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回到三国战五胡 > 第九章 士族反应
最快更新回到三国战五胡 !

    雒阳,袁府。

     “次阳公,如今这吕奉先,得子干公庇佑,其气焰是愈发嚣张!”太中大夫种拂,面露愤慨,对跪坐于主位的袁隗激动道。

     “现在这代郡、上谷郡之地,竟这般被吕奉先以汉室社稷之名,强行揽到了并州镇压大军麾下。

     似这样的行为,倘若不加以惩处的话,那日后这幽州镇压大军之权,是否将全部划拨到并州镇压大军麾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此前吕布前去幽州治下的行为,也被在幽州边疆之地的士族、豪强势力子弟,传递回了雒阳城。

     侍御史王允撩了撩衣袍道:“抛开吕奉先的行为不说,将代郡、上谷郡之地,归揽到并州镇压大军麾下,其实是有利于幽并边陲突发情况。

     但吕奉先身为十常侍门下犬,所做之事定得十常侍授意,否则他吕奉先绝对不敢这般跋扈行事。

     眼下受汉室边疆战况激变,十常侍这些时日的布局,除了在并州站稳脚跟外,似凉州之地,似幽州之地,根本就没有他们的立锥之地。

     像蹇硕所统西园新军,如今俱已被左车骑将军拿下,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傀儡,这才是当前的关键所在。”

     经这些时日的出兵镇御边疆,尽管说汉室边关之地,俱掌握在汉军手中,但内在的权属分布,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而这些巨大的改变形成后,导致目下汉室朝堂的斗争,在无形中也出现了一些变动,昔日势力庞大的十常侍势力,如今变得多少有些被动。

     袁隗捏着胡须道:“就眼下这种情况,想要拿下吕奉先此僚,这是无法实现的事情。

     毕竟如今幽并边陲战况突变,就算我等想设法将其拿下,恐卢尚书这心中也不会愿意的。

     所以当前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借助塞外异族联手,准备攻打我幽并边陲之际,必须要尽快扫平,侵掠我幽州边关之地的契丹大军。

     并借助这样的势头,来反攻被契丹大军窃据的汉土,只要幽州失地被收复,则我等便可乘胜打击阉宦!”

     王允点点头,表示认可,“次阳公所言极是,只要能收复幽州失地,那幽州镇压大军便可携胜反攻塞外异族联军!

     若真能形成这等大胜之局,则我等便可顺利借势,在朝堂之上对阉宦造成沉重打击。

     如此大将军便可谋录尚书事之权,届时想要逐步铲除掉,阉宦在我汉室所布势力,将会是易如反掌之事。”

     “善!”

     跪坐在堂内的众人,当听完王允所讲,那脸上无不露出亢奋的笑容,眸中俱闪烁着精芒,忍不住叫好道。

     目下汉帝宠信十常侍,这使得汉室朝堂的权柄,多被十常侍这帮祸国殃民的奸宦窃据,只是这样的情况对袁隗他们来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存在。

     倘若这汉室朝堂的权柄,都被十常侍窃据的话,那谁来确保他们的利益?

     所以不管局势怎样,都必须要将十常侍势力打压下来,哪怕是让权柄掌控在何进之手,那他们也好借势,获取到自己想要的权势。

     见问题得到解决,种拂此时笑道:“其实说起来,这吕奉先代子干公,取得了代郡、上谷郡的权柄,也算是为我等抛去了烦恼。

     日后就算幽并边陲之地,出现什么突发的战况,到时国家降罪下来,首先会追溯到并州镇压大军身上。

     若真是出现这样的情况,那我等便可着手掌控并州镇压大军,届时那十常侍的所有布局,都将会毁于一旦。”

     袁隗轻笑道:“吕奉先刚愎自用,自认为投效到十常侍门下,就可以摆脱自己原有的命运,那简直是可笑至极。

     汉室若真像他所想的那般简单,那为何历代掌权的阉宦,为何都摆脱不了覆灭的命运?想以寒门之身对抗我等,那就是取死之道!”

     回想起吕布此前的所作所为,袁隗这心中就涌现出阵阵怒意。

     当初我袁氏看重你,向你抛去了橄榄枝,可是你吕布的行为,却是将我袁氏名望推到一旁,相反却选择与袁氏为敌!

     似这样的一种行为,倘若不将你彻底打压下来,那日后我袁氏名望何在?

     王允道:“这人应该对自己的出身,有那么一些自知之明的好,不要以为有了几分勇武,就能够肆无忌惮的行事。

     殊不知这汉室的事情,可绝不像表面所看的那般简单,虽说这吕布出身并州边塞,也算是我并州之地的一员。

     可是他那跋扈嚣张的性情,明显是沾染太多塞外胡蛮的行事风格,似这样的虎狼之将,若是不打压下来的话,那日后对我汉室社稷而言,必将是一场大祸!”

     得益于这场塞外异族侵掠汉室边疆,这使得士族、豪强势力,在汉室中的地位,可以说是愈发的稳固起来。

     毕竟在这场波及范围极广的战乱中,若单凭汉室当前的底蕴,根本就无力支撑起这样的战争。

     如此刘宏迫于现实,不得不启用被打压的士族、豪强势力,尽管清楚现在这士族、豪强势力,已经在汉室边疆之地掌握众多兵权,但为了维护汉室边疆局势稳定,却只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似袁府这样的聚会,其实在雒阳城中上演很多,他们为了自身的利益,就目下汉室边疆局势的改变,而做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抉择。

     当初刘宏选择重用十常侍,来掣肘士族、豪强势力,就皇权至上来说,这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现在这样的局势,给汉室社稷留下的空间,其实是愈发的窄小了。

     汉室目下已有积重难返之相,想要重现汉室辉煌,对因心忧边疆战事,而患病卧床的刘宏来说,多少已经不太可能实现了。

     这也是袁隗他们,为何会在私底下愈发嚣张的原因所在,现大权在握的十常侍势力,被他们士族、豪强势力铲除,那只是时间问题。

     似吕布这样的角色,那更是未入袁隗他们的法眼!