉截铁,听在了四人耳中可谓是震耳欲聋,都听的惊呆了,没有想到居然陈逍会说出这么一番大道理来,而且听起来还很有道理的样子,让四人都一时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

     年家长老的脸色顿时阴晴不定了起来,他不知道陈逍这话是真的有恃无恐,还是说真的幼稚肤浅到了极点,不知道即将要面临着怎么样的威胁。

     不过不论是哪一种,在这里争辩都不会有一个结果,之后等日后实打实的手底下见了真章之后,才能够分出一个高低与生死。

     “哼,那好,咱们就等着瞧吧,你可得千万小心了,别让我们给逮到了机会,否则的话我定会叫你求死不能求生不得,你等着吧,会有那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